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佳丽三千是什么呀

第一百九十七章 佳丽三千是什么呀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九十七章 佳丽三千是什么呀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哈……哈……”

    擂台上,柳子衿五人喘着粗气,握着剑的手都止不住的在颤抖,可以看得出已经竭尽全力。

    被围在当中的吴清策也稍微有些不好受。

    这一次他答应了同时与柳子衿她们五人在擂台上切磋。原本他觉得这场比试也会和以前一样轻松加愉快,但没想到以柳子衿为首,五姐妹上来就结了一个封雷阵,将他的雷灵气给压制住了。

    这让吴清策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五个人平时练习时绝对是完全以他为假想敌的。

    之后的比试中,柳子衿她们的数*击也一次又一次的印证了这一点。

    吴清策甚至能脑补出这五个人围在一起讨论当自己出某招时,她们中哪个人负责低档,哪个人负责干扰,哪个人负责反击。

    ‘这五个人简直是来帮我*找漏洞的啊……’

    一场激战下来,吴清策虽然还是以绝对的实力占了上风,但在实力相差较大的情况下,柳子衿她们依旧能数次对他造成有威胁的攻击,还是让吴清策捏了一把汗的。

    “多谢吴青刚赐教。”

    比试结束,柳子衿五人齐齐朝着吴清策握剑拱手道。

    “这场切磋也让我获益良多,谢过几位师妹了。”吴清策也是立即回了一礼。

    再次朝着吴清策躬身行了一礼,五姐妹才退到擂台下,去找于曼文商量了,商量间五人时不时的抬头望他一眼,眼神中满是下次一定要击败你的坚定决心。

    抽动两下嘴角,吴清策虽然很想上前问问她们究竟为何对打败他这件事如此执着,但又觉得她们不太可能告诉他实话,所以也就算了,反正跟她们五人切磋对他来说也算一桩有益处的事情。

    “这吴清策的确是年轻弟子中的佼佼者,你们想要赢他,还是需要更进一步提升自己的修为,不不然光靠战术的话,还是还能真正对他构成威胁。”于曼文看着柳子衿她们说道。

    柳子衿听完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们真的已经十分刻苦的在*了,但吴青刚的修为提升速度却更快,不是说修为越高,提升就越困难吗?在吴青刚身上我完全没看出来这种迹象啊。”

    于曼文点点头,表情也是颇为奇怪:“他的成长速度的确有些过于惊人,而且令他强大的绝不仅仅只是因为他是宗主的亲传弟子,因为他的招式路数并不全是归心宗一派的,大概他在宗门外还有着什么特殊的奇遇吧。”

    于曼文说话间脑中突然浮现出一张俊俏的脸庞。

    ‘难道真的是他?’

    自从上一次意识到江北然提起吴清策时会让她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奇怪感觉时,于曼文就十分留意吴清策,之所以答应柳子衿帮她们特训,以及特地来擂台这边观看都是因为想要更进一步的确定这个想法。

    如今亲眼看到吴清策这强大到远超同龄人的强大实力,于曼文虽然没什么实质性证据,但却是越发觉得这个吴清策和江北然之间一定有什么联系。

    “唉,吴青刚真的好厉害啊……刚才子衿姐都完全吸引到他的注意力了,但在我出剑时,还是有一块飞蝗石突然打中了我的手,本来我还以为那一剑肯定能刺中他呢。”看着*陷入沉思,虞归沝很是感慨的说道。

    一旁的虞归淼也是连连点头,同意道:“嗯嗯,真的好强,他认真起来的话,归心宗内大概连他的一合之敌都很难找到吧?”

    听完这句,虞归水下意识的反驳道:“如果师兄找到适合的*,一定能很快就超过吴青刚的!”

    虞归淼和虞归沝听完不禁一愣,忍不住用一种调侃的眼神看向自己姐姐。

    “是是是~师兄当然是最厉害的啦,我刚才忘记加上除了师兄之外了,姐姐你可别生气。”虞归淼笑嘻嘻的说道。

    “我……我哪有生气,只是纠正你们一下而已。”虞归水有些脸红道。

    接着虞归沝也拉起虞归水的手臂道:“师兄当然是天下第一,这是我们的共识嘛,所以聊起来就没把他们放在和我们这些小弟子一个层面上嘛,姐姐你别急呀~”

    “我怎么急了!”虞归水横了一眼虞归沝道。

    看着姐姐这失态的样子,虞归沝不禁感慨师兄的魅力也太大了些,她们三人从小一起长大,她从没见过姐姐如此在乎一个人,就连说起和他完全无关的话题时,姐姐都会急着跳出来维护他,若是换做以前,她根本不敢想象。

    而且自从掩月宗回来后,她们之间的默契感在某种意义上下降了,因为姐姐时不时的就会坐着发呆,虽然她知道姐姐一定是在想师兄,但这种感情她还无法产生共鸣,这在她们姐妹之间也是从来没出现过的。

    ‘一定要帮姐姐打败吴青刚!帮姐姐和师兄创造机会!’

    而在虞归沝调侃着自己姐姐时,她们的话却是让于曼文脑中闪过一道白光。

    ‘对啊!吴清策才是我想象中江北然该有的样子!’

    从接触到江北然开始,于曼文就一直觉得自己完全看不透他,却知道他一定不止是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只想当个记名弟子。

    在之后越发频繁的接触中,于曼文更是发现江北然除了*外,其他不论什么事情都能发表出独特的见解,更是时不时的就会展现出让她惊讶的能力,就仿佛一个宝藏洞一般,就在你以为你已经挖到底时,又会有新的宝物出现。

    这让于曼文越发觉得江北然不应该只在*上如此毫无天赋。

    如今听到虞家姐妹的话,让她一下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总想把江北然和吴清策联系起来。

    因为吴清策展现出来的一切,才是于曼文想象中江北然该有的样子,完全碾压同龄人,展现出独一无二的绝世天赋,惊艳所有人。

    ‘所以我的潜意识里,一直把吴清策当做了江北然的代言人……所以才总是会关注到他。’

    想明白了这一点,于曼文看向正在擦汗的柳子衿问道:“子矜,一直没有问,但我现在有点好奇了,你们为什么突然这么执着于打败吴青刚?”

    柳子衿听完一愣,思考了好一会儿后才凑到于曼文耳边小声说道:“是……是师兄说,只要我们成为归心宗最出色的弟子,就……就……”

    听到这,于曼文瞬间就什么都明白了。

    ‘这北然……也太狠心了些。’

    拿出一块手帕擦了擦柳子衿的额头,于曼文笑道:“不用往下说了,我都明白。”手机端../

    “嘿嘿……”柳子衿低下头害羞一笑。

    看着柳子衿可爱的样子,于曼文忍不住用手指戳了一下她的额头,接着对其他人道:“好了,你们先去吃饭吧,下午我再好好教你们该怎么抓到吴青刚的弱点。”

    于曼文说话时完全没有压低声音,这让在旁边擦剑的吴清策不禁一颤,回过头去,发现于*正用一种饶有兴趣的眼神打量着他。

    ‘什么情况!?又来!?’

    他能感觉到于*的眼神和柳子衿她们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那就是柳子衿她们虽然看似以他为目标,其实只是想通过击败他来达成另一个目的。

    而于*也是一样……

    ‘下次问问师兄好了,不过师兄,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擦拭完汗水,柳子衿她们向*告辞后一起去了食堂,点上一桌自己喜欢的菜,五个人坐下开开心心的吃了起来。

    虽然今天还是没打赢吴青刚,但她们都觉得已经看到了机会。

    在她们打算抓紧时间吃完饭,马上去找*练习时,后桌两个弟子的对话传入了她们耳内。

    “哎,听说了件有趣的事没。”

    “什么?”

    “晟国的皇帝下台了。”

    “哦,下就下呗,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你猜猜新上任的皇帝是谁。”

    “管他是谁,反正又管不到我。”

    “猜猜嘛,保证你想不到。”

    “你这一点提醒都不给,我当然想不到。”

    “好,那我给你个提示,这人是我们正派宗门里的弟子。”

    “啊!?”

    “嘿嘿,吓到了吧。”

    “怎么回事?我记得*者是不能当皇帝的吧?那皇帝不就是管管老百姓嘛,怎么让*者去了?不会是以后皇帝能管我们*者了吧?”

    “害,你想哪去了,皇帝怎么可能管的到我们*者,我再给你个提示,这皇帝还是我们宗门里的。”

    “噗!还有这事!?”

    “现在你再猜猜是谁。”

    “嘶……你就别吊胃口了,这谁猜得到啊。”

    “没意思,行吧,那我就公布答案,当皇帝的叫江北然,蓝心堂的弟子,之前……”

    “噗!咳咳……咳咳咳!”

    就在那弟子准备说说江北然的事迹时,方秋瑶一下被吃下去的面条给呛到,不停的咳嗽起来。

    周围一众师兄连忙上前嘘寒问暖,递纸送帕的。

    一一婉拒后,方秋瑶拿出自己的手帕擦了擦嘴,接着连忙看向子衿姐,发现她的表情同样惊讶。

    “我……我没听错吧?”方秋瑶小声问道。

    柳子衿先没回答,而是看向了虞家三姐妹,发现她们同样瞪大了眼睛。

    “既然我们都没听错……那就应该是了。”

    刚才说着江北然当皇帝之事得弟子在被方秋瑶婉拒了手帕后重新坐回了座位上,有些失落的啃着馒头。

    ‘接着说啊!’

    柳子衿她们五人同时在心中喊道。

    不过那人自然是听不到柳子衿她们的心声,继续自顾自的啃馒头。

    这时刚才听到一半的那男弟子忍不住问道:“接着往下说啊,那江北然怎么会去当皇帝的?”

    “问得好!”

    柳子衿五人同时在心里称赞了他一句。

    这时那啃馒头的弟子才回过神来,说道:“怎么去当的我也不清楚,我就记得之前那次庆典上宗主也称赞过他,好像是在围棋项目上夺了魁。”

    “他修为如何?”

    “也不清楚,但应该不会很强吧,不然也不至于从来没听过。”

    “因为没*天赋,所以被送去当皇帝了?”

    “有这可能。”

    “哎,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事的?”

    “哦,我前两天不是下山试炼去嘛,路过一个村庄时,听一个老汉在说晟国来了个新皇帝,是个好皇帝,刚登基就想着要给老百姓发黄历。”

    “发个黄历就是好皇帝啦?”

    “你不知道啊?皇帝已经有好几十年没给老百姓发过黄历了。”

    “这我哪知道,反正我家年年都有。”

    “后来我就好奇的打听了一下这新皇帝名字叫啥,那老汉说叫江北然,是他们村长挨家挨户通知的,我一听江北然这名字就觉得耳熟,回来打听了一下,发现还真是我们宗的。”

    “还有这等奇事……那江北然什么时候去的啊?好像从未听宗主提起过。”

    “当个皇帝嘛,又不是吴青刚那样年仅20就突破大玄师,哪里指的宗主特地说。”

    “也是,宗门弟子去当皇帝……这不就说明宗主认为他完全没有*的天赋嘛,其实也挺惨的。”

    “惨倒是也不至于,虽然不能*,但那后宫里不是有三千佳丽嘛,岂不快哉?”

    “哈哈哈,那倒是,但终究还是普通人啊,没意思,没意思。”

    “秋瑶……秋瑶……”

    “啊?怎么了?”愣神中的方秋瑶回过头看向子衿姐。

    柳子衿凑到她耳边小声道:“你的筷子快被你握断了。”

    方秋瑶这才俏脸一红,放松了手劲。

    听到后面两个男弟子很快又聊起了其他话题,早已无心吃饭的五人匆匆离开食堂,路上五人的表情异常凝重。

    “我记得冬至时师兄还在宗里的啊,怎么……怎么突然就去当皇帝了。”虞归沝率先开口道。

    “刚才他们说的三千佳丽是什么呀?”虞归淼好奇道。

    柳子衿听完眉头瞬间皱的更紧了,甚至连呼吸都急促了许多。

    方秋瑶见状强作镇定道:“还不能确定事情的真假呢,先去问问*吧。”

    “嗯!”

    五人齐齐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