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民

第一百九十一章 民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九十一章 民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亥时,毓秀宫。

    林妙仪站在荷塘池畔仰望星空,脸上的表情时而紧张、时而慌张、时而期待,很是复杂。

    “咚,咚!”“咚,咚!”

    “海晏河清!歌舞升平~”

    听着宫中打更人的喊声,林妙仪身后的一个身穿红色宫装的女子开口道:“姐姐,二更天了呢,您说今天皇上会不会传召我们呀。”

    林妙仪低下头,姿态优雅的转过身看向那女子道:“皇上的心思又岂是我们能臆测的。”

    四处望了望,见没有巡逻的太监路过,宫装女子凑到林妙仪耳旁小声道:“我看皇上今日看到姐姐时表情可有兴致了呢,我猜皇上定会召姐姐去侍寝的。”

    林妙仪摇摇头:“休得胡说,当心被人听了去,可不敢非议皇上。”

    “是~”宫装女子应了一声,但很快又担心的说道:“姐姐,若是皇上不喜欢我们……我们会怎么样啊?”

    林妙仪摇摇头,回答道:“别想这么多,安心等着便是。”

    林妙仪说完不禁在心中叹了口气,想起下午时皇上看她的眼神,里面有欣赏之意,却没有*,就如同欣赏一块美玉的翩翩公子一般。更新最快../ ../

    若是换做平时,林妙仪会很喜欢这样的目光,她喜欢这样的感觉,但现在她没资格奢望这样的感情,若是皇上不喜欢她们,她们要面临的事情有可能非常可怕。

    忐忑间,林妙仪再次望向璀璨的星空,想要让这美丽的景色压制住心里的不安。

    另一边,静心殿内,江北然坐在龙椅上翻阅着一本《辛慈书》。

    江北然平时无事时便喜欢看书,只是他一般看的都是阵法、医经、文学这类书籍,对于历史或者统治类的学并无兴趣,当然,后者相关的书籍一般也找不到就是了。

    但如今在这静心殿中,这两类他平时不看的书却是占了绝大多数,一开始他还有些兴致缺缺,但翻看了几本后,光是目录就让他觉得这类书其实也挺有意思的。

    例如他手中这本《辛慈书》是一位叫做辛慈的宰相所撰,不过他并不是晟国的宰相,而是一个已经逝去的朝代。

    这本书中撰写了大量他对于“制民”的理论,有些让江北然感觉颇为惊艳,有些则让他很是愤怒。

    比如弱民一篇中,写着一种名为以弱去强,以奸驭良的制民手段。

    简单来说就是若是君王以强民去攻弱民,那最后国家中剩下的便都是强民,但若是以弱民去攻治强民,那么强民就会被消灭。

    而这辛慈主张的便是以弱民去攻治强民,因为这若是让强民去攻治弱民,最后留下的强民会让统治者都不好对付,反而会显的朝廷弱了。

    所以不如发动弱民去去除强民,那剩下的便是侏儒之群,朝廷对付他们自然是游刃有余。

    杀俊杰,留愚民,优汰劣胜,这的确方便了统治者管理,但这国家也就成了一潭死水。

    若是弱民一篇只到以弱去强,那江北然还能认为这是君王的一种选择,但后面的以奸驭良那就真的是恶心至极了。

    篇中描述,若是以良民来统治奸民,则国家必乱,若是以奸民来统治良民,则国家必盛。

    道理也很简单,让代表着奸民的恶霸来称霸一方,鱼肉百姓,若是能把人民训练的连这样的恶霸都能忍受了,那自然更能忍受皇权统治。

    故,流氓地痞乃是专职皇权的第一道防线。

    ‘妈的,这辛慈生儿子绝对没**……’

    憋着一口气,江北然将这《辛慈书》看到了最后,毕竟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若要想改变一国,就必须先明白这国是如何会变成这样的。

    “呼……”

    将书放下,江北然脑中突然跳出一句话。

    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四个字,但我却横竖睡不着,仔细又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这统治学当真充斥着黑暗和压迫,让江北然有点想吐。

    将书放下,江北然揉了揉鼻梁骨,一种*人的情怀涌上心头。

    “江……不是,皇……皇上。”

    就在江北然闭目养神时,旁边的沐瑶突然开口道。

    “何事?”江北然闭着眼问道。

    “能不能派些事情给我做做,我不想这样浪费时间。”

    话语里,江北然能听出沐瑶的性子已经被磨平不少,虽然话语中还带着些个星,也不愿自称奴婢,但江北然也没打算一下就将她逼到这地步,毕竟人家爹虽然给了特权,但欺负的太惨可就不知道这特权好不好用了。

    于是江北然睁开眼,问道:“可曾念过私塾?”

    “自然是念过的。”沐瑶回答道。

    “学过八部通学?”

    这八部通学的地位在这跟四书五经类似,在思想、学术、文化上都有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属于学子必读的书籍。

    但沐瑶是*者,*者所谓的读书,就真的只是认字而已,为的是看懂那些绝世武功,神秘心法。

    所以江北然才要问这么一局。

    “学过,另外名学、通礼、文融我也都读过。”

    “哦?”江北然听完有些惊讶,对沐瑶的看法又有了一些改变。

    于是他朝着沐瑶招招手道:“过来。”

    这会儿江北然穿着帝袍坐在龙椅之上,而这又是他的寝宫,这一招手,一言语之间,让沐瑶本能的想抬手护在胸前。

    ‘不……不对!我怕他干嘛!区区练气境而已,他若是真敢胡来,看我不打断他的手!对!我是为了证明我不怕他,所以才应允他的。’

    在心里说服了自己,沐瑶迈着步子来到了江北然面前。

    将烛台往前推了推,江北然问道:“你为何会学这些?”

    “我想学什么就学什么啊。”沐瑶回答道。

    “哦,这样啊。”江北然说着将烛台挪了回来,“那你继续回去站好吧。”

    “???”

    心里满是疑惑的沐瑶本能的伸出手想把烛台拉回来,但却看到了江北然瞥向自己的目光。

    被看了一眼的沐瑶立即停下了手,甚至连身体都跟着僵住了。

    ‘他为什么能有这种气势啊……简直……简直跟大爹一样。’

    想到之前那句“若是再敢以下犯上,朕会让你好好长长记性”,沐瑶立即收回手站直了身体。

    ‘我……我这叫不吃眼前亏,嗯!不吃眼前亏!’

    深吸一口气,沐瑶看着重新摆好烛台的江北然说道:“皇……皇上,是我说错了什么吗?”

    江北然重新又拿起一本书回答道:“朕不喜欢听废话。”

    “知道了,下次我会好好回答的。”

    但沐瑶说完却发现江北然已经翻开书看了起来,并没有要继续问她的意思。

    这可把沐瑶急坏了,她已经在旁边傻站了整整半天,她可不想再这样浪费光阴了。

    可面对江北然,她又完全不敢发作。

    ‘我不是怕他,我是怕大爹!’

    在心里说服了自己,沐瑶一边用力搓着手,一边开口道:“皇……皇上,我该怎么做,你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

    江北然这才放下书,看向沐瑶说道:“求人的时候,要说请。”

    更用力的搓了两下手,沐瑶用仿佛尽浑身力气说道:“请……请皇上再给我一个机会,我这一次一定好好回答。”

    江北然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将烛台重新推回到沐瑶面前道:“说吧。”

    “是大爹教我的……他说做一个人就算做几百件好事改变不了这个世道,只有真正明白这世间的真理,才能救万民于水火。”

    听到这话,江北然发现殷江红把这傻妞硬塞进宫里倒也不是完全只是乱来的,同时也明白了殷江红之前为何要将沐瑶的身世告诉他。

    “有理想,所以你是想在魔教掌控晟国后再施展自己的学问?”

    “我,我没想……”话到一半,沐瑶又改口道:“嗯,我是这么想的。”

    “很好,那这机会提前来了,这宫里便是你施展才学的最好去处。”

    沐瑶听完却是嘟囔道:“大爹只是让我做个女官而已……能施展什么才学。”

    江北然听完却是笑道:“你可知巾帼宰相之名?”

    见沐瑶的表情有些迷茫,江北然朝着旁边的宦官喊道:“笔墨伺候。”

    “是。”

    宦官手脚很利索,瞬间便将文房四宝放在了书中上,并磨起了墨。

    江北然鼻子一嗅,开口道:“朕写字不喜用油烟墨,去换松烟墨来。”

    宦官吓的连忙跪在了地上叩头道:“小的不知陛下喜好,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看着宦官被吓到魂飞魄散那样,江北然也不知道是自己表现的很可怕呢,还是之前那位邓博给他们留下了过深的心理阴影。

    “不知者不罪,这番记下便好,起来吧。”

    “多谢陛下!多谢陛下!小的这就去取松烟墨。”

    说完一边磕头一边往外退。

    沐瑶看了眼那宦官,心里想着伺候皇上可真是件可怕的事情。

    但再想想她自己,虽然没有那宦官这么卑微,但和平日见到正派弟子时的她比起来已经够可怜的了。

    ‘大爹这次真的罚的好重……但也怪我自己犯下这么大的过错,那时若不是大爹来救我,我肯定会连累大爹的大业,那我才真的是要成千古罪人。’

    不过一想到那次事情,沐瑶又忍不住联想起大爹事后说的话。

    ‘救我的另有其人,但大爹也不知道他是谁……但这不可能啊,当时连大爹都找不到我,难道这峰州还有人能比大爹更厉害?嗯……不管怎么想大爹都是骗我的,但他为什么骗我呢……’

    在沐瑶思考间,宦官已经重新帮江北然磨好了墨。

    挽起广袖,江北然用毛笔蘸了蘸墨水后再宣纸上写下了四个大字。

    同时已经回过神来的沐瑶立即朝着纸上看去。

    ‘他写的字好像比起上次更好看了啊……’

    看着宣纸上的巾帼两字,沐瑶不禁在心中感慨,上次一起去调查黄帮时,路上她就见识过江北然的字有多好看,如今才半年过去,他竟然又精进了。

    连一旁的宦官也是忍不住拍马屁道:“陛下,您这字可真是天下一绝,什么书圣,书狂的,在您面前都不值一哂。”

    江北然也没搭理,将巾帼宰相四个字一口气写了下来。

    “这便是我刚才说的巾帼宰相,能看懂什么意思吗?”江北然将笔放回笔架上问道。

    沐瑶先是一愣,接着点头道:“能看懂,这是哪里的词?”

    “你未曾看过的书里。”

    “是我见识浅薄了,请问这巾帼宰相形容的事哪位?”

    在见到这四个字时,沐瑶胸中就没来由的涌起了一股热流,可以说是发自内心的非常喜欢这四个字。

    “上官婉儿,她的职位便是你刚才口中不屑的女官。”

    “女官!?”沐瑶惊呼一句,“可我从未听说过她的大名。”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这位上官婉儿不仅在朝廷里独掌制诰,而且在文坛也是大放异彩,若是你表现的足够出色,我可以将那本记载着她传奇的书给你带来。”

    “我一定好好表现,我一定好好表现。”

    沐瑶脱口而出,她实在太想了解这名奇女子了。

    “嗯,所以不要瞧不上女官,很多事情朝廷大员做不得,女官却是做得。”

    江北然说完突然感觉到有点肚子饿,便对旁边的宦官说道:“可有吃食?”

    “自然有,陛下想吃什么,我立即让御膳房去做。”

    “做些红豆羹吧,若是……”

    “砰!”

    江北然话音刚落,二楼突然传来一阵碰撞声。

    沐瑶脱口而出,她实在太想了解这名奇女子了。

    “嗯,所以不要瞧不上女官,很多事情朝廷大员做不得,女官却是做得。”

    江北然说完突然感觉到有点肚子饿,便对旁边的宦官说道:“可有吃食?”

    “自然有,陛下想吃什么,我立即让御膳房去做。”

    “做些红豆羹吧,若是……”

    “砰!”

    江北然话音刚落,二楼突然传来一阵碰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