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零八章 言灵

第二百零八章 言灵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零八章 言灵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将那夜与邓湘涵之间的对话一字一句的告诉殷江红,等到系统跳出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言灵1时,江北然知道这次“信任危机”就算是过去了。

    ‘不过竟然又来了个全新的特殊属性?’

    这次打破记录来的也太快了一些,上一次是两年没遇见新的属性点,这次一遇到就是俩。

    这一刻,江北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想办法保住那个大公主!’

    这简直是宝藏女孩啊,一晚上就刷出了两个新的特殊点来,江北然还从没遇上过这样的福利。

    见殷江红听完后陷入了沉思,江北然也就猜测起了这言灵的作用。

    以江北然的认知来说,言灵便是利用语言的力量来达成各种目的,最高境界便是言出法随,语言可以用来祝福,自然也可以用来诅咒。

    比如我说你妈今天买菜必涨价,那你妈今天买菜就一定会涨价。

    这就是江北然理解中的言灵之力。

    不过也有可能必须得说出某些特殊词汇才能产生效果,这样一来就比较麻烦了,不说需要一个词一个词的去试,万一有什么危险的词语不小心被说出来就麻烦了。

    比如江北然现在就很想试试说出“和谐”两字,看看能不能让天地都为之变色。

    就在江北然思考着这份独属于他的恶趣味时,殷江红开口道:“梁国……你对这件事有何看法?”

    被打断思路的江北然沉思片刻,回答道:“朕认为现在不适合与梁国正面交锋。”

    “本尊也是这么想的,如今我们晟国内部混乱,若是再招来一个大敌,恐怕到时会分身乏术,不过……”殷江红拖了个长音,看向江北然道:“你可曾想过为何梁国没有趁这次大乱直接大举入侵。”

    “想必是梁国境内也不太平,虽比我们好一些,但也没好上太多。”

    “聪明。”殷江红说着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靠……莫非这老阴比也在梁国搞了破坏?也是啊,没道理只有梁国的人能来晟国这搞破坏,而晟国不能去梁国那。’

    收敛起笑容,殷江红突然认真道:“其实你不妨答应那个公主的请求,梁国想利用你来破坏晟国,但我们又何尝不能反过来利用这点来迷惑他们。”

    选项一:同意殷江红的观点。完成奖励:流萤妖图地基下品

    选项二:装傻充愣,蒙混过关。完成奖励:黑鸦冥录玄级中品

    选项三:否决殷江红的观点,打消他的念头。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殷江红这话一出,江北然就知道他啥意思,想玩无间道呗,先取得梁国的信任,然后再放点假消息给他们,有时候的确能起到奇效。

    但“卧底”这活风险度实在太高了,而且就江北然看过的这么多谍战片来说,哪个卧底不是活的心力交瘁,最后还落不得一个善终。

    而且他想要博得梁国信任的话,必然要加剧殷江红心中的猜忌,等到他哪天和梁国变的蜜里调油,那时再说“殷教主,朕就是假装跟他们好而已,您别误会。”

    殷江红还会信吗?

    综上所述,这种悲情人物江北然可不打算去当。

    选择了三,江北然开口道:“殷教主,此事过于危险,朕认为不可行。”

    “危险?哪一点危险?”殷江红问道。

    “朕太危险。”

    这回答差点闪了殷江红的腰,他当然知道这件事对于江北然来说很危险,毕竟游走于两国之间,稍有差池就是杀身之祸,但没想到他会直接说出来。

    “做大事者,哪有不冒风险的道理,越高的风险就能带来越大的利益,本尊相信你定然可以处理好这件事。”

    “殷教主,请容朕说话实说,等到朕与梁国合作关系到能够探听他们机密,并影响到他们高层决定时,殷教主你您还敢信朕说的话吗?”

    殷江红听完先是沉默片刻,最终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江北然,真有你的,敢与本尊如此说话的,这峰州也就你一人了。”

    见殷江红别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情绪,江北然行了一礼继续道:“朕认为殷教主您对我的信任,比起实行这个计划来要重要更多,您觉得呢?”

    “的确,你有这个价值。”殷江红点点头。

    正如江北然所说,若是他答应愿意倒戈梁国或者愿意帮助梁国暗地里对晟国不利,那梁国必然会表达出最够多的诚意来争取他,若是两者走的太近,殷江红相信自己的确不可能像现在这样信任他。

    甚至当江北然与梁国建起足够高的信任度,他就等于两边都有了靠山,到时选择权可就到了他手里。

    所以江北然这番回答其实也表达出了他忠于晟国,不想和梁国有太多瓜葛的态度。

    权衡利弊之下,殷江红也觉得自己刚才的那个主意太过草率,点头道:“那就依你所说吧,不过如此一来,梁国恐要视你为眼中钉,想拔之而后快了。”

    “还请殷教主救朕。”

    “你倒是说的直接,好罢,晚些本尊会派人来保护你,不过你不用等,你只要知道会有人护着你就知道了。”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精神1

    看到系统提示,确定殷江红的确断了这个念头后江北然拱手道:“多谢殷教主!”

    “不过按照你说的,我认为那小公主恐怕还藏着掖着些什么没说,邓博既然和梁国合作过,应该会留下些什么,就算没留下什么,本尊也需要知道他们做过些什么。”

    明白殷江红话中意思的江北然点头道:“朕明白了。”

    见江北然回答的干脆,殷江红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又露出了一抹男人都懂的笑容道:“若是你问能问出来,这些小公主你便都留给你当报酬了,哦对了,先前答应过你问出情报来,关宗主会送你一件法宝,这事本尊会帮你去催的。”

    ‘抠搜的……’

    小公主怎么可能有法宝香?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东西啊,这殷江红尽会空手套白狼,拿现成的玩意儿送人。

    不过江北然也没太过在意,又拱手道:“朕还有一事不解,想请殷教主解答。”

    “何事?”

    接着江北然便将朝廷与宗门的矛盾说了出来。

    “哦你说这事啊。”殷江红点点头,“关十安那老头有多蠢嘛,你也已经见识过了,但其实他以前更蠢,这老东西虽然别的什么都不会,但在*一道上的确极具天赋,他这一辈子几乎都在*,所以眼界极窄,除了*以外的事情,他就是个蠢蛋。”

    “这件事本尊替你想想办法吧,等有消息了我会通知你。”

    “多谢殷教主!”

    想到关十安这边不需要自己伤脑筋,江北然心情顿时愉悦不少,不禁觉得总体来说,还是跟这位魔教教主交流比较有用。

    聊完了正事,殷江红也没久留,交待了江北然几句不轻不重的话后便破空离去。

    转身回到书房中,江北然刚坐上龙椅,孔芊芊便捧着橘子跑过来说:“皇上,奴婢把橘子给您剥好了。”

    没啥心思吃东西的江北然随口道:“替朕吃了吧。”

    “奴婢遵旨。”

    孔芊芊也是不含糊,直接就将一瓣橘子扔进了嘴里,边嚼边碎碎念道:“没刚才那个甜啊……”

    忍不住翻了白眼,江北然突然想起了刚才得到的言灵,用来略施小惩倒是正合适不过。

    看着又将一瓣橘子丢进嘴里的孔芊芊,江北然口中轻声念道:“橘子是苦的。”

    下一秒,孔芊芊猛地皱起眉头,连忙将口中的橘子给吐了出来,一个劲的吐舌头道:“皇上……这是个坏橘子。”

    ‘竟然真是这么个用法吗。’

    江北然刚才那句话,并不是让橘子本身真的变苦,而是让孔芊芊认为橘子是苦的,而效果的确非常出众。

    看着孔芊芊眉头紧皱的样子,江北然又将视线转移到橘子上道:“朕看着没问题啊,你再尝一瓣试试。”

    孔芊芊一听小脸顿时委屈起来,“皇上,橘子真是苦的,奴婢不敢骗您。”

    “朕命你再吃一瓣,还需要朕再说一遍吗。”

    “呜……”委屈的噘了噘嘴,孔芊芊又拨下一瓣橘子放入了口中。

    “橘子是辣的。”

    随着江北然魔鬼般的低语声,孔芊芊表情再次奇怪起来,不过这次她倒是没将橘子吐出来,而是吞了下去,并且一脸惊讶的向江北然回报道:“皇上,皇上,这个橘子好神奇啊!我刚刚吃下去的那瓣是辣的!”

    这话一出,其他人都震惊的望了过来。

    橘子怎么可能是辣的!但如果孔芊芊在乱说的话,可就是欺君之罪了。

    到这,江北然已经确定言灵的用法就是语言之力,只是不知道这仅仅一点的言灵能够发挥到什么地步。

    试验这种事情,就是要从大往小试,于是江北然直接看着窗外低语道:“下雨。”

    但江北然说完了好一会儿,外面也完全没有要下雨的迹象。

    接着江北然又看向门框说道:“倒下。”

    这一回,江北然话音刚落,黄历木门便应声倒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书房里的宦官和宫女都吓了一跳,连忙纷纷跑到了江北然面前跪下。

    “陛下,奴才这就去找修此门的木匠!”

    摆摆手,江北然回道:“不用了,找个人来把门重新修好便是。”手机端../

    “遵旨。”带头的王守贵说完便立即退出去找人来修门了。

    ‘很好,对死物也有用,这言灵比我想象中的强很多啊。’

    试验完了言灵对象的多样性,接着就该试质量了,如今屋内修为最强的便是沐瑶,如今她已经在冲击大玄师境,绝对算得上是年青一代中的翘楚了。

    “打嗝。”

    “嗝!”

    正在看书的沐瑶突然就打了个嗝,有些奇怪的用手拍了拍胸口,很快就又打了一个“嗝”

    ——————————————————————————————————————

    后面为防盗内容,晚些会被正文覆盖,不会产生任何额外收费

    下一秒,孔芊芊猛地皱起眉头,连忙将口中的橘子给吐了出来,一个劲的吐舌头道:“皇上……这是个坏橘子。”

    ‘竟然真是这么个用法吗。’

    江北然刚才那句话,并不是让橘子本身真的变苦,而是让孔芊芊认为橘子是苦的,而效果的确非常出众。

    看着孔芊芊眉头紧皱的样子,江北然又将视线转移到橘子上道:“朕看着没问题啊,你再尝一瓣试试。”

    孔芊芊一听小脸顿时委屈起来,“皇上,橘子真是苦的,奴婢不敢骗您。”

    “朕命你再吃一瓣,还需要朕再说一遍吗。”

    “呜……”委屈的噘了噘嘴,孔芊芊又拨下一瓣橘子放入了口中。

    “橘子是辣的。”

    随着江北然魔鬼般的低语声,孔芊芊表情再次奇怪起来,不过这次她倒是没将橘子吐出来,而是吞了下去,并且一脸惊讶的向江北然回报道:“皇上,皇上,这个橘子好神奇啊!我刚刚吃下去的那瓣是辣的!”

    这话一出,其他人都震惊的望了过来。

    橘子怎么可能是辣的!但如果孔芊芊在乱说的话,可就是欺君之罪了。

    到这,江北然已经确定言灵的用法就是语言之力,只是不知道这仅仅一点的言灵能够发挥到什么地步。

    试验这种事情,就是要从大往小试,于是江北然直接看着窗外低语道:“下雨。”

    但江北然说完了好一会儿,外面也完全没有要下雨的迹象。

    接着江北然又看向门框说道:“倒下。”

    这一回,江北然话音刚落,黄历木门便应声倒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书房里的宦官和宫女都吓了一跳,连忙纷纷跑到了江北然面前跪下。

    “陛下,奴才这就去找修此门的木匠!”

    摆摆手,江北然回道:“不用了,找个人来把门重新修好便是。”

    “遵旨。”带头的王守贵说完便立即退出去找人来修门了。

    ‘很好,对死物也有用,这言灵比我想象中的强很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