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皆大欢喜

第一百八十一章 皆大欢喜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八十一章 皆大欢喜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殷教主效率还是可以的嘛。”

    看到殷江红进入洪家的那一刻,站在远处上吃着西瓜的江北然笑着说了句。

    之前通过求签,江北然精准找到了沐瑶的位置,发现他被关在了一个摆下了三重隔绝阵法的房间中。

    若不是江北然有着阵法和卜卦这两项精通之术,恐怕就算是沐瑶身上带着符篆这样独一无二的精准定位物,他也不一定能找到。

    对于英雄救美这种事江北然是毫无兴趣的,更何况还是沐瑶这样的大麻烦,所以他直接将这一消息送给了殷江红。

    凭殷江红的玄宗之能,只要知道了沐瑶在哪,自然是有一万种方法能把她救出来,无论是动静大的还是动静小的。

    另外这件事毕竟是靠着洪雅璇来报信才解决的,江北然也不想看着洪家因此事家破人亡,所以在给灵龙教送的那封信中,落款是洪家门。

    不管殷江红能不能调查出这封信究竟是不是这所谓洪家门送来的,他都要承一份情,那就是给他送这封信的人想要他放过洪家一马,甚至尽可能拉洪家一把。

    如此一来,这件事就算是完美解决了,剩下殷江红要怎么对付绑架沐瑶的人和刘家,那就都是他的事情了,江北然完全没兴趣。

    “清欢。”

    听到师兄的传唤,顾清欢快步来到江北然身旁拱手喊道:“师兄”

    “瓜不错,挺甜的。”江北然边说边将一块西瓜递给了顾清欢。

    “多谢师兄。”双手接过西瓜咬了一口,顾清欢点头道:“的确很甜。”

    “撤出集源镇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基本已经处理妥善了,保证不会让那些大家族的人不会太过愕然。”

    “嗯,别浪费在这里拉起的人脉,说不定以后还有用,另外这瓶玄门丹你收着,三天服一粒,会让你的身体更适合发挥真元天罡决。”

    在掩月宗拍卖会上进行了一次大采购后,江北然的库存一下就充盈了许多,也能给几个师弟炼制出更高品的针对性灵药。

    “多谢师兄。”顾清欢接过蓝色的琉璃瓶恭敬道。

    “好了,回镇上去吧,尽快把剩下的事情都处理完。”

    “是。”朝着师兄拱拱手,顾清欢转身离开了河边。

    夜里,洪府中可以说是人心惶惶,每个人都担心着老爷究竟怎么样了。

    洪雅璇在大门口不停的徘徊着,心里满是自责。

    “小妹,回屋去吧,我和你二哥在这等着就好。”洪定风洪雅璇说道。

    “不,我要跟你们一起等。”洪雅璇坚定的摇摇头。

    “听话,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如果……”

    “爹!”

    就在将在洪定风苦心劝说时,洪荣轩惊喜的喊道,并朝着洪魏涛冲了过去。

    抱住向自己冲来的二儿子,洪魏涛责怪道:“多大的人了,像什么样子。”但表情上却满是欣慰。

    接着洪雅璇也很快跟着扑进了洪魏涛的怀中,憋了一天的眼泪一下就爆发了出来。

    揉了揉女儿的头发,洪魏涛说道:“傻丫头,哭什么,你爹没事。”

    “爹!呜呜呜!爹……”洪雅璇用头一个劲的洪魏涛怀中蹭着。

    “好了,别哭了,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洪家遭难了呢。”

    这时洪定风上来朝着洪魏涛拱手道:“爹,这次……”

    朝着稳重的大儿子摆摆手,洪魏涛说道:“已经没事了,这次你们都做的很好,多亏你们了。”

    听到洪魏涛说没事了时,洪定风其实是非常惊讶的,他很清楚他们家做了什么事,那魔头竟会如此轻易的放过他们洪家?

    很快,听到消息的洪家人全部涌了出来,但很快就被洪魏涛赶回了府中。

    深夜,等洪魏涛安抚完家中老小后回到了书房中。

    仍旧惊魂未定的洪雅璇立即跟了过来,就在她要伸手敲门时,同时跟过来的洪定风和洪荣轩喊道:“小妹,爹累了一天,正是要休息的时候,你就别打扰他了。”

    停下正欲敲门的手,洪雅璇回头看着两个哥哥问道:“那大哥,二哥你们来干什么呢?”

    “我们来给爹送杯参茶。”洪定风举了举手中的托盘道。

    “别骗我了!”洪雅璇喊了一声,“你们一定都都知道峰州那个魔头为什么会打上门来吧,我也是爹的孩子,你们为什么总是什么事都要瞒着我!”

    “小雅,你误会了,我们其实也不知道……”

    就在洪定风想着措辞安慰自己妹妹时,书房的木门突然被打开,洪魏涛站在他们面前说道:“好了,都进来吧。”

    “是。”三人齐齐答了一声,一起走进了书房中。

    看着还在不停掉眼泪的女儿,洪魏涛叹了口气,他一直都想保护好自己的这颗掌上明珠,当经过这一次事后,他觉得也许还是让她知道一些事情比较好。

    毕竟这件事并不是就这么结束了,以后很可能还有更大的麻烦等着他们,他必须得让洪雅璇知道家里的处境,这样一来以后无论是处理后续还是逃跑,好歹还有个方向。

    归根究底,还是他已经没信心保护好这个家了,所以也不能让女儿继续生活在无忧无虑里。

    将自家和刘家的交易,以及帮着关押了灵龙教教徒的事情告诉洪雅璇后,仿佛老了好几岁的洪魏涛说道:“爹也是一步错,步步错啊,将洪家置于如此险境,我之过也。”

    看着平日里威风八面,谁见到都要低头的爹突然变的如此“苍老”,洪雅璇心疼的上前抱了抱他。

    “爹,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们。”

    “唉。”叹出一口气,洪魏涛揉了揉洪雅璇的头发,又看着两个儿子道:“这次若不是又高人护着我们,我们洪家恐遭大难啊。”

    “高人!?”洪定风和洪荣轩同时一愣,不知道是哪位高人能在这种大事里护住他们洪家。

    而洪雅璇则是心头一颤,心中若有所悟。

    “是啊。”洪魏涛点点头,“虽然你们俩对那些囚犯的态度很好,但我们毕竟是囚禁了人家,按理来说,那殷教主就算不是勃然大怒,也绝不会让我们好过,但没想到他不仅没有过多的为难我,而且在四方宗宗主亲自到来时,还替我说了好话,免除了我们洪家的一场滔天之灾。”

    洪定风听完心里一惊,问道:“四方宗已经知道我们偷偷扣下钱粮和*资源之事了?”

    “是啊,若是爹不将这事说清楚,岂不就真成了那刘明远的帮凶,故意和他灵龙教做对吗。”

    洪定风听完了然的点点头,“那殷教主竟有这么大的面子?可以让四方宗不追究此事?”

    洪定风点点头,说道:“四方宗当然不是完全不追究,只是给了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不过就算只是这样一个机会也已经是万分难得了,所以我才说定是有高人在护着我们,不然那殷教主怎么会帮我们至此。”

    “那殷江红可是玄宗级的强者……什么人能让他如此卖面子?”洪定风万分惊讶的说道。

    他实在想不通是怎样的面子能让一位玄宗级强者不仅没有过多怪罪他们,甚至还帮了他们一把,他们洪家……除了四方宗外,还有这样的靠山吗?

    洪魏涛也是很感慨的点点头,“是啊,我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位高人救了我洪家,但他的确给了我们洪家一个绝处逢生的机会,不仅免除了这次的巨大危机,甚至连刘家那边的巨大隐患都一并除去了,可以说是重获新生。”

    洪荣轩听完不禁挠了挠头,忍不住问道:“可是爹……连您都不知道的话,那位高人又为何要这样帮我洪家呢?”

    “唉,我若是知道,早就登门拜访去了,但我实在不知识怎么回事,只能说天佑我洪家了。”

    而在洪魏涛和两个儿子对话时,洪雅璇的心中早已是惊涛骇浪。

    是他!一定是他!也只能是他!

    从头到尾,洪雅璇只将这件事告诉过林煜那位大哥,既然连爹都不直到究竟是何人护住了他们洪家,那就只有那个人能坐到了。

    虽然在他瞬息间就杀掉一个大玄师时洪雅璇就就知道他一定是个不得了的人物,但没想到他竟能请动一名玄宗出手!

    他究竟是什么人!?

    想到这,洪雅璇为自己下午时还责怪过那人为洪家带来如此大祸感到羞愧,决定出去后打自己两巴掌,再给人家立个牌位好好拜拜,以感谢他的大恩。

    可一想到立牌位,洪雅璇愣住了。

    因为她直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人究竟叫什么名字。

    明天……明天我一定要问到他的名字!

    “小雅?小雅?”

    “啊!?”感觉到身子一顿摇晃的洪雅璇回过神来,看着爹担忧的表情问道:“怎么了?”

    “我还想问你怎么了呢,怎么突然不说话?是不是吓到了?”

    “嗯……的确吓到了。”洪雅璇点点头,“爹……那我们以后好好过日子好不好,我不买新衣服了,也不要*了,我只希望我们家可以好好的。”

    听着女儿暖心的话,洪魏涛很是感动,将女儿拥入怀中道:“好……爹再也不做有风险的事情了,以后踏踏实实过日子。”

    “爹,那……我们要不要想办法查一查恩人到底是谁?”洪荣轩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了。”洪魏涛摆摆手,“若是那位高人想要我们知道他,自然会露面,若是他不想让我们知道他,我们就不要做多余的事情了,不然反而容易弄巧成拙,懂吗?”首发.. ..

    “是,孩儿明白了。”洪定风和洪荣轩同时拱手道。

    而在洪魏涛怀中的洪雅璇则是也在心里暗暗发誓。

    没有他的允许,以后绝不向任何人提起他,但……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谁啊。

    第二天申时,提着一个篮子的洪雅璇来到了凉亭外,心情无比忐忑的她迟迟不敢走进去。

    我昨天没来他会不会生气啊……

    他这么大本事的人……一定猜到我在心里说过他坏话了吧。

    可我也不是故意的啊……谁让他什么都没告诉我。

    大不了……他想要我怎么赔礼,我就怎么赔礼就是了。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拿出一支平时舍不得用的点口脂抹了抹嘴唇,洪雅璇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凉亭中。

    “哦,你来啦。”坐在圆桌前的骆闻舟看着洪雅璇笑道。

    看到骆闻舟,洪雅璇直接就鞠躬道:“对不起,我昨天没有来,我……”

    “不用道歉,我大哥早就料到了,不过他说今天你肯定会来,所以让我等着。”

    悄悄地抬起头,洪雅璇观察了一下凉亭周围道:“你……哦不,您那位大哥,今天没来吗?”

    “嗯,事情既然已解决,我大哥也不喜欢逗留在同一个地方太久。”

    “啊!?”洪雅璇惊呼一声,“他离开镇子了吗?”

    “嗯。”骆闻舟点点头。

    “可……可是我还没跟他道谢呢。”

    “大哥让我转达你,他帮你并不是为了你,让你不用多虑,如果你真的想谢谢他,那就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这事就行了。”

    “我发誓!我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也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

    “好,那我就先走一步,告辞。”

    “等等!”洪雅璇喊道。

    “还有事吗?”骆闻舟回头问道。

    “我做了些桂花糕,请你转送给他可以吗?”

    “不必了,我近些时日恐怕也遇不到我大哥,怕是没法帮你转送了。”

    骆闻舟刚说完,就看到洪雅璇“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我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他,就算他说他不是为了帮我,他也救了我一家人的性命,这盒桂花糕您就收着吧,请您帮我转达我的谢意就好了。”

    “这……”

    看着洪雅璇跪倒在地,双手奉上食盒的样子,骆闻舟叹口气道:“好吧,我会替你转达的。”

    “谢谢,谢谢您。”

    等到骆闻舟走远,洪雅璇缓缓站起身,看着天空暗暗发誓。

    虽然我现在还什么都做不了,但我一定要努力,争取在将来的某一天能帮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