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十二章 说漏嘴了

第二百十二章 说漏嘴了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十二章 说漏嘴了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拿起还冒着热气的白面馒头,江北然张开嘴咬了一口,味道的确不错。

    见江北然开吃,桌上其他几个姑娘也纷纷拿起馒头往嘴里送。

    “你这的吃食的确不错。”江北然拿起一个红薯一边剥皮一边对旁边的刘牙说道。

    刘牙连忙拜谢道:“谢陛下夸奖,陛下爱吃是我们的福份。”

    这时一位大娘端着个盘子向着凉亭走来,刘牙看了眼连忙介绍道:“陛下,这炊饼可是宫大娘的拿手绝活,她做出来的炊饼软糯香甜,十里八户的人吃过都是赞不绝口。”

    江北然听完看向那大娘道:“哦?如此好吃?那朕可得好好尝尝。”

    宫大娘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看到皇帝,如今听到皇帝跟她说话,紧张之下手都有些抖,刘牙见状连忙走过去从她手里接过盘子放到了桌上。

    看了眼一表皮上撒着芝麻的炊饼,江北然伸手拿起一块塞进嘴里咬了一口,只觉香的不可思议,的确称得上是难得的美味。

    “好吃,的确好吃。”江北然点点头,看向那宫大娘道:“大娘,好手艺啊。”

    宫大娘听完激动不已,连连鞠躬道:“听到皇上都爱吃老身做的这炊饼,老身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份啊。”

    见到连先生都这样夸好吃,嘴里刚塞进去一块红薯的孔芊芊连忙伸手从盘子里拿了快炊饼过来,三口两口的将嘴里红薯吞下,孔芊芊万分期待的拿起炊饼咬了下去。

    “好吃!这是我这辈子吃过第二好吃的炊饼了!”孔芊芊两眼放光的喊道。

    同样也尝了口炊饼的沐瑶听完好奇道:“那第一好吃的炊饼呢?”

    “是当初在牢里时先生给我吃的那块。”

    孔芊芊话音刚落,便一下愣住了,浑身上下也是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因为她发现皇上可怕的目光已经扫过了来了。

    “牢里?”沐瑶有些愣住,“哪个牢里?”

    孔芊芊刚想解释说她说错了,不是牢里,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就是澜……”

    意识到自己不对劲的孔芊芊连忙抬起双手堵住自己的嘴巴,面对皇上可怕的目光,孔芊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皇上,我……”

    “好了,闭上嘴吃饭吧。”

    “遵旨。”

    看着孔芊芊一副打算将炊饼塞满嘴巴的样子,江北然有些奇怪。

    距离澜州那事都过去大半年了,从沐瑶的表现来看,孔芊芊的确将秘密守的很好,没有把牢里的事情说出去。

    所以刚才孔芊芊说出“牢里”两个字时,江北然还以为她是说漏嘴了。

    可她后面明显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时,却依然还是差点说出澜州两个字,让江北然确定她应该是中了自己的言灵,所以才只能说实话。

    ‘奇怪,这丫头什么时候中招的,而且明明之前还不能控制她说真话的啊……’

    稍微回想了一下刚才的对话,江北然一下便锁定在那句“先生最讨厌不说实话之人了。”上。

    很有可能是这句话夹带着言灵之力让孔芊芊不由自主的开始说真话。

    ‘言灵竟然还会不小心发动的吗……’

    江北然原本以为言灵必须是集中精神才能发动的,但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有可能他下意识的一句话就会触发言灵之力。

    ‘是我还不够熟练的关系吗?还是说……我刚才其实是无意间触发了某种特殊词汇?’

    在江北然这边陷入头脑风暴时,沐瑶的大脑却是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刚才第一遍听到孔芊芊讲牢里时她还有些没回过神,但现在看着孔芊芊那异常的表现,她一下明悟了!

    除了那次她们被绑去澜州之外,孔芊芊哪还受过牢狱之灾?

    ‘江北然在她坐牢时给了她饼吃!?他当时也在澜州!?也参与了这件事!?’

    无数个问号在沐瑶脑中不停盘旋,时而组成一个“笨”字,时而组成一个“蛋”字。

    这个消息对于她来说实在太突然了,导致一连串的疑惑排着队来找她。

    “芊芊,到底是怎么回事!”沐瑶抓住孔芊芊问道。

    “呜呜呜!”孔芊芊死命堵住自己的嘴一个劲摇头,她现在压根就不敢说话,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张开嘴会说出什么。

    一旁邓湘涵则是有些奇怪的看着沐瑶,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变的这么激动。

    “快说!快给我说!”沐瑶使劲扒拉着孔芊芊的手喊道。

    “够了!成何体统。”看着快要撑不住的孔芊芊,江北然喝了一声。

    见皇上生气,沐瑶立即收回了手,但心中确实打定了注意一定要把这事问清。

    因为她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无比大胆的猜测!

    见师姐重新坐好,孔芊芊这才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皇上的眼神,见他好像不是那么怪罪自己,这才又悄悄的伸出手抓了块炊饼过来。

    “孔芊芊,跟朕出来,其余人留在此处别动。”

    刚咬下一口炊饼的孔芊芊不禁浑身一颤,但还是乖乖跟着皇上出去了。

    来到一处小河旁,还没等江北然开口,孔芊芊就先熟练的跪在地上喊道:“陛下,奴婢知错了,奴婢真的不是故意把这事说出来的,刚才就好像有什么控制了奴婢一样,陛下!求您一定要相信奴婢啊!”

    看着孔芊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样子,江北然说道:“这一次朕会想办法替你圆过去,若再有下次,你可就别怪朕心狠了。”

    对于孔芊芊说漏嘴这件事,只要系统不跳提示,那就说明没啥事,但适当的警告还是必须的。

    “多谢陛下,多谢陛下,奴婢再也不敢了!”

    “你说刚才有什么控制了你,是怎么回事?”

    孔芊芊听完回忆道:“我也说不清……但就感觉说话的那个瞬间,嘴巴……不对,整个身体都不属于我了一样。”

    ‘嗯……’

    听着孔芊芊的描述,江北然也不知道她现在中的到底是怎样的言灵,所以只能尝试着替她解除一下言灵。

    “允许说谎。”

    小声低语过后,江北然问道:“你在澜州根本没有遇到过朕对吗?”

    孔芊芊愣了片刻,然后一顿点头道:“对!奴婢从未在澜州见过陛下。”

    ‘哦?这就解除了?’

    若是没解除刚才那个状态的话,孔芊芊应该只能回答她在澜州见过自己才对,但现在却已经能将没见过说出口,说明言灵已经解除了。

    ‘异常的顺利啊……’

    心中感慨一句,江北然转过身走向凉亭道:“好,记住这一点,回去吃饭吧。”

    “遵旨!”

    凉亭中,沐瑶还在思考着沐瑶的话。

    半年多以来,她一直在思考爹口中那个神秘的送信人是谁,明明当时连大爹都找不到她,却有人能将她当时被关押的位置告诉大爹。

    这份本事简直大的惊人。

    然而大半年来,那个神秘人却是完全没有以这事做筹码来找过大爹,就好像从不存在一样。

    而这种毫无线索可查的无头案沐瑶也只能一直藏在心里。

    如今突然听到江北然竟然也出现在那次她们被绑架的事件中,这让她忍不住将江北然和神秘人联系在一起。

    ‘但这不可能啊……’

    虽然江北然这皇上的确当的很厉害,但依旧还是那个练气五阶的入门*者而已,怎么可能找到连大爹都找不到的自己。

    ‘啊!!!’

    沐瑶忍不住抓了两下头发,决定等孔芊芊回来时一定要问个清楚!

    ……

    傍晚时分,酒足饭饱的江北然正在河边垂钓,享受着难得的悠闲时刻。

    孔芊芊则是搬了个小板凳坐在江北然边上,躲避着师姐那快要吃了她的眼神。

    “皇上……皇上……”孔芊芊拉了拉江北然的衣角喊道。

    “何事。”

    “要是回去后师姐逼问我该怎么办啊?”

    江北然听完凑到她耳边小声说了两句。

    孔芊芊听完立即眉开眼笑道:“还是先生最聪明!先生真厉害!”

    微微一笑,江北然继续盯着水面上的浮标。

    “哎!动了动了!皇上!有鱼上钩了!”

    双手握紧鱼竿的江北然却是不急,等到浮标再多动几次后,才猛的开始往上拉。

    不一会儿,一条长着红色鳞片的琦鱼被钓了上来,

    在孔芊芊欢呼着向蹦跶着的琦鱼跑过去时,刘牙突然急匆匆的来到江北然身旁躬身道:“陛下。”

    “怎么了?”江北然回头问道。

    “村……村外有三位*者说是想见您,”

    ‘*者?’

    江北然有些奇怪,他去过这么多村庄,到现在也没遇到过*者找上门的事情,毕竟他管的都是普通的地方官员,暂时还没和有宗派或魔教背景的官员打过交道。手机端../

    奇怪之下江北然迅速展开精神力,发现站在村外的三个*者分别是大玄师,玄师,玄者,都称不上什么强者。

    “让他们过来吧。”

    “遵旨。”

    刘牙说完便朝着村口方向跑过去了。

    不一会儿,刘牙便带着那三个*者来到了江北然身后。

    “拜见皇帝陛下。”

    看到三个*者竟然向皇帝行礼,刘牙心中有些惊讶,因为他知道这些*者从来不受官府约束,也不把朝廷放在眼里的,现在竟然会向皇上行礼,实在难得。

    而江北然此刻心中也很惊讶,不过他惊讶的不是*者会向他行礼,而是这声音竟然如此熟悉。

    ‘历伏城!?他怎么会找过来的?’

    惊讶偏科,江北然回过头道:“诸位找朕有何事?”

    “王大哥!?”

    在看清皇上长相的那一刻,历伏城呆住了,虽然他的确有感觉到王大哥很可能与这位皇上有关系,但没想到这皇上真的就是王大哥!

    “你们都退下吧。”江北然朝着沐瑶他们挥挥手道。

    “遵旨。”沐瑶三人向江北然行了一礼后往远处走去。

    “王……王大哥,真的是你啊?”等沐瑶他们走远,历伏城还是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嗯,是我。”江北然一边说一边甩动鱼竿,将鱼饵甩到了小河当中。

    “哪个王大哥啊?”这时周归璨终于忍不住问道。

    “这位王大哥便是教会我阵法之术的人。”

    “啊!?这皇上就是你常提起的那个大恩人?”

    “嗯。”历伏城用力点点头,“我能活到现在,全都是托王大哥的福。”

    “举手之劳罢了,所以你们要找朕做什么?”

    听到江北然的问题,历伏城拱起手正色道:“我们听说了王大……皇上您登基后发布的一连串政令,大家都感慨晟国迎来了千年难遇的好皇帝,如今皇上您又亲自下乡进村,以一人之力,保一国百姓太平,我等都十分佩服!”

    周归璨和唐听双听完也一起拱手道:“是,我等都很佩服。”

    “都是些份内之事罢了。”江北然轻描淡写的说道。

    “王大哥……您觉得我现在该继续叫您王大哥,还是叫您皇上。”

    江北然眉头一挑,听出历伏城话里有话,便问道:“叫王大哥如何,叫皇上又如何?”

    “若是叫王大哥,小弟有些重要的话想与你说,若是叫皇上,小弟便不知道这些话该不该说了。”

    “那就看你自己想怎么叫了。”

    沉默片刻,历伏城仿佛下了什么决定般喊道:“王大哥!您会当上这皇帝,是不是也想让晟国改天换日?”

    ‘嗯!?不会又来个想做大事的吧……’

    听着历伏城的语气,从“也”字里江北然能听出他似乎也想建立工业。

    ‘是这世道人均想改天换日,还是那些想改天换日的人全让我遇上了啊?’

    “朕说过了,只是做份内之事罢了。”

    ‘王大哥的话还是那么高深!’

    在心中感慨一声,历伏城先是看了周归璨一样,接着拱手道:“小弟因缘巧合之下与一群志同道合之友组建起了一个名为天下会的组织,志在救国救民!”

    ‘天下会可还行,咋不叫天地会呢。’

    在心里吐了个槽,江北然问道:“不错嘛,一段时间不见,都当上帮主了。”

    “不,天下会组成哪天,小弟便一直是副帮主,而帮主之位,一直为大哥您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