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零七章 对抗宗门

第二百零七章 对抗宗门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零七章 对抗宗门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朝堂上,百官跪俯在江北然面前山呼道。

    “平身。”

    听到皇上的声音,百官慢慢站了起来,并向着皇上看去,而这一看,不少眼尖的官员就愣住了。

    “大公主明月公主!?”

    用力眨了两下眼睛,看了好几遍后这些大臣门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站在皇上背后的就是前朝的大公主!

    大公主怎么在这?大公主怎么成了宫女?皇上带她来上朝意欲何为?等等问题一下让大臣们不禁浮想联翩,但表面上一个个都站的笔直,目不斜视,完全看不出惊愕的样子。

    在满朝尽是忠君爱国之臣时,超会就变的异常热闹,毕竟忠臣嘛,头铁是他们的特征之一,即使面对皇上,他们也是什么都敢谏,而且动不动就死谏。

    而对于这些大臣所谏的事情嘛,只要不跳选项,江北然基本都是回以“就按爱卿说的办。”“爱卿辛苦了。”“爱卿办的很好。”

    毕竟作为皇帝,他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各种麻烦交给有能力的人去办,而不是每件事都由他来劳心劳力。

    所以在拥有了一群值得信赖的大臣时,江北然需要做的就是听一听事情的进度发展的如何,以及表扬一些政绩出众大臣。

    “启禀陛下,武陵郡的安民令已经开始实施,各镇府衙尽已贴出,相信*在外的百姓很快就会归来。”

    江北然刚要开口表扬,就看到两个选项跳出来。

    选项一:“爱卿辛苦了”完成奖励:链铠丹典玄级上品

    选项二:“哦?武陵郡?爱卿所说可属实?”完成奖励:随机基础技艺点1

    看着选项二,江北然想起他曾经去过着武陵郡,那里可谓是贪官横行,淫祀泛滥,各种五花八门的庙宇遍地都是,仅仅给晋阳王刘悦立的祠堂就有八百多个。

    在晟国,各种各样的异姓王非常多,而且这些王很多还不是皇上封的,而是许多正派宗门的裙带关系。

    比如某个普通家族的孩子被发现有*天赋去了宗门,之后这孩子靠着天赋出众,在宗内一路晋升,成为了宗门内的中层领导。

    那这时候他肯定要给自己的家族谋福利啊。

    *者看不起朝廷,但作为底层的老百姓还是很愿意当官的,那宗派对于这样新秀的小要求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你爹想当官?光当官有什么意思,直接给他封个王吧。

    对皇帝都不重视的正派宗门又怎么会在乎一个王?随便走一下流程,很多时候再皇帝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某个地方就多了个新王。

    而这晋阳王刘悦就是这么样个存在。

    至于武陵郡官员们为什么要给这晋阳王林悦造这么多祠堂呢?是发自内心的尊敬晋阳王?当然不是,官员们只是想通过频繁的祭祀来大肆盘剥百姓而已。

    而在盘剥了这些百姓的钱财后,官员们也会拿出一部分孝敬晋阳王,然后在得到晋阳王默许后,他们便更加肆无忌惮,随便堆几块破石头就敢说是祠堂,然后让老百姓交钱,不交钱?那就是不尊重晋阳王,大不敬之罪,杀!

    回忆完这武陵郡,江北然选择了二,问道:“哦?武陵郡?爱卿所言可属实?”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锻造1

    那官员听完一愣,皇上刚刚明明给的全是肯定句,怎么到他这就成了疑问句?

    这让他明白皇上绝不是瞎问问的,于是连忙跪下道:“臣罪该万死。”

    江北然眉头一皱,说道:“你的命就够死一回,说吧,武陵郡究竟怎么回事。”

    那官员连头都不敢抬,就这么回答道:“武陵郡的官员仗着有晋阳王庇护,无视朝廷,近些年朝廷发出去的指令他们都少有遵从。”

    “那为何刚才要隐瞒此事?”江北然语气不轻不重的问道。

    跪在地上的官员沉默许久,最终才像是下了什么决定般回答道:“回禀陛下,武陵郡牵扯的宗门势力太多,微臣担心……”

    “担心朕不仅管不住他们,反而还会被他们所害?”

    听着皇上十分平淡的语气,那官员却是忍不住颤抖起来。

    见那官员不回话,江北然就知道是自己猜中了,不过这种畏惧恶势力的官员竟然没被系统剔出去,估计就是为了引出武陵郡这个地方。

    五根手指在龙案上敲击了一阵,江北然开口道:“你可知你犯的是什么罪?”

    下面那官员顿时抖的更厉害了,“回陛下,微臣一片诚心,只为……”

    “朕问的是你犯了何罪!”

    听到皇上加强了语气,感觉浑身一激灵的官员用颤抖着的声音回答道:“微……臣犯的乃是欺……欺君之罪。”

    “很好。”江北然点点头,又扫视了了一圈其他大臣道:“还有没有宁侍郎一样,为了朝廷好,为了朕好,所以隐瞒不报之人?”

    一众大臣听完连忙一起跪下,心中除了惶恐外,更多的还是对皇上的敬佩之情。

    他们完全没想到皇上会如此精准的就从众多奏报中抓到了唯一有问题的那个,这说明这位皇上知道的远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多。

    仅仅两个月,这位新皇带给他们的惊喜实在太多。

    以雷霆手段罢免了一大批奸臣贪官,又重新架构朝廷格局,加强了中演技圈,甚至在新发布的政令中,以亭官之法,开始管理全*队。

    如此手段,让不少老臣都是叹为观止,简直难以相信这位皇上以前从未接触过朝堂之事。

    但也真是正是这位皇上手段实在太强硬了,而且毫无畏惧,根本不管是谁塞进朝廷来的官员,只要是没本事的,全都被赶了回去,所以他们才不敢讲这事戳破。

    因为不管“宗门王”这一点,已经是朝廷里的潜规则,毕竟有太多鲜血淋漓的例子摆在他们面前。

    “朝廷是不可能斗过宗门的。”

    这个概念深深刻印在他们每个人脑中。

    他们都不想着为年轻气盛的新皇去与宗门抗争,一来他们害怕被波及到,二来他们也不想失去这位千年难得的明君。

    朝着下面俯瞰了一圈,江北然笑道:“都跪了啊?莫非都有瞒报之事?”

    这时站在最前面的太尉高呼道:“臣恳请陛下三思!”

    一听有人带头,其他大臣也纷纷喊道:“臣等恳请陛下三思!”

    看着这么多忠臣良相齐齐“死谏”,江北然也明白了一时半会儿想要抹除他们心里对宗门的畏惧是不可能的,虽然他们欺君,但某种意义上来说,江北然也可以认为他们在用这种方式保护他。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b\\\\.\\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毕竟这些达成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来路,用这样的方式处理可以说的上合情合理。

    “退朝吧。”江北然看了眼旁边的王守贵说道。

    王守贵先是一愣,接着很快吊起嗓子喊道:“退朝!!!”

    在一众大臣惊讶的目光中,江北然径直离开了玄听殿。

    大臣们虽然都有些懵,但还是立即大声喊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重新站起后,一众大臣面面相觑,脸上都满是疑惑。

    唯有宁侍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既然皇上没有责罚他,而是直接宣布退朝,那最起码他这条小命应该是保住了。

    一路离开玄听殿,来到皇宫外围,但一种大臣仍然不敢交流刚才发生的事情,因为皇上第一次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一直出了皇城,大臣们才以自己的方式,三三两两的各自抱团去讨论今日所发生之事了。

    行走在前往静心殿的路上,江北然看向身后的邓湘涵问道:“今天这一幕,你可曾见过?”

    邓湘涵犹豫片刻,最终还是点头道:“不曾见过,但听闻过。”

    “朝廷曾与宗门抗衡过?”

    “是。”邓湘涵点点头,“但最终的下场并不怎么好。”

    “如何不好,细细与朕说来。”

    故事并不长,一行人走回书房后不久便已说完,简单来说就是邓博刚登基时也是想要大战一番拳脚。

    因为跟江北然一样,在他登基之前正魔两道的大佬也都说过会照着他。

    这让邓博做事时充满了底气。

    很快,他就遇上了第一件十分不顺心之事,那就是有一块地区的赋税总是收不上来,这让邓博非常不舒服。

    一番调查之下,他知道了那块地区由一位宗门所封之王在管辖,那时的邓博自认有着关十安做靠山,什么“宗门王”他管不得?

    于是他让大司农派人去强收那地的赋税,结果朝廷派去的人全都没了音讯。

    勃然大怒的邓博立即修书一封给关十安送了过去。

    然而这封信却像是石沉大海,迟迟没有任何回音。

    一直到邓博不信邪的又与宗门发生了一次碰撞后,他才终于收到了关十安的信。

    信上的意思简单,意思就是你去管那些没有王罩着的百姓就好,那些被王圈入自己范围的,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听到这,江北然竟丝毫不觉得奇怪,甚至觉得这才像是关十安会做出来的事情。

    因为通过数次的谈话,江北然知道关十安真觉得当皇帝跟闹着玩似的。

    后面为防盗重复内容,晚些会改回正文,不会有任何额外收费

    如此手段,让不少老臣都是叹为观止,简直难以相信这位皇上以前从未接触过朝堂之事。

    但也真是正是这位皇上手段实在太强硬了,而且毫无畏惧,根本不管是谁塞进朝廷来的官员,只要是没本事的,全都被赶了回去,所以他们才不敢讲这事戳破。

    因为不管“宗门王”这一点,已经是朝廷里的潜规则,毕竟有太多鲜血淋漓的例子摆在他们面前。

    “朝廷是不可能斗过宗门的。”

    这个概念深深刻印在他们每个人脑中。

    他们都不想着为年轻气盛的新皇去与宗门抗争,一来他们害怕被波及到,二来他们也不想失去这位千年难得的明君。

    朝着下面俯瞰了一圈,江北然笑道:“都跪了啊?莫非都有瞒报之事?”

    这时站在最前面的太尉高呼道:“臣恳请陛下三思!”

    一听有人带头,其他大臣也纷纷喊道:“臣等恳请陛下三思!”

    看着这么多忠臣良相齐齐“死谏”,江北然也明白了一时半会儿想要抹除他们心里对宗门的畏惧是不可能的,虽然他们欺君,但某种意义上来说,江北然也可以认为他们在用这种方式保护他。

    毕竟这些达成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来路,用这样的方式处理可以说的上合情合理。

    “退朝吧。”江北然看了眼旁边的王守贵说道。

    王守贵先是一愣,接着很快吊起嗓子喊道:“退朝!!!”

    在一众大臣惊讶的目光中,江北然径直离开了玄听殿。

    大臣们虽然都有些懵,但还是立即大声喊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重新站起后,一众大臣面面相觑,脸上都满是疑惑。

    唯有宁侍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既然皇上没有责罚他,而是直接宣布退朝,那最起码他这条小命应该是保住了。

    一路离开玄听殿,来到皇宫外围,但一种大臣仍然不敢交流刚才发生的事情,因为皇上第一次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一直出了皇城,大臣们才以自己的方式,三三两两的各自抱团去讨论今日所发生之事了。

    行走在前往静心殿的路上,江北然看向身后的邓湘涵问道:“今天这一幕,你可曾见过?”

    邓湘涵犹豫片刻,最终还是点头道:“不曾见过,但听闻过。”

    “朝廷曾与宗门抗衡过?”

    “是。”邓湘涵点点头,“但最终的下场并不怎么好。”

    “如何不好,细细与朕说来。”

    故事并不长,一行人走回书房后不久便已说完,简单来说就是邓博刚登基时也是想要大战一番拳脚。

    因为跟江北然一样,在他登基之前正魔两道的大佬也都说过会照着他。

    这让邓博做事时充满了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