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一十章 苣菽

第二百一十章 苣菽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一十章 苣菽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退朝!”

    离开玄听殿,已经想好微服私访路线的江北然在想着“三德子”和“法印”的人选该是谁。

    首先沐瑶需要带着,毕竟各地普通官员他是可以用皇上这个身份直接压死,但若是有宗门或魔教做靠山的,还是沐瑶她大爹的名字比较好用。

    再来邓湘涵也可以带着,一来江北然还想从她这多挖点梁国的资料,以及她那位父皇究竟跟梁国有过什么样的合作,所以多相处相处总没错。

    二来邓湘涵熟知国事,和她聊天要比和沐瑶聊强的多。

    确定人选,江北然一回到书房便直接将两人喊到自己面前说道:“让彩儿去帮着购置些平民的衣服换上,过会儿跟朕出去一趟。”

    沐瑶和邓湘涵同时一愣,但都没问为什么,直接点头道:“遵旨。”

    这时站在江北然身后的孔芊芊朝着师姐一顿挤眉弄眼,又不停的指着自己,明显也想一起去。

    但很快她就发现皇上慢慢把头回了过来,于是立马站的直直的,一动不动。

    打量了一遍孔芊芊,江北然思索片刻,开口道:“你跟她们一起去换一身平民装。”

    “遵旨!”

    说完孔芊芊便屁颠屁颠的跟着沐瑶一起去出去了。

    而江北然之所以决定带上孔芊芊,主要是他缺个“饵”。

    既然是抱着打贪官的目的去的,那钓鱼执法自然是必不可少,用沐瑶做饵吧,人家毕竟是魔道教父之女,万一较真起来,杀光当地的所有官员也不够赔的。

    用邓湘涵吧,人家是前朝公主,虽然几率很小,但也有可能被认出来,不适合当饵。

    而比起她们来,孔芊芊可就太适合了,那张脸简直就差写上“快来骗我啊”了,但凡是个恶人,看到她时不做点坏事估计都觉得对不起自己这份操守。

    三人效率还不错,半个时辰便把自己装扮的如平民一般,来到御书房中向江北然复命。

    满意的点点头,江北然屏退其他宫女与宦官,带着三人来到了后院之中。

    掏出卷云筒用力一吹,一朵又白又大的翔云便被吹了出来。

    “这些日子你们也看到了,朕颁布了不少新政令,但这政令究竟有没有好好在实施朕还得亲自确认一番,所以今天带上你们一起去城镇和村庄看看,到了地方听朕的命令行事,明白了吗?”

    明白了怎么回事的两人和假装明白了怎么回事的一人同时行礼道。

    “遵旨。”

    坐上翔云,四人很快便升入空中,并以极快的速度向外飞去。

    第一站江北然来到的地方叫做峰峰县,之所有叫这名字,是因为这县位于平砀山脚下,而这平砀山非常有意思,两座山峰一高一低,高的上面太阳高悬,低的下面云雾缭绕,好生神奇。

    故而因为这神奇的双峰,所以县镇全名为峰峰县。

    既在山边建村,那自然免不了山谷阻险,地远人稀,村与村之间基本都隔着数十里的举例,普通人用走的得走半天。

    闻着虽微风飘来的牛粪臭味时,邓湘涵微微皱眉,其他三人则是都没什么反应,因为这样的村庄他们都去过许多。

    因为需要先了解一下村庄的情况,所以江北然先给沐瑶她们一人发了一套泯然,让她们仨可以先不要这么引人注目。

    一路躲避着满地的牛粪走进她们遇到的第一个村庄中,江北然发现路旁的百姓一个个都是褴褛肮脏,而且这里比起皇宫里还要还冷,像这种几乎没什么保暖效果的“漏风装”穿在身上可以说几乎无法御寒。

    但江北然在上台后,最重点关注的便是老百姓的吃穿问题,粮食和棉絮麻布匹是头等大事。

    这峰峰县位于安兴郡,安兴郡又是偏冷之地,属于需要重点照顾的地区,然而现在看来明显没什么卵用,百姓该光*还是光*。

    在看看周围的房子,几乎都是泥土草房,而且多年失修,甚至有些已经塌了一半,但里面仍有人住。

    不仅如此,江北然发现百姓一个个都有些萎靡不振,并不是没吃饱的那种萎靡不振,而是没精神,仿佛对什么都提不起劲来一般。

    在江北然观察着村庄时,另外三人自然也在四处打量,沐瑶和孔芊芊还好,她们见过很多这样的村庄,也帮助过很多。

    邓湘涵却是眉头越皱越紧,她打记事起就一直在宫里,就算外出也只在宁都的范围内,从没出去过,可以说是阅尽繁华。

    如今突然看到这样残破不堪的景象,一时间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不过江北然并不是来看底层百姓过的有多苦的,所以很快便略过了这些百姓,朝着其他地方走去。

    江北然的脚步很快,没一会儿便逛遍了整个村庄,并站在了一*田地面前。

    “淦……这群心黑到里的狗官。”

    只见眼前一*一*的田地上,种着的竟然都是苣菽!

    在这片玄龙大陆上,苣菽就类似于罂粟的存在,是制作青麻不可缺少的原材料之一,而且青麻就如同鸦片一般,成瘾后几乎是死路一条。

    难怪刚才那些百姓都这么萎靡,看来不仅饿肚子,还染上了毒瘾……

    “大哥,这是何物?您为何这样直勾勾的盯着它瞧?”

    在田边站了一会儿后,忍不住好奇心的孔芊芊开口问道。

    微服私访吗,自然不能动不动就“朕、朕、朕”的,所以江北然出发时变说过四人以兄妹相称。

    听到孔芊芊问出这个问题,沐瑶也好奇的望了过来,虽然她能感觉到到这似乎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还是没想起来这究竟是什么。

    “苣菽,青麻便是用它制作出来的。”

    一听到“青麻”二字,沐瑶表情瞬间聚变,她可知道太多被青麻害到家破人亡的故事了。

    “这……这么多!?”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田野,上面满是这蔚蓝色的苣菽,沐瑶简直不想想象这能做出多少青麻来。

    “沐瑶,拿着这些,烧了它们。”

    不经过特殊工艺加工,这些苣菽并不会散发出让人成瘾的毒气,所以江北然决定利索点,就地燃烧。

    “是!”

    接过江北然递来的火符篆,沐瑶二话不说便抽出一张催动玄气点燃。

    “轰!”

    一声巨响后,一*苣菽田猛地烧了起来。

    苣菽田旁,一个光头男子原本正喝着茶,听着曲。

    爆炸声一起,他差点吓的从椅子上摔下来。

    扭头看着爆炸声发生的地方看去,光头男心里猛地一抽,要是让老大知道田被人苣菽田被人烧了,他恐怕也得跟着一起被烧掉。

    “救火!快叫人来救火!”

    吩咐完几个小弟,光头男立即朝着着火的苣菽田跑去,打算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轰!”“轰!”“轰!”

    又是几声爆炸连续响起,看着火光冲天的苣菽田,光头男觉得自己心在滴血,并拼了命的加快脚步。

    终于,他来到了第一处爆炸的苣菽田,热*的他有点睁不开眼,但他还是努力睁开眼睛搜索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火是我放的,去把你主子找来吧。”

    听到声音,光头男猛的回过头,只见一个穿着黑色披风,头戴斗笠的男子正直勾勾的看着他。

    “你他娘的是谁啊!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底盘!敢来这撒野!”

    果然这些地痞已经无法用任何方式对我构成威胁了啊。

    若是换做以前,他才准备烧这片苣菽田时估计系统就已经狂跳选项了。

    但现在峰州最大的两股势力都已经成了他的靠山,那在这峰州境内,就算靠着十分离谱的连锁反应,都很难找到能对他产生致命威胁的人物。

    爽!

    这让江北然仿佛看到了他天下无敌的雏形,到时候想特么弄死谁就特么弄死谁!

    “芊芊,去给他些教训。”

    孔芊芊再怎么说也是玄者境的*者,对付个普通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是!”

    应了一声,孔芊芊冲上去直接一巴掌扇在了光头男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光头男直接被打飞了出去,嘴里牙齿仿佛从炒豆一般不停的往下落。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很明显,这一巴掌把这光头给镇住了,不再敢爆粗口,就是说话有些漏风。

    “我说过了,去把你的主子找来。”

    “好!你有种,我马上就让你知道你会为你做的事情付出多大的代价!”

    放完一句狠话,光头男拔腿就跑。

    这时一群衣衫褴褛的人提着水桶朝着这边跑来,江北然看了他们一眼,也没拦着,反正就凭他们手里这点水,想浇灭由符篆点燃的烈火,简直是痴人说梦。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b\\\\.\\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大概一盏茶的时间过去,江北然耳朵一动,扭头看向后方,只见一辆马车正以极快的速度往这驶来。

    马车?江北然不禁挑了挑眉。

    “大人!就在那!就是那个人!”

    马车上,刚刚那个光头大喊道。

    “吁”

    随着车夫一拉缰绳,马车停在了江北然他们面前。

    掀开车帘,一个穿着碧色官服的中年人跳了下来。

    看了后面熊熊燃烧的苣菽田,官员脸上闪过一丝痛心,但还是恭敬的朝着江北然拱手道:“不知大侠是哪一宗的高人,为何要放火烧我峰峰县田地。”

    看到这官员这么没底气,江北然也是有点懵的。

    刚才那光头对他们这么豪横,他还以为这地方是被哪个正派宗门照着的呢,结果主子竟然就是这的父母官,也真是愣头青到极点了……

    他不会没看出来我们是修行者吧?不至于这么蠢吧?

    在心里感慨一句,江北然看着眼前官员说道:“你也知道这是田地?田地是用来让你种这个的吗!”

    “您请息怒,这里面定有误会,不如您先随我回府衙,我在给您慢慢解释。”

    “无需解释了。”江北然说完直接伸手摘了那官员头上的乌纱帽:“芊芊,把他捆起来。”

    面对这种情况,江北然也懒得把再藏着掖着了,直接快进到“你可知这位爷是谁!”

    “是!”孔芊芊说完便从乾坤戒中抽出一根绳子。

    “休得胡来!本县令再怎么说也是朝廷命官,本官一无冒犯几位,二从未与几位结仇,就算几位是*者,也不能如此蛮横吧!”

    这时受到江北然示意的邓湘涵拿出一方玉玺展示给那县令道:“站在你眼前这位便是晟国的新皇,还不快跪下!”

    县令看了眼玉玺,又看了眼江北然,虽然他没见过皇上,也完全想不通皇上为什么突然会跑到他的地界上来。

    至于玉玺……皇上他都没见过,就更别说玉玺了,就算这时假的,他也辨别不了啊

    但他最终还是跪下了,一是他不觉得有人敢在他面前冒充皇帝,二是形势比人强,现在他小命都在人家手里,自然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

    “罪臣余承望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绑上。”

    听到江北然的指令,早已迫不及待的孔芊芊立马上去将余承望给绑成了粽子。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罪臣也是迫不得已啊……”

    “有人逼着你种这些?”江北然问道。

    后面为防盗内容,晚些会改,不会产生任何额外收费

    到他的地界上来。

    至于玉玺……皇上他都没见过,就更别说玉玺了,就算这时假的,他也辨别不了啊

    但他最终还是跪下了,一是他不觉得有人敢在他面前冒充皇帝,二是形势比人强,现在他小命都在人家手里,自然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

    “罪臣余承望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绑上。”

    听到江北然的指令,早已迫不及待的孔芊芊立马上去将余承望给绑成了粽子。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罪臣也是迫不得已啊……”

    “有人逼着你种这些?”江北然问道。

    听到江北然的指令,早已迫不及待的孔芊芊立马上去将余承望给绑成了粽子。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罪臣也是迫不得已啊……”

    “有人逼着你种这些?”江北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