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六尺

第一百九十五章 六尺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九十五章 六尺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太傅一职,即是太子的老师与辅佐大臣。

    但说虽这么说,但也只有历朝历代那些六七岁就被推上皇位的幼年太子才会让太傅辅政,毕竟皇帝这位置,坐上去还肯不肯还可就是个问题了。

    所以大多数时候太傅都是个顶级虚衔,有*厚禄,但没有任何实权。

    江北然之所以要找太傅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太傅就是教太子该怎么当皇帝,而江北然现在需要的正是这个。

    “皇上,皇上,要不要奴婢帮你捏捏肩。”

    等王守贵出去传唤太傅时,孔芊芊站在江北然身后说道。

    “不用了。”江北然头也不回的回答道。

    “那奴婢给您唱首……”

    就在江北然准备回头时,沐瑶冲过就一把拉走了孔芊芊,“皇上息怒,是我没教好芊芊。”

    江北然挥挥手,做了个驱赶的动作,然后便继续看书。

    将孔芊芊拉到一边,沐瑶开口道:“记住,皇上叫你做什么你才能去做,不许自己主动问,知道了吗?话说回来,你昨天不好挺识趣的,怎么今日又闹腾起来了。”

    “奴婢哪有闹腾~”孔芊芊摇摇头,“奴婢是想着皇上早上这么威风,还吼辣么大声,定是累了,所以想帮陛下放松放松。”

    “你安安静静站在那就是最让皇上放松的了,听到没。”

    “哦~”孔芊芊点点头,然后便乖乖站好了。

    一刻过去,王守贵去而复返,跪在江北然面前汇报道:“启禀陛下,太傅已在殿外等候了。”

    “让他进来吧。”江北然点头道。

    “遵旨。”

    片刻过去,一位看上去已是花甲之年的老人走了进来,但身上的精神气却是很足。

    “微臣束罡叩见陛下。”

    “爱卿平身吧。”

    “谢陛下。”束罡叩谢一身,站了起来。

    将《典论》放到桌上,江北然打量了那束罡一眼后说道:“朕便开门见山的说了,束爱卿啊,这晟国朝政朕从未接触过,还需太傅多多指教。”

    “微臣不敢。”束罡说完躬身道,“陛下有此求学之心,乃万民之福。”

    从龙椅上站起,江北然绕到桌前问向那束罡道:“束爱卿,朕问你,那邓博可是你所教?”

    听到这问题,束罡并无太大反应,依旧恭敬的回答道:“正是微臣。”

    “那束爱卿可知那邓博究竟所犯何事,所以才被……罢免?”

    江北然说这话时,炒鱿鱼三个字差点脱口而出,在这*者当道的世界里,皇帝简直跟总经理似的,在员工面前你是能威风八面,但董事长一来,说免你的职就能免你的职。

    这种三观上的冲击感,始终让江北然觉得很违和。

    “回禀陛下,此事微臣也不知,臣只教会了他八部通学,以及琴棋书画等修身养性之术,另外史记、诗赋、弓马骑射等也是每天都要练习的。”

    江北然听完思索片刻问道:“这岂不是与普通学子一样?”

    “回禀陛下,臣教导邓博的时间不久,还未来得及更加深入,他便已登基称帝,之后臣便没有再教过他了。”

    简短的对话间,江北然从束罡身上感觉到一股子正气,一是一,二是二那种,这种人一般不仅肚子里有货,而且没做过什么违心之事。

    点点头,江北然又问道:“若是爱卿继续教那邓博,后面该教些什么了呢?”

    “回禀陛下,该教六尺。”

    “何为六尺?”

    “道、术、法、形、势、权,此为帝王衡量天下的六把尺。”

    咀嚼了一遍这六个字,江北然觉得颇有意思,感觉自己好像能学到些干货了。

    “何为道?”

    “回陛下,道乃是目的,是方向,是理想所要达到的境界。”

    “何为术?”

    “术是渠道、是道路、是达成理想的途径。”

    “那……何为权呢?”

    “权是权衡、是揣测,是对事物形与势综合的分析与判断。”

    见束罡对答如流,江北然不禁感慨爱卿还是老的好,那些年轻的全是草包。

    “束爱卿既然说着六字乃是衡量天下的六把尺,那它们可是相辅相成?”

    “陛下英明,此六字正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说与朕听听,这六字如何相辅相成。”

    “回禀陛下,道乃是陛下心之神往的远山、术乃是陛下通往远山的道路、法乃是陛下排除道路上障碍的方法与手段、形乃是陛下帝业路上障碍的形态、势乃是此障碍阻碍的方向与力量。权乃是陛下要根据自身与障碍进行的综合性判断。”

    江北然听完笑道:“如此说朕便明白了,道是目的,术是战略,法是战术。”

    “陛下聪明绝顶,眨眼间便明其精要,微臣佩服。”

    ‘啧,不得不说,被这种刚正之人拍马屁还真是有种独特的*。’

    心中感慨一句,江北然高兴道:“好,那从今日开始,爱卿便是朕的太傅,朕要你好好教朕这帝王之术。”

    束罡听完连忙要往下跪,却被江北然一把扶住。

    “既然爱卿已是朕的太傅,自不用再行跪礼。”

    “谢陛下隆恩。”束罡躬身道。

    “来,太傅这边请,朕可有不少问题要好好向你讨教讨教……”

    ……

    眨眼间,半个月匆匆而去。

    峰州、漳郓郡、都安镇。

    “围住他们!一个都别放跑了!”

    “他们上了三楼。”

    “好!阮明,带人围住这栈,别让他们跑喽。”

    “明白!”

    栈三楼上,五名受伤的极光宗弟子正在运功疗伤,伤势最重的那个男弟子一边拿出往伤口上涂抹玉露膏,一边说道:“鲁师兄,这里怎么会有大玄师境的魔教高手,情报中说的明明只是一伙玄者级的残党而已啊。”手机端../

    鲁子灵先是擦拭掉口中吐出来的鲜血,然后喘着粗气回答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最多半刻,那些魔教徒肯定会攻上来了,赶紧恢复,别等会儿连最后一搏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鲁子灵话音刚落,只听“砰”的一声,地板下突然被开了个洞,一个手握阴风剑的青衣男子冲了上来。

    “摆阵!”鲁子灵大喝一声,抄起地上的胆膛枪死死盯住眼前的青衣男子。

    就是这个人,一出手便杀了他十几个师弟,师妹,若是一般的大玄师,他作为九阶的玄师还能勉强拖住他一阵,给自己剩下的师弟师妹争取到一点逃跑的时间。

    但眼前这青衣男子的实力恐怕已是五阶的大玄师,而且*极强,让他毫无还手之力。

    “你们是极光宗的弟子吧?”青衣男子看着鲁子灵问道。

    “是又如何?”鲁子灵回答道。

    “你们前些日明明在往南追捕,为何今日突然向北而来?是谁告诉你们我在这的。”

    “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宗门让我们往哪里追,我们便往哪里追。”

    “哦?”青衣男子露出一抹微笑,身形一动,便抓住了一个持剑的男弟子。

    好快!

    鲁子灵根本没看清那青衣男子的动作,方师弟就已经被他提到了半空中。

    “我给你三个数好好想,若还是刚才那个答案,我就掐断他的脖子。”

    “我们真的只是奉命行事!不知道宗门的计划啊!”

    “一。”

    “等等,等等,你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二,算了,我没耐心了。”

    “方师弟!”

    就在青衣人要扭断那方静的脖子时,他突然眼神一凛,来不及反应,就感觉身上传来阵阵剧痛。

    不等他做反应,一道雷光猛地砸入房间中。

    鲁子灵只听“轰”的一声,眼前就只剩白茫茫的一片,等到双眼再能视物时,青衣男子已经不见,旁边墙壁上则是多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方师弟,你怎么样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鲁子灵大声问道。

    “咳咳……咳咳,师兄,我……我没事。”方静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回答道。

    刚才青衣人发力的一瞬间他还以为他已经死了,现在感觉能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感觉真好。

    见师弟没事,鲁子灵连忙跑到那个破开的大洞前往下看去,只见下面的空地上,一个浑身笼罩着绛紫色玄气的白衣男子正手持一把有着湛蓝色剑纹的黑剑斩的那青衣男子连连后退,身上不断崩裂出一个又一个的伤口。

    “好厉害!”鲁子灵忍不住喊了一声。

    这时其他几个极光宗弟子也已经围了过来,其中一个女弟子喊道:“是万钧剑!那人是归心宗的阎王镖-吴清策!”

    “他就是吴清策!?”鲁子灵惊道。

    力压一众精英弟子,在掩月宗举办的少年英杰会上拔得头筹的绝世天才。

    吴清策这名字现在在峰州可以说是无比响亮。

    “不对啊……”鲁子灵突然眉头一皱,“我听说他半年前夺得头筹时刚刚突破玄师没多久,但那个青衣男少说也是五阶的大玄师,怎么可能被他压着打?”

    听到鲁子灵的问题,刚才那个喊出吴清策名号的师妹也有些莫名了:“对啊……才半年而已,他就算再怎么天赋异禀,也不可能一口气从玄师突破到大玄师吧……而且还能压制住五阶以上的大玄师。”

    几人说话间,只见那黑色的剑突然*成七块碎片,其中四块碎片以极快的速度升入空中,剩下的三块则仿佛是活物一般围着那青衣男子不断进攻。

    青衣男子虽然已是极快,但在低档那三块碎片时明显还是有些力不从心,身上很快又多出了十几道伤口。

    “我杀了你!!!”

    见逃跑的路被全部封死,绝境之下的青衣男子爆喝一声,身上的蔚蓝色的玄气大涨。

    “糟糕!他要拼命!”鲁子灵喊道。

    一般大玄师境的*者都会学几个燃烧自己生命力的的绝学,以用来最后一搏,这样的招式通常威力极大,只是结束后使用者也会陷入长时间的昏迷,且醒来后也需要大量的时间来恢复。

    “杀!”

    青衣男子爆喝一声,暴涨的玄气直接震开了围着他的三枚万钧碎片,手中阴风剑上突然发出一阵鬼哭狼嚎一般的可怕声音。

    吴清策却是丝毫不慌,手指用中指并拢一挥,便听到天空中响起一阵更可怕的暴雷之声。

    “轰隆!”“轰隆!”

    ……

    在鲁子灵几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四道粗壮的青灰色闪电从天而降,全部劈在了那青衣男子的身上。

    而且在四道闪电劈完后,又一道更粗壮的绛紫色闪电落了下来,稳稳的命中了已经动弹不得的青衣男子。

    “啊!!!”

    随着一声惨叫,青衣男子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呼~”

    吐出一口气,吴清策握着万钧的一手一晃,七块万钧碎片便齐齐飞了回来。

    “干的不错。”吴清策笑道。

    而万钧也发出了一声剑鸣,仿佛在回应吴清策的夸奖。

    ————————————————————————————

    “我杀了你!!!”

    见逃跑的路被全部封死,绝境之下的青衣男子爆喝一声,身上的蔚蓝色的玄气大涨。

    “糟糕!他要拼命!”鲁子灵喊道。

    一般大玄师境的*者都会学几个燃烧自己生命力的的绝学,以用来最后一搏,这样的招式通常威力极大,只是结束后使用者也会陷入长时间的昏迷,且醒来后也需要大量的时间来恢复。

    “杀!”

    青衣男子爆喝一声,暴涨的玄气直接震开了围着他的三枚万钧碎片,手中阴风剑上突然发出一阵鬼哭狼嚎一般的可怕声音。

    吴清策却是丝毫不慌,手指用中指并拢一挥,便听到天空中响起一阵更可怕的暴雷之声。

    “轰隆!”“轰隆!”

    ……

    在鲁子灵几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四道粗壮的青灰色闪电从天而降,全部劈在了那青衣男子的身上。

    而且在四道闪电劈完后,又一道更粗壮的绛紫色闪电落了下来,稳稳的命中了已经动弹不得的青衣男子。

    “啊!!!”

    随着一声惨叫,青衣男子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呼~”

    吐出一口气,吴清策握着万钧的一手一晃,七块万钧碎片便齐齐飞了回来。

    “干的不错。”吴清策笑道。

    而万钧也发出了一声剑鸣,仿佛在回应吴清策的夸奖。1603468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