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后宫佳丽五千

第一百八十八章 后宫佳丽五千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八十八章 后宫佳丽五千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倒是意外的……挺好看啊。’

    铜镜前,江北然看着自己身上的黑色的帝袍感慨道。

    和江北然想象中那种*的龙袍不同,晟国的帝袍底色为纯黑,上面绣着晟国信奉的神兽,白泽。

    传说中白泽知晓世间一切异兽和杀死它们的办法,是真正的异兽之王,将白泽秀在帝袍上也寓意着皇帝全知全能。

    当然,*者听到这种话时只会不屑一笑而已。

    “怎么样,合身吗?”殷江红走到江北然旁边问道,说话间还上手帮江北然整理了一下衣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推心置腹的谈过一场理想和野望,江北然觉得殷江红对自己的态度改变了一些,好像……更亲近了。

    ‘他就这么吃准我和他是一路人了?’

    心中疑惑间,江北然晃了晃广袖说道:“嗯,很合身,做工我很满意。”

    “哎。”殷江红摆摆手,说道:“该改口自称为朕了。”

    “在殷教主面前,还是免了吧。”

    “不,皇帝就是皇帝,在谁面前你都是皇帝,以后即使见着那些教主,你也要自称为朕,放心,没人敢为难你的。”

    见殷江红坚持,江北然点头道:“朕知道了。”

    “哈哈哈,就是要这样才对嘛。”殷江红说完看着周围跪了一地的宦官和宫女们说道:“这些都是之前伺候邓博的,本来我想着给你换一批新的,但想着换新的对你来说用起来反而可能不太顺手,所以就给你留下了,你要是觉得不舒服,也能自己去招一批进来。”

    一群宫女和官宦听完连忙对着江北然一顿磕头道:“求陛下开恩,奴才(奴婢)定当忠心耿耿的服侍陛下,为陛下死而后己。”

    江北然听完调整了一下有些松了的红色腰带,微笑道:“这话你们对邓博也说过吧?”

    宦官和奴婢听完吓的魂都飞了,连忙更用力的磕起了头,但不敢说话,因为他们知道这时候怎么解释都是错的。

    “好了,别磕了,朕说这话的意思就是在朕这说虚的,多做些实事。”

    “是,奴才(奴婢)谨遵陛下教诲。”说完又是一顿磕头。

    在一群宦官和宫女拼命磕头间,殷江红开口道:“走吧,再带你去其他地方看看。”

    离开寝宫,行走在雕龙刻凤的道路上,江北然问道:“殷教主,这些人长居宫中,多多少少必然听闻过邓博做过的事,见过的人,您确定要把他们留在我……哦不,朕的身边?”

    殷江红听完微微一笑,回答道:“正是因为他们知道,所以我才想把他们留在你身边。”

    “朕明白了……”

    ‘老狐狸……说话总是里三层外三层的。’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一座大殿前,江北然稍微打量一下便知这是五脊四坡型的大殿,即从东到西有一条长脊,前后各有斜行垂脊两条,这样就构成五脊四坡的屋面。

    十个檐角分别有着十种异兽的石像,甚是气派。

    殿前,几十名腰间挎着长刀的侍卫跪在地上朝着江北然喊道:“恭迎新皇登基,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退下吧。”感觉殷江红还有话对自己说的江北然朝着那些侍卫挥挥手道。

    “是。”所有侍卫朝着江北然行完礼后分开两边退下。

    “适应的很快嘛,有点皇帝的味道了。”殷江红满意的点头道。

    “多谢殷教主夸奖。”

    转头看向宫殿,殷江红开口道:“此处是飞羽殿,以后科举考试完了,那些学子就会到这来进行殿试。”

    有些意外的看了眼殷江红,江北然开口道:“殷教主对皇宫可真是了解啊。”

    殷江红听完朝着江北然神秘一笑,问道:“你猜猜这是为什么?”

    “朕猜不到。”江北然很果断的回答道。

    “无趣。”殷江红摇摇头,接着望向飞羽殿道:“因为原本是我想做这皇帝的。”

    “……”

    江北然一时呆住,还真没想到殷江红会给出这么一个答案。

    摇摇头,殷江红叹息道:“可惜那些正派人士是不会给我机会的,他们虽然不看重皇帝,但却也知道绝对不能让我坐上这皇位。”

    ‘唉……意思就是把我夹在当中了呗。’

    在江北然之前的构想中,晟国的国家形态被分为三层,*者,朝廷,底层百姓。

    而随着殷江红这个站在百姓那边的“魔教”出现,国家形态就被分为了四层。

    ‘但这朝廷夹在当中,到底能做些什么呢……’

    这种国家形态是江北然从未见过的,也完全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到底该怎么做,还是只能以后走一步看一步。

    “走吧,进去看看。”

    殷江红拍了一下陷入了思考的江北然。

    走进飞羽殿,江北然稍微扫视一眼就知道这里面少说有两千多平方,将近一百根沥粉金漆的蟠龙柱支撑着这座建筑物。

    沿着台阶走到了龙椅旁。

    不过虽说也叫龙椅,但这里的龙椅上雕刻的是青龙,是大陆上所有人都信奉的上古神兽。

    “坐上去试试。”殷江红说道。

    “还是殷教主你坐吧。”

    “让你坐就坐,这么多话。”殷江红说完按着江北然肩膀,将他压到了龙椅上。

    坐上龙椅的瞬间,江北然发现这个位置可以俯瞰整个飞羽殿,一种天下尽在我手中的感觉油然而生。

    “如何?”殷江红问。

    “挺好。”

    “你觉得你能坐上这个位置的原因是什么?”

    听到殷江红又突然抛出个送命题,江北然不禁在心中感慨一句。

    ‘昨天我竟然会觉得在这事情上和殷江红一起探讨会舒服很多,我一定是思想出了问题,关十安这样的傻白甜不香吗?’

    不过感慨归感慨,问题还是要回答的。

    “因为朕是正派弟子,又受殷教主您推荐,所以才能坐上此位。”

    殷江红听完似笑非笑的看了江北然一眼,有些意外道:“哟,不装啦?”

    “朕在殷教主面前从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

    江北然之所以正面的回答了这个问题,一是因为殷江红对他说了些肺腑之言,二是因为他现在也得通过和殷江红的对话来明白自己接下来究竟该怎么好这皇帝。

    “很好,继续保持下去,你答的没错,正是因为你是正派弟子,所以关十安才一口就答应了我,但我知道,你和我才是一路人。”

    ‘我不是,我没有。’

    虽然殷江红已经说了很多,但他走的究竟是哪条路,江北然可不敢说自己已经看清楚了。

    这种老阴比,走着走着突然转弯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也算是一种破例,前几任皇帝都是无法*的普通人,这也是当初正派对皇帝人选的要求之一,但你嘛……”

    听到这,江北然深深的叹了口气:“朕明白,朕毫无*天赋这点也是能坐上这皇位的重要原因之一。”

    “你明白就好,所以既然坐上了这皇位,暂时你就别想着*的事情了,最起码现在不行。”

    “那……朕该做些什么呢?”

    终于找到机会将这个问题问出口的江北然看向殷江红说道。

    “爬梳剔抉,厘奸剔弊。让晟国百姓生活的更好,就是你现在要做的事情,至于宗门和我魔教之事,你大可不必理会。”殷江红说着从乾坤戒中摸出一支横笛递给江北然。

    “吹响它就会有一只獬雕飞向你,可以随时联络到我。”

    “多谢殷教主。”江北然接过横笛感谢道。

    “不过邓博刚出了事,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人敢再来找你,走吧,再去别处看看。”

    站起身,江北然跟着殷江红走出了飞羽殿,穿过御花园,进入到了一处花草树木繁多的建筑群中。

    就在江北然四处打量时,突然发现一群莺莺燕燕齐齐跪在了一座宫殿前。

    “恭迎陛下登基,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看着数千跪着的女子,殷江红转身对江北然露出了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

    “这里是毓秀宫,邓博的妻妾都在这,按理来说呢,她们应该是去给邓博陪葬的,但那关老头假惺惺的,说太残忍,就把她们留下来了,该怎么处理,你怎么看着办吧。”

    瞬间,后宫两个字出现在江北然的大脑中。

    ‘一直听后宫佳丽三千的,还以为是个夸大数字,想不到这邓博还真是一匹种马,这里的女子怕是五千都有了,妈的……这后宫到底是有多大?他运动的过来嘛他?’

    殷江红话音刚落,为首的一名女子向前爬了两步跪在江北然面前道:“陛下,还请怜惜我们众姐妹,若是陛下不收留我们,我们只有死路一条,还请陛下开恩啊。”

    说完那女子抬起头来,瞪着水汪汪的眼睛看向江北然。

    这女子飘廖裙纱裹紧着青色的绸缎,显出玲珑剔透的诱人身姿,抹胸蓝蝶外衣遮挡这着白皙肌肤,却有着一种欲拒还迎的*感,胸衣周旁有着蓝色条纹,细看却现暗暗蓝光。更新最快../ ../

    一对晶莹剔透的倒坠耳环垂下,随着微风摇曳。散落肩旁的青丝用血红桔梗花的簪子挽起。斜插入流云似的乌发。

    娇俏的脸蛋薄施粉黛,秀眉如柳弯。额间轻点朱红,显得整张脸愈发娇媚动人。朱唇如血。配合上俏脸却有种慵懒之意,让人浮想联翩。

    这颜值,绝对当的上倾国倾城四个字。

    ‘邓博这老色批品味还是可以的嘛。’

    江北然以前上学时看过皇帝后宫的照片,那一个个长的叫一个标新立异,让江北然直叹是这些皇帝品味异于常人,还是当时的人都这么重口味。

    “请陛下怜惜~”

    就在江北然打量着那为首的女子时,身后数千后宫佳丽也跟着一起开口喊道。

    嘤嘤嘤的,煞是好听。

    看着为首那女子期盼的眼神,江北然开口道:“先住着吧。”

    为首那女子眼眸一亮,立即跪下喊道:“多谢陛下开恩,多谢陛下开恩。”

    她身后那些佳丽也立即反应过来,跟着一起叩首道:“多谢陛下开恩。”

    又朝着江北然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表情,殷江红笑道:“不错,看来我对你的了解又多了一些。”

    看着殷江红那猥琐的笑容,江北然忍不住在心里腹诽道。

    ‘我说你堂堂一位玄宗,怎么看到女人时反应跟那些*丝似的?一点牌面都没有。’

    大概是怕江北然急着去“验货”,殷江红说道:“既然你做了决定,那就先走吧,我还有些话要跟你说,你晚上再来也不迟。”

    ‘唉……色批眼里皆色批啊,想不到你是这样的殷江红。’

    在众女复杂的目光中,江北然跟着殷江红离开了毓秀宫。

    走在御花园中,殷江红语重心长的说道:“你的私生活我不管,但你若是荒淫无度,因私废公,那就莫怪本尊心狠了,当然,你若是能像邓博那样,公私两不误,那我就不管了。”

    听到这,江北然有些奇怪道:“殷教主似乎很了解邓博?”

    “人是我亲手从他寝宫里抓出来的,审问也是我审的,你说我了不了解他呢?”

    ‘您也太亲力亲为了吧……’江北然忍不住又在心里吐槽道。

    不过一想到殷江红那野望,也就明白了一些,殷江红能将魔教发展到这地步,和他所有事都亲力亲为应该是有着直接关系的,毕竟就江北然在这世界见过的“狗血剧情”和“智障型人物”里,殷江红绝对算是智商在线的。

    而这个智商在线对比起那些热衷于当舔狗和想着怎么把别人从上面拽下来的正派人士就强太多了。

    想想也的确挺悲哀的,听完殷江红的故事后,江北然越发确定这个世界的正派脑回路都有些问题。

    但也可以说他们是肆无忌惮,只信奉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而这个智商在线对比起那些热衷于当舔狗和想着怎么把别人从上面拽下来的正派人士就强太多了。

    想想也的确挺悲哀的,听完殷江红的故事后,江北然越发确定这个世界的正派脑回路都有些问题。

    但也可以说他们是肆无忌惮,只信奉拳头大才是硬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