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还是你懂

第一百八十六章 还是你懂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八十六章 还是你懂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当皇帝有什么好玩的啊,拒绝掉不就好了。”

    等江北然将登基之事的来龙去脉说清楚,施凤兰一脸不屑的说道。

    ‘得,又是个看不起皇帝的。’

    无奈的摇摇头,江北然看了眼旁边的小朵,突然有些好奇道:“小朵,你在进宗以前觉得皇帝是什么样的?”

    在进入归心宗成为施凤兰的侍女之前,小朵就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她对皇帝的认知应该是比较能代表普罗大众的。

    小朵听完回忆了一番,回答道:“小时候爹跟我说过,皇帝可开心呢,顿顿都吃白面馍馍,还用金子做的扁担挑粪!”

    听到这,施凤兰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小北然,原来你是要去挑大粪呀,哈哈哈哈。”

    江北然只能叹口气,感慨没有网络的世界真的很容易被贫穷限制想象。

    但其实就算在二十一世纪,网络社交如此发达的那个世界里,有钱人的快乐还是很多人根本想不到的。

    更何况在这个百姓根本没有消息渠道,他们能想象到最大的快乐就是每天吃到饱了。

    无视了施凤兰的笑声,江北然继续问小朵道:“那你未入宗前,觉得天下最厉害的是谁?”

    “当然是玄帝呀。”

    “再往下呢?”

    “玄圣。”

    知道再接着问下去小朵肯定要回答玄尊的江北然换了个方式问道:“这些都是谁教你的?”

    “有些是我爹教的,有些是村长爷爷告诉我的,有些是从赤脚先生那听来的。”

    “那你第一次听到皇上这个称呼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第一次啊……”小朵又回忆了一番,“哦对了,有一次县令来我们村收税,村长跟那个税官说好话,让他宽限几天,但那税官却一脚踢开村庄,说他是为皇上办事的,要是敢怠慢了,你们村里的人都要杀头。”

    接着江北然又问了一连串的问题,算是有点问明白了小朵对皇帝的看法。

    那就是天底下最厉害的是*者,路上看到天上有*者飞都会欢呼好一会儿。

    村长是让他们都能吃饱的,县令是抢他们钱的,而抢来的钱都说是要给皇帝的。

    ‘好家伙,皇帝是个背锅位。’

    “所以小朵你应该很讨厌皇上咯?”

    小朵先是看了眼江北然,接着才点点头道:“村里的人都讨厌县令,也讨厌皇上,但村长告诉我们不能说出来,不然会杀头的。”

    问到这,江北然算是问*了。

    那就是老百姓还是怕皇上的,虽然这本就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江北然愣是被刚才关十安的态度整的有点没自信了。

    问完小朵,江北然又看向还在一个劲笑的施凤兰问道:“你呢,你觉得皇帝是什么样的?”

    但施凤兰听完没有立即没回答,而是想模仿一下挑大粪的动作,但在回忆了一番后,施凤兰发现自己脑袋中根本没有任何关于挑大粪的信息。

    于是她仰着头问道:“小北然,挑大粪是怎么挑的啊?”

    ‘这个时代的大小姐基本常识是真的匮乏啊……’

    施凤兰明显是含着金汤匙出身的,从未自己干过活的她不知道怎么挑大粪实在太正常了。

    不过江北然并不打算回答她这个无聊的问题,而是继续问道:“先回答我的问题。”

    “皇帝啊……”施凤兰嘟着嘴想了会儿,“管那些老百姓的呗。”

    “能管你吗?”

    “他敢!”

    ‘完美。’

    简单易懂,江北然一下就找准了自己的定位,虽然和他想象中的差不多,但又觉得更具体了一点。

    看着江北然在思考着什么的样子,施凤兰拉住他的手臂道:“别去了嘛,皇帝真的好没意思的。”

    “这是宗主给我的任务,我不得不去。”

    “好吧~那你要当多久的皇帝啊?什么时候回来?”

    听到这个又有些粉碎自己三观的问题,江北然回答道:“当上皇帝可就一直是皇帝了哦。”

    “啊!?”施凤兰吃了一惊,“当一辈子吗?”

    “对啊,当一辈子。”

    “那不行!宗主怎么能给你这种任务,我找他理论去!”

    一把拉住要往外冲的施凤兰,江北然说道:“别闹,等我不想当了你再去跟宗主说好了。”

    “那……也行。”施凤兰点点头,“可你去当了皇帝的话,还能天天陪我赌吗?”

    “这得等我去了皇宫,当了皇上才知道了。”

    “真是的,宗主干嘛要把这么麻烦的事情丢给你。”

    “偶尔我也要做些正事的嘛,总之等到了那里,摸清情况后我会给你写信的,先走了。”

    听到小北然这次会给自己写信,施凤兰顿时又开心了起来:“那你要快点给我写哦。”

    “放心吧。”江北然说完便推门离开了。

    去天云峰之前,江北然想着要不要跟清策他们说一声,但想想还是算了,毕竟他自己现在也不是很清楚去了皇宫之后会是个什么情况。

    ‘晚点再说吧。’

    回到天云峰上时,酒席已经结束了,关十安已经被么满送去了房间休息,只有陆胤龙还站在正厅里等着江北然。

    “宗主。”江北然上前行礼道。

    点点头,陆胤龙回答道:“都收拾好了?”

    “回禀宗主,事情来的太过突然,匆忙之间……弟子也不知道该收拾些什么。”

    陆胤龙听完轻笑了一声,“你若是实在不愿,本座就帮你去与关宗主说说,让他换个人选。”手机端../

    江北然一听就知道这是套话,面对关十安,一开始拒绝,那还算勉强说得过去,要是事后反悔那可就是打脸了。

    于是江北然拱手道:“多谢宗主抬爱,只是弟子也想为峰州百姓,为归心宗出份力。”

    陆胤龙听着不禁勾起了嘴角:“有这份心就好,不过这朝廷恐怕没你想的这么简单,你还是先照顾好你自己吧。”

    听到自家宗主似乎不像关十安那么“小白”,江北然莫名有种欣慰的感觉。

    “弟子定当全力以赴,只是弟子打记事起就从未接触过朝堂之事,心里面……的确有些没底。”

    “哈哈,放心吧,归心宗永远是你的靠山,朝廷虽不简单,但绝无人敢害你,你慢慢学习便是,只是有一点你必须要注意。”

    听到陆胤龙突然停住,江北然也是很配合的低下头问道。

    “还请宗主赐教。”

    “保持中立,别偏袒任何一方势力,最起码你现在还没那个本钱。”

    ‘可以啊。’

    江北然差点就直接拍手了,不过江北然之前就发现陆胤龙表面上像个莽夫型宗主,但其实做事很有规划,这点从施凤兰这就能看出一二。

    虽然护犊子的时候才会有些上头,但这绝对是一个宗主的优秀品质。

    心里感慨一番,江北然重重点头道:“弟子谨记宗主教诲。”

    “多的我也没什么能跟你说的了,对于这晟国皇帝之位,我也不曾上心,但……”陆胤龙说话间打量了一遍江北然:“我觉得以后会有改变了。”

    陆胤龙这句话让江北然觉得挺有味道。

    究竟是因为归心宗弟子当上了皇帝所以他要有所改变呢……

    ‘还是宗主觉得我当上皇帝以后……会为整个晟国带来改变?’

    看着陆胤龙那意味深长的眼神,江北然仿佛有种第一次认识这位宗主的感觉。

    这让他不禁想起曾经知道施凤兰后对这位宗主的看法。

    ‘宗主也藏的很深啊……我喜欢。’

    两人就这样一直聊到天明,一直等到睡了一个好觉的关十安来到了正厅。

    “拜见关宗主。”江北然看向关十安行礼道。

    关十安点点头,又看向陆胤龙道:“陆贤弟这是一夜未眠?看来是真的舍不得弟子啊,哈哈哈。”

    陆胤龙跟着笑了一声,说道:“北然可是我归心宗的得意弟子,我自然是舍不得的。”

    “哎呀,就是当个皇帝嘛,多大点事,等都安排妥当了,空闲间他随时都能回来。”

    又寒暄两句后,关十安拍着江北然的肩膀道:“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仓促间也不知该收拾些什么。”

    “没事,没事,该准备的我在那都给你准备好了,缺了什么你也可以尽管提。”

    “是。”

    “那我们便出发吧,皇宫那都等着你呢。”

    ‘还真是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和陆胤龙告别后,江北然坐上关十安给他准备的飞梭一路来到了云周郡。

    皇宫便坐落在此郡的宁都之中。

    落到地上时,江北然突然又冒出一个想法,那就是虽然这个时代信息传播速度没这么快,但移动方式并不比二十一世纪慢,不,就算是飞机也比不上*者的飞行速度啊。

    这种不同,也会让他这个皇帝变的很不一样,最起码微服私访什么的,早上出去访一下,晚上就回来了,很是方便。

    落到宁都的皇宫前,江北然还没来得及欣赏一下宫殿的雄伟,就看到又一位熟悉的大人物来到了他面前。

    正是殷江红。

    ‘不得不说……这两位大人物真的是楷模级的大佬,什么事都亲力亲为。’

    不过峰州正处于变革阶段,这两位大佬也的确该上心一点,毕竟内部稳定了他们才能好好*,不然闭个关出来发现自家宗门没了就太难受了。

    “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一见到江北然,殷江红便咧开嘴笑道。

    关十安听完立即就不乐意了,“人是我找来了的,怎么你做的似的,要不要脸?”

    ‘关宗主,你真的不对劲啊……’

    江北然发现关十安已经完全被殷江红带跑偏了,说话已经没了那种大家之风。

    “这主意难道不是我出的?”殷江红看着关十安问道。

    “光出主意有什么用,若不是我亲自出马,江小友能来?”关十安说完看向了江北然。

    江北然也是配合的拱手道:“没错,若不是关宗主一番话让晚辈幡然醒悟,晚辈还在浑噩度日。”

    满意的点点头,关十安大笑道:“你是本座见过最好的一块璞玉,只是以前没放对地方,如今这宁都就是你大展拳脚之地,相信你肯定不会让本座失望。”

    “晚辈定当竭尽全力。”

    一旁的殷江红听完忍不住说道:“好,那真是辛苦关宗主您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又是满意的一阵点头后,关十安说道:“好,那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再去孟郊看看,完成最后一步。”

    “如此,便辛苦关宗主了。”殷江红朝着关十安拱手道。

    “你少恶心我,我是为了我正派繁荣,又不是为你辛苦,要你行什么礼。”说完便转身腾空而去。

    等到关十安消失在视线里,殷江红笑着对江北然说道:“是不是被关老头的无知吓到了?”

    江北然听完一愣,拱手道:“不知殷教主所说何事?”

    “在我面前就别装了,那关老头对皇帝之位的重要性根本就是一窍不通,莽夫一个,若不是因为担心我突然去拜访归心宗会引起你们那位陆宗主的戒心,我怎么会让他去叫你来。”

    果然啊……就和江北然之前想的一样,在这件事上,殷江红要比关十安明白太多了。

    不过江北然不可能真的说出口,所以还是拱手道:“是关宗主说动了晚辈,这点是真的。”

    “还是这么滑头,不错,保持下去。”

    说完,殷江红问道:“说说吧,当上这皇帝后,第一步打算做点什么?”

    江北然摇摇头:“晚辈从未接触过朝堂之事,只知道自己要学的有很多。”

    不过江北然不可能真的说出口,所以还是拱手道:“是关宗主说动了晚辈,这点是真的。”

    “还是这么滑头,不错,保持下去。”

    说完,殷江红问道:“说说吧,当上这皇帝后,第一步打算做点什么?”

    江北然摇摇头:“晚辈从未接触过朝堂之事,只知道自己要学的有很多。”

    说完,殷江红问道:“说说吧,当上这皇帝后,第一步打算做点什么?”

    江北然摇摇头:“晚辈从未接触过朝堂之事,只知道自己要学的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