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十三章 历伏城奇遇记

第二百十三章 历伏城奇遇记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十三章 历伏城奇遇记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

    在听到历伏城说帮主之位是留给自己的时,江北然有些懵。

    自己不过就是当时顺手帮他打跑了几个练气阶修士而已,如果再算上上次他提供的黄帮消息之事,自己反过来欠他一点人情才是,怎么这感激之情……就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了呢?

    “何出此言?”

    “王大哥对我有再造之恩,我这条命早就已经是王大哥的了。”

    ‘嗯???’

    江北然越听越懵比,虽然那天自己不出手的话,历伏城那行人的确有可能付出惨重的代价,但扛过去应该没什么问题,真就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在江北然莫名时,历伏城从怀中摸出了那本《八宮四洛书》继续道:“若不是王大哥赠与我这本阵法书,也许我这一生都无望突破练气境。”

    听到练气境三个字,江北然才注意道刚才查探的三股气息中,大玄师那道气,是属于历伏城的。

    这就的确很离谱了,自己第一次遇到他时差不多是一年前,那时候的他连练气境的底层*者都打不过,如今摇身一变,竟已成了大玄师,这修为提升之快,简直令人瞠目结舌。

    感觉这一年来历伏城身上也发生颇多故事的江北从乾坤戒中拿出个小马扎放在旁边道:“来,坐下慢慢说,看来你这段时间经历了许多。”

    “是。”历伏城答应一声,一*坐在了小马扎上。

    这时唐听双悄悄拉了拉周归璨,后者心领神会,一起退到了远处。

    等到一炷香的时间过去,江北然一旁的木桶几乎已经装满了鱼,历伏城这一年间的成长故事差不多也已经讲完。

    简单来说,历伏城在得到《八宮四洛书》后是日夜研读,探究着里面每一个阵法的原理。

    后来在路过落霞镇时,遇见了一位和他有着相同理念的伙伴,周归璨。

    两人都非常看不惯黄帮的所作所为,于是直接拜了把子,开始了他们的匡扶正义之路。

    剩下的事江北然就都猜到了,黄帮的老大估计是认出了历伏城是厉苍天的儿子,所以一直不敢轻举妄动,结果让这俩加起来都不过一个玄师打的小弟子一路横冲直撞,竟是创下了偌大的名头。

    也就是后来自己听到的“摩云双侠”。

    再之后,黄帮的人似乎是突然下决心要清理掉他们,拍了两个大玄师去杀他们,结果却被殷江红派去肃清黄帮的人给顺手解决掉了。

    早已知道江北然要对付黄帮的历伏城自然就把这恩情按在了江北然头上,不过这还不是他感激之情如此“滔连绵不绝”的最重要原因。

    自从开始研读《八宮四洛书》后,历伏城第一次觉得阵法如此有趣,而这份兴趣似乎是激发了他体内的某种天赋?那就是他对阵法的感知特别敏锐。

    就算是江北然这样的阵法高手?也只有在跨入阵法,在阵法运行起来后才知道自己入了阵。

    但历伏城不需要?他隔着老远就能感受到某个地方布下了大阵?所以无须进阵就能在外破解。

    ‘四象之体。’

    在听完历伏城的描述后,江北然脑中顿时就跳出了这四个字?与骆闻舟的碧鳞体一样,这是一种极为特殊的体质?能够隔着很远就感受到还未开始运行的大阵?极为厉害。

    但历伏城这四象之体似乎并不是像骆闻舟那样是先天就拥有的,而是需要点契机才能出发,而那本《八宮四洛书》就提供了这样的契机。

    ‘妙啊!’

    开启了四象之体后,历伏城对于阵法学知识的渴望与日俱增?到处搜罗阵法相关的书籍?这还不过瘾,他还满峰州的到处找各种大阵去破解,甚至还偷偷去破解某些宗门的护山大阵,破了之后再神不知鬼不觉的给人家修复好。

    历伏城在说着一段故事时,江北然很轻易就能听出他话语中满满的成就感。

    这样的时光大概过了两个月?某一日,他走在路上时突然感应到了一阵非常奇妙的阵法气息?绝对是他从未破解过的那种。

    狂喜之下他立即朝着阵法气息散发出来的地方跑去,却发现这大阵已经完全超出了他对阵法的理解?根本就不是以前那些他破解过的阵法所能比。

    听到这里时,江北然脑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声音。

    “介系你从没玩过的船新版本……”

    历伏城的确就像是一个发现了新玩具的孩子?每天都待在这阵法边废寝忘食的研究。

    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这阵法虽然没有被他破解?却被他给启动了。

    用厉伏城的话来说,那一刻,他仿佛进入了一方全新的天地,周围的一切全都变的不一样,落在地上的云,奔跑在天上的马,还有一个绿色的太阳照耀着他。

    ‘竟然原始大阵!?’

    在江北然被阵法点数灌输的知识中,这原始大阵乃是天地间自然形成的大阵,有着无与伦比的神力,只是大多数原始大阵都处于停滞的状态,等待着有缘人到来。

    而历伏城,就是那个有缘人。

    刚到一方新天地的历伏城对此充满了好奇心,在这一方天地中走了许久,最终发现了一个山洞,进去后找到了好几本阵法书和*书。

    ‘这特么也行!?’

    江北然一直以为主角必须得跳个崖什么的才能触发这样的剧情,想不到历伏城更为高端,不靠无意间跌落,全凭自己摸索出来。

    后来的一切就越来越有主角那味了。

    原本天生废材的历伏城在这方天地中能够轻松的吸收到远比外面更庞大的灵气,山洞中留下的*书也无比契合他的体质。

    双管齐下,历伏城修为提升的速度突飞猛进,快到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历伏城也不是自私之人,发现了这样的好地方,他立即就想到要告诉自己的那个好兄弟,可却发现自己怎么走的走不出这大阵。更新最快..()/ ../

    他就好像被封印在走了这片天地间一样,根本出不去。

    这让历伏城有些慌了神,他使出浑身解数想要破解掉这个大阵,但最终却发现自己似乎连锁眼在哪都没找着。

    出不去怎么办?历伏城也只好既来之则安之,想着那山洞内的阵法书中,也许有着破解这大阵的方法。

    于是这一待就是一年。

    某一天历伏城醒来时突然发现自己睡在草地上,明明记得自己睡在山洞里的历伏城抬头望去,发现马又在地上跑了,云也在空中飘了,连那大大的太阳也不再绿的他发慌。

    突然从那一方天地中回来的历伏城先是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接着立马飞奔去找唐听双和周归璨他们,打算向他解释一下自己为何突然消失了这么久。

    可当他回到聚集点时,唐听双的第一句话却是让他猛地愣住了。

    “师兄,你今日回来的好早啊。”

    “好早?”历伏城懵了,自己明明在那方天地中待了两年啊?怎么大家完全没有变!?”

    这话说完,江北然也跟着懵了,他虽然知道原始大阵这个东西,但是却从用过,如今在历伏城的叙述下,他才知道原始大阵竟然会特殊到这个地步。

    “在那里面竟然连时间都不会流动?不愧是主角级的待遇。”

    “牛逼!”

    再后来,黄帮的事情虽然解决了,但像黄帮这样的组织或者地方还有千千万,所以他和周归璨又再次踏上了征程,路上许多宗门弟子或是魔教教徒冲着“摩云双侠”这个名号来投奔他们。

    就这样,他们的组织越来越大,最终历伏城建立了这个天下会,招收各路立志改变晟国现状的年轻弟子。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想尽办法灭掉那些欺压百姓的*之人,因为天下会中成员来自各宗各教,所以信息交流起来特别快,让组织里的成员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围剿。

    ‘啪!啪!啪!’

    听完历伏城的经历,江北然忍不住拍了三下手。

    “想不到在这一年间,你竟遇到了如此多光怪陆离之事。”

    “这都得多谢王大哥,若不是您……”

    “哎!”江北然摆摆手:“别这么说,这些都是你的机缘,与我无关。”

    “不,王大哥,一直以来我都想着要报答你的恩情,您不仅是我的救命恩人,更是改变了我一生的人,我之所以建立这天下会,也是希望将来可以助您一臂之力,帮助您推翻更多像黄帮那样的组织!”

    ‘得……这孩子看来已经认定黄帮被覆灭是我的手笔了。’

    就在江北然想着要不要跟他说清时,历伏城突然就跪在了地上道:“王大哥!请接下这帮主之位吧!日后我们兄弟定当以您马首是瞻!”

    历伏城话音刚落,两条选项便跳了出来。

    选项一:答应成为帮主。完成奖励:天剑音轴(地级中品)

    选项二:拒绝历伏城。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果然……虽然换了种形式,但成为主角大哥永远是极其危险之事……’

    果断选择了二,江北然又一次挥动鱼竿道:“这是你的心血,你自己好好当这帮主便是,天下会的立意不错,希望你能不忘初心,保持下去。”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敏捷+1

    “可……”历伏城还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出口,转而道:“虽然王大哥不愿坐上这帮主之位,但小弟还是那句话,天下会以您马首是瞻,只要你一声令下,我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这算是依旧行大哥之事?但没有大哥之名?没坐实的大哥就不算大哥?’

    见系统没再跳提示,江北然开口道:“随你吧。”

    历伏城闻言面露喜色,拱手道:“是!”

    正事说完,历伏城重新坐上小马扎好奇道:“王大哥,您为什么会坐上这皇帝之位?”

    “闲的。”

    “……”

    意识到自己似乎问了一句废话的历伏城重新整理了一下思路,又问道:“王大哥您下一步打算做什么,您觉得晟国现在最大的问题在哪?”

    “你还在叫我王大哥就是晟国最大的问题。”

    历伏城先是一愣,接着立即反应过来道:“陛下,草民知错了。”

    “*者可不是草民,这一观念是不可能被改变的,最起码短时间内不可能。”

    “皇上想要让朝廷在*者中也拥有话语权?”

    “不仅仅是话语权。”

    “嘶……”

    明白了皇上目的的历伏城点点头,“那些宗门魔教圈地为王!欺压一方!若是皇上想要将这些势力铲除,我等愿效死命!”

    “那你觉得什么样的宗门应该被铲除呢?”

    “自然是为祸一方的!”

    “呵呵。”

    江北然笑着猛地一拉钓竿,就看到一条疯狂摆动着尾巴的鲫鱼被钓了上来。

    从勾上将鱼取下,江北然慢悠悠的说道:“治国就和钓鱼一样,需要耐心,宗门得问题,必须从根上解决,不然就算今天灭掉十个百个宗门,不需要太多时间,就会有更多宗门再次建立,你再一个个去灭吗?”

    “从根上解决……”历伏城咀嚼了一遍这句话,“那该如何做呢?”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江北然说着甩出鱼竿,“耐心。”

    另一边,被江北然屏退后,沐瑶又迅速找到了孔芊芊。

    “快说!你到底知道什么!”

    “呜呜,师姐,你就别逼我了,我真的不敢说。”孔芊芊委屈的说道。

    “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把你知道的告诉我,我就!我就……我就再也不带你出来玩了!”

    “不要嘛~师姐~”孔芊芊一把拉住了沐瑶的手臂求饶道。

    “那你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师姐坚定的眼神,孔芊芊叹了口气:“我刚才的先生给的炊饼,是说我们上次从峰州回来时,先生送给我的。”

    “胡说!如果就这么简单,干嘛刚才不说!”沐瑶生气道。

    “因……因为,我跟师姐关在一起时,我就想起这饼了,但当时有些舍不得拿出来,本想着实在没吃食时再一起吃的,可谁知道后来我就跟师姐你分开了,所以……我才不敢说,怕师姐你骂我……”

    “就这样?”

    “嗯……就这样。”孔芊芊点点头。

    “看来不给你来点酷刑,你是不肯说了!”沐瑶说着身周猛地爆发出了一股青红色的玄气。

    “师姐饶命……师姐饶命……救命啊!师姐杀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