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宫里的人真会玩

第一百九十二章 宫里的人真会玩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九十二章 宫里的人真会玩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退下,都退下,陛下不需要尔等护卫,都快退下!”

    门外,王守贵赶走了火速赶来护驾的御林军,御林军虽然不明白这死太监在搞什么名堂,但还是纷纷退去。

    静心殿内,气氛有些沉默,服侍在旁的两名宫女大气都不敢出,也不知道二楼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北然先是瞥了眼沐瑶,见她心虚的扭过头后喊道:“出来吧。”

    但二楼却是毫无动静,这让江北然想起了不久前殷江红进来时找沐瑶的样子。

    于是江北然也提高两个音调道:“怎么,还要朕亲自上去请你吗?”

    “不用,不用,我自己出来!”

    这一回,二楼传来了从封闭空间内传出的沉闷回应声。

    接着只听“吱呀”一声,二楼的衣箱被打开,孔芊芊双手举过头顶,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简直胡闹!还不快下来。”江北然厉声喝道。

    被吓到的孔芊芊答了一声“是”,便连忙跨出了箱子,但身上的宫装却好像被什么给勾住了,情急之下孔芊芊用力一扯,就要往楼梯下走。

    但下一秒,只听“嘶啦”一声,孔芊芊心道不好,知道自己的裙摆被扯坏了。

    一瞬间,‘看看裙子坏哪了’,‘得赶紧下楼’,‘先生的表情好可怕’等等情绪涌上孔芊芊的心头,让她那那核桃般大小的脑仁一下就处理不过来了。更新最快../ ../

    着急忙慌间,她心一慌,眼一黑,脚一跨,人就跟轮胎一样“咕噜噜”的从楼梯上滚下来了。

    不过孔芊芊怎么说也是*者,滚下楼梯后便稳住了身形,以一种奇妙的姿势正好跪到了江北然面前,就是*……翘的有点高。

    “先……哦不,皇上吉祥。”

    ‘我吉你个……’

    感觉脑门上满是黑线的江北然长吁一口气,开口道:“谁跟朕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此言一出,候在两侧的宫女连忙跪了下去。

    孔芊芊则是悄悄抬起脸看向沐瑶。

    沐瑶先是轻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接着小心翼翼的看向江北然道:“启禀皇上,芊芊……是我带进来的。”

    “你真把皇宫当儿戏了?”

    听到江北然不怒自威的声音,沐瑶也有些心慌了,低下头解释道:“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的……我原本以为只是来皇宫看看,谁知道大爹救把我留在这了。”

    听完这个还算情有可原的理由,江北然也懒得管她是怎么偷偷带上孔芊芊,又是怎么偷偷将她藏在这精心殿里的。

    直接说道:“既如此,这回便算了,赶紧把她送回去吧。”

    沐瑶听完心中一紧,她在这人生地不熟的,若是孔芊芊被送回去了,那她能交流的对象可就只剩下眼前这个让她又厌又怕的皇上了。

    于是沐瑶心一横,朝着江北然鞠躬道:“皇上……您就把芊芊也留在宫里吧,只是当个小宫女的话,不算坏规矩。”

    说完还一个劲用眼神示意孔芊芊。

    孔芊芊这回倒是不算笨,连忙抬身子双手合十对着江北然央求道:“皇上,您就把我,不对,把奴婢留在身边吧,奴婢可会当宫女了,您要喝茶,奴婢绝不给您喝白水。”

    ‘你这自称倒是改的比我还快……’

    看着孔芊芊不遗余力的拜着自己,江北然觉得倒也不是不能把这丫头留下来,一来自己手中能多一个把柄,让沐瑶更加不敢作妖,二来给沐瑶找个伴的话,她也不至于整天跑自己这来找事情做。

    算得上是一举两得。

    在心中做出决定后江北然看向沐瑶道:“孔芊芊留下可以,但她若是闯下祸事,责任可得由你负。”

    沐瑶完全没想到江北然竟然会答应的这么爽快,意外间连声感谢道:“谢陛下隆恩,请陛下放心,我一定会管好她的。”

    孔芊芊也是连连说道:“多谢皇上,多谢皇上,皇上真好。”

    摆摆手,江北然对沐瑶道:“带她下去把衣服换了吧,顺便教教她宫里的规矩,让她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是。”沐瑶说完便带着孔芊芊离开了大殿。

    没过多久,沐瑶便带着已经换好宫女服的孔芊芊走了回来。

    不得不说,人靠衣装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一袭粉丝宫衣,一头细致五黑的长发,让孔芊芊看起来竟也显的有些柔美,显出一种别样的风采,让人想捏捏她那有些婴儿肥的小脸。

    可惜,这样的美就保持了一瞬,当孔芊芊发现江北然正在打量自己,并回以憨憨一笑时,就连那对可爱的小酒窝都救不了她冒出来的傻气。

    见江北然重新将视线移回书上,沐瑶给了孔芊芊一个眼神,孔芊芊立即点点头,站到了江北然的身后。

    沐瑶则是悄悄走到江北然面前道:“皇上,我要怎么……”话到一半,沐瑶想起什么似的连忙改口道:“请问我要怎么样才能成为您说的那位巾帼宰相啊?”

    “多看书。”江北然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那……请问这里的书,我能看吗?”

    “随意。”

    “谢陛下隆恩!”

    沐瑶说完便高兴地去找书了。

    用余光瞥了一眼正兴致勃勃找书的沐瑶,江北然不禁在心中感慨这傻妞对于拯救苍生这件事,的确是发自内心想要做到的。

    ‘还真是不管什么样的人身上总有一两个闪光点。’

    心中感慨完,江北然重新将目光移回书上,正在寻着自己刚刚看到哪时,一阵凉风突然袭来,将书桌上的蜡烛一下吹灭。

    江北然回头望去,只见孔芊芊手持一人高的掌扇,低着头,倦着身,明显知道自己做错事情了。

    若是能吐槽的话,江北然一定一把拍掉孔芊芊手里的掌扇吼一句:“你这是要拿芭蕉扇送我去火焰山呢?”

    虽然看不清江北然的表情,但孔芊芊却能感受到江北然仿佛能把人给凌迟了的目光。

    这时旁边另一名宫女连忙过来将蜡烛重新点上,当烛光亮起,看清江北然的表情后的宫女直接吓的跪在了地上一个劲磕头道:“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孔芊芊一看,连忙也跟着跪在地上喊道:“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别磕了,都站好。”

    两人听到立即一起站了起来。

    看了眼依旧抱着掌扇的孔芊芊,江北然问道:“你想做甚?”

    “天气热,奴婢是想给陛下扇扇风……”

    “朕看你就是想玩这扇子吧。”

    孔芊芊表情一抽,一副被说中心事的样子。

    “皇上英明,皇上是天下最聪明的人,皇上您就饶了我这一次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把扇子放好,不许再乱动了。”

    “是!”孔芊芊一听到皇上宽恕了自己,麻利的将掌扇插回了原来的位置,站好不动了。

    ‘唉,大概这就是乾隆看到小燕子的感觉吧……’

    在心中叹口气,江北然继续看书。

    “咚——咚咚”

    “民康物阜!松茂竹苞~”

    随着子时已到的打更声,静心殿外一名宦官低着头进来跪在江北然面前道:“启禀陛下,三更天了。”

    正在看书的江北然眉头一皱,问道:“三更天,又如何?”

    那宦官小心翼翼的抬起头道:“陛下,奴才是来问问您今晚可要鸣铃?”

    “鸣铃?”江北然面露疑惑,“何意?”

    宦官立即回答道:“还请陛下允许奴才为您展示。”

    “朕准了。”

    “多谢陛下。”

    宦官说完跑到了一根盘龙柱旁,按下了龙口中衔着的一刻柱子。

    接着只听“轰隆隆”一声,江北然发现她头顶的藻井竟缓缓旋转了起来,同时数百根颜色不同的线缓缓降了下来。

    就在江北然疑惑这到底是是什么意思时,宦官走过来重新跪在江北然面前道:“陛下,此铃绳通往后殿,每一根绳子上都连着一个铃铛,铃铛上有各位娘娘的名字,皇上您摇到哪位,哪位娘娘今夜便会入宫来伺候皇上。”

    ‘*!?宫里人真会玩!不对,是邓博那狗皇帝真会玩。’

    宦官说话间,还不断的有绳子往下落,让江北然想起了以前去游乐园时玩的那个一拽绳子,绳子那头连着什么,他就能拿到什么奖励的坑爹设施。

    因为大多数抽到的都是不值钱的小玩意儿,那些和人一样高的娃娃是万万抽不到的。

    但在这里可是百分百中奖,而且全是“大奖”。

    见江北然面露惊讶之色的打量起绳子,宦官连忙起身介绍道:“陛下,这不同颜色的绳子,代表着不同年岁的娘娘,这蓝绳连着的娘娘皆为十有五年而笄的,红绳连着的皆是豆蔻之年的,这白绳连着的都是金钗之年的,这……”

    “够了!”江北然大手一挥,吓的宦官连忙又跪在了地上,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

    ‘妈的……金钗之年!?那不就是十二岁?畜生啊!’

    虽说这个时代十二岁的少女的确是可以嫁人了,但江北然是万万接受不了的,他深怕这宦官再报下去,万一后面还有黄口之年的咋办?他真是听都不想听到。

    旁边的沐瑶也是眉头紧皱,她对于岁数倒是没啥看法,毕竟在她的观念里,十岁的姑娘本来就可以嫁人了,她皱眉的是皇帝生活实在太荒淫,这绳子也实在太多了些。

    “朕刚即位大典,要做的事还有很多,此事就免了吧,退下。”

    “是。”宦官一听连忙往外退去。

    看着还悬在自己面前的数百根绳子,江北然看向旁边那宫女道:“把此物收了。”

    “是。”宫女一点头,忙走到另一个盘龙柱上按了一下柱子,绳子这才慢慢被收了回去。

    ‘建筑鬼才啊……就是不太正经。’

    随着静心殿恢复原样,江北然重新拿起书本看了起来,让一旁也在看书的沐瑶频频侧目。

    ‘难怪爹极力推荐他来当皇帝,最起码他知道现在的不是享乐的时候,明白孰重孰轻。’

    偷偷打量了江北然一会儿后,沐瑶重新将视线移回了书上。

    若说小时候在私塾里她还看过不少经世之典,但自从*后就很少看了,因为她个性就是不服输,虽然她很崇拜她大哥,但也从没放弃过超越他的想法,所以每天都在刻苦练功,如此一来,学业这块就荒废了。

    如今又有时间来看书,而且都是些从来没看过的书,让她一下就乐在其中,甚至有些觉得自己这些年来竟把学业完全荒废,实在是不该。

    就这么一直看到寅时,江北然有些倦了,将书放在桌上后看向旁边的宦官道:“朕累了。”

    宦官立即明白了江北然的意思,压低身子跟在江北然叛旁边指引道:“奴才这就带您去歇息。”

    沐瑶也是连忙放下了书

    虽说这个时代十二岁的少女的确是可以嫁人了,但江北然是万万接受不了的,他深怕这宦官再报下去,万一后面还有黄口之年的咋办?他真是听都不想听到。

    旁边的沐瑶也是眉头紧皱,她对于岁数倒是没啥看法,毕竟在她的观念里,十岁的姑娘本来就可以嫁人了,她皱眉的是皇帝生活实在太荒淫,这绳子也实在太多了些。

    “朕刚即位大典,要做的事还有很多,此事就免了吧,退下。”

    “是。”宦官一听连忙往外退去。

    看着还悬在自己面前的数百根绳子,江北然看向旁边那宫女道:“把此物收了。”

    “是。”宫女一点头,忙走到另一个盘龙柱上按了一下柱子,绳子这才慢慢被收了回去。

    ‘建筑鬼才啊……就是不太正经。’

    随着静心殿恢复原样,江北然重新拿起书本看了起来,让一旁也在看书的沐瑶频频侧目。

    ‘难怪爹极力推荐他来当皇帝,最起码他知道现在的不是享乐的时候,明白孰重孰轻。’

    偷偷打量了江北然一会儿后,沐瑶重新将视线移回了书上。

    若说小时候在私塾里她还看过不少经世之典,但自从*后就很少看了,因为她个性就是不服输,虽然她很崇拜她大哥,但也从没放弃过超越他的想法,所以每天都在刻苦练功,如此一来,学业这块就荒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