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原来是在等你

第一百七十五章 原来是在等你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七十五章 原来是在等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这次江北然拿给叶凡的是高级货,六品的碧藕丹对于灼烧性伤害有着很好的治愈效果,蛊雕吃下去后没多久胸口被孟思佩赤练紫焰打出来的伤就恢复了许多。

    听从仙人的指示,叶凡又接过一瓶芝草膏给蛊雕涂抹起了胸前的伤口。

    涂抹期间,叶凡听着蛊雕不停的朝着仙人“叽叽喳喳”的一顿叫,仙人就只是偶尔回上两句。

    ‘不愧是仙人,竟然还能与异兽说话。’

    就在叶凡满心都被对仙人的崇拜填满时,江北然走过来对叶凡说道:“你在此好生照看这蛊雕,等到它伤愈后再离开。”

    “是!”叶凡站直身体回答道。

    叶凡说罢就发现仙人已经转身离开,慢慢走远了。

    而蛊雕则是不停的喊道:“你别走啊!喂!回来!你走了我就吃了他!喂!快回来!我还有话要跟你说呢!”

    但看到看到江北然逐渐走远,蛊雕只好将视线转到了叶凡脸上问道:“你是他孩子吗,快把你爹叫回来,我有话要跟他说,快点!不然我吃了你!”

    而这些话听在叶凡耳朵里,自然是“哑哑!哑哑哑哑……”的叫声。

    看着蛊雕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叶凡指了指自己,又一顿摆手道:“我听不懂……”

    蛊雕又吓了叶凡两句后,也发现他不会异兽语,只好扑腾了两下翅膀,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叶凡也不知道它为什么生气,只知道仙人给他的任务是将这蛊雕治好,于是便继续在蛊雕的胸口上涂抹芝草膏。

    至于江北然,在刚才友好的交涉里,蛊雕已经同意分半块启灵矿给它。

    得到想要的东西,江北然也就不多做停留。

    在他的分析中,如果他没出现的话,那只蛊雕肯定会被那女玄皇和叶凡联手杀死,也就是说原本应该是人还在,雕没了。

    现在江北然将雕留给叶凡既算是一种补偿,也算是一种“修补”。

    没办法,这个世界的天道有点邪门,江北然有些担心自己过多修改叶凡这个位面之子该有的待遇,虽然现在系统是没提醒他有什么问题,但就怕这玩意儿是攒着,到时候一起爆发就麻烦了。

    再说主角这主角光环也让江北然觉得齁的慌,实在太硬了,现在是好处的剧情,他蹭一蹭感觉还挺舒服。

    但万一以后遇上坏处的剧情也这么硬,直接玄宗,玄尊砸脸怎么办?那他岂不是就成了替主角挡灾的老爷爷?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江北然决定以后还是少干预叶凡的成长,让这孩子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去。

    很快,一旬的时间过去了。

    这一日,叶凡摸着蛊雕胸前新长出来的羽毛道:“看来你差不多已经好了。”

    按照仙人所言,等蛊雕恢复之日,他也该离去了,他这么无故消失十天,估计家里人该等急了。

    扑腾着翅膀叫了两声,蛊雕还尝试着与叶凡进行沟通,想要问问他爹究竟去哪了。

    而就在叶凡也尝试着用肢体语言再次表示自己真的听不懂时,一个身影突然落到了他们面前。

    “哑!!!”

    一看到来人,蛊雕猛地扑腾着翅膀站了起来,将叶凡护在了身后,但想了想又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

    “啊……是孟副宗主。”

    和那日见到时披头散发的孟副宗主不同,今天的孟思佩妆容很正,三千烦恼丝被绾成盘丝髻,上面插着一只雕工精美的木簪做装饰,用炭黑色描出的柳叶眉更衬出皮肤白皙细腻,施以粉色的胭脂让皮肤显得白里透红,娇俏可人。

    朝着那蛊雕盈盈一拜,孟思佩算是对上次袭击它的事情做出了道歉。

    蛊雕见这恶婆娘这次似乎不是来抢它宝物的,又想起那日她似乎被教训的挺惨,心里一下就有了明悟。

    误会解除,孟思佩看向被蛊雕护在身后的叶凡说道:“请问你是……?”

    叶凡犹豫了片刻,摇头道:“请恕我不能说。”

    “那……能告诉我你为何此地吗?”孟思佩又问道。

    “我……我是误闯进来。”

    孟思佩一听,越发确定这孩子跟那位高人一定有关系。更新最快../ ../

    ‘是他的徒弟吗……’

    做出这个猜测后孟思佩并不打算强人所难,从腰间取下一块玉牌递向叶凡到:“本座……哦不,我是四方宗的副宗主孟思佩,这是我的信物,在澜州地界上应该能帮到你一些忙。”

    “这太贵重了……我可不能收。”叶凡连忙摆手道。

    孟思佩摇摇头:“不用觉得贵重,我之所以将它送给你……”

    说话间,孟思佩脑中闪过了那个背对着他的高大身影。

    如今她想要再找到那位高人恐怕很难,但如果能和他的这个弟子打好关系,说不定以后就有机会再见到那位高人了。

    看着突然呆滞住的孟思佩,叶凡小心翼翼的问道:“孟副宗主?”

    “哦!”回过神来的孟思佩俏脸微红,继续说道:“总之希望你能手下它,即使你不用,也当做一个小小的纪念。”

    “无功不受禄,这个我真不……”

    叶凡话刚说到一半,孟思佩突然将玉牌塞进了叶凡的怀里,然后便以玄皇的速度迅速消失了。

    “哎!?孟副宗主?孟副宗主!?”

    喊完两声,叶凡叹了口气,伸手将怀里那块玉牌给掏了出来。

    ‘这算不算给仙人添麻烦了呀……’

    纠结了半天,叶凡还是决定先收下这块玉牌,反正他一直不用便是,等到下次见到仙人时再将此事告诉他。

    集源镇上,骆闻舟正在一处凉亭中研磨药粉,旁边是洪家丫鬟秦翠蓉正帮着将磨好的药粉用桑皮纸包好。

    又包好一包药粉,秦翠蓉羞答答的看了眼骆闻舟一眼,发现他头上有汗渗出,便掏出绣帕小心翼翼的给他擦了擦。

    感觉到秦翠蓉温柔的擦拭,骆闻舟微笑着说道:“翠蓉,一直在你胸口跳动的是什么吗?”

    秦翠蓉有些不明白骆郎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还是回答道:“是……心?”

    “嗯,那你知不知道人有几颗心呢?”

    “我听张大夫说过,人就只有一颗心。”

    “嗯,大多数人是这样,但我只有半颗。”

    “啊?”秦翠蓉捂着小嘴惊呼一声,“这是为何?”

    “因为在遇到你时,我的另外半颗心就到你身上去了。”

    “哎呀~你讨厌!”秦翠蓉轻锤了骆闻舟一下喊道。

    就在秦翠蓉满心幸福时,远处一个声音喊道。

    “死丫头!我就知道你又在这!整天往外跑,你就不怕张管家扣你工钱!?”

    听到自家小姐的声音,秦翠蓉连忙小跑出凉亭外鞠躬道:“小姐,翠蓉知错了,请小姐开恩。”

    骆闻舟对于这一幕已经见怪不怪了,便接着磨自己的药。

    “你呀!”洪雅璇用食指用力戳了一下秦翠蓉的额头:“你知不知道那家伙还和叶家的秋琪和邵家的冬葵也卿卿我我的啊。”

    “奴……奴家知道。”秦翠蓉低着头回答道。

    “你!你这死丫头真是气死我了!这么多人想攀我上我洪家丫头都攀不上呢,你倒好!还倒贴!”

    “可骆郎……哦不,骆先生和那些人也不一样呀,不是连老爷都夸赞他练的药好用吗?”

    “呀!我还说不得他了是吧,看你那护情郎的样子!我看你很快就要不把我这小姐当回事了。”

    “怎么会呢!小姐在我心里也很重要的。”

    “懒得说你。”又戳了一下秦翠蓉的额头,洪雅璇走进了凉亭。

    “洪小姐找小生有事?”骆闻舟抬头看向洪雅璇问道。

    “嗯……有事。”洪雅璇说完转动着眼珠四处瞧了瞧,“你大哥……又不在吗?”

    “嗯,有什么事跟我说就好。”骆闻舟点头道。

    “但……这件事有点大,我想见到你大哥再说。”

    “洪小姐是不放心我?”

    “也不是……”洪雅璇说完猛地一跺脚:“哎呀!反正我就是要见你大哥!”

    说完感觉这句话有点歧义,又连忙改口道:“不对,是这件事一定要找你大哥商量!”

    见洪雅璇这次的确很是坚持,骆闻舟便道:“既如此,那小生晚些替你转告。”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明日我来这等你给我答复。”

    “好。”骆闻舟点点头。

    走出亭外,洪雅璇看向秦翠蓉道:“还不快走!张管家正到处找你呢。”

    “啊!?”秦翠蓉听完惊呼一声,但马上又露出了十分不舍的表情。

    “明天又不是见不到了,快走,快走!”洪雅璇拉着秦翠蓉说道。

    被拖走的秦翠蓉只好朝着凉亭里的骆闻舟使劲挥手,并约好了明天见面的时间。

    等到两人彻底消失,骆闻舟收拾好研钵和包好的药,朝着镇外走去。

    因为之前的小坡被江北然一拳给轰没了,所以现在他们的驻扎点换到了一处小河旁。

    轻车熟路的来到帐篷边,骆闻舟看着正在钓鱼的江北然行礼喊道:“*。”

    “有事?”江北然背对着骆闻舟问道。

    “是的,洪家的洪雅璇说要要事找您,而且一定要见了您才肯说?”

    江北然刚要开口,就看到两条选项跳了出来。

    选项一:让骆闻舟拒绝洪雅璇。完成奖励:孤风真卷(地级下品)

    选项二:答应此事。完成奖励:随机基本属性点+1

    ‘嗯?原来是她?’

    看到这个地级下品的奖励,江北然顿时明白系统要他继续留在集源镇很大概率不是为了护着叶凡,而是为了这件事。

    ‘嘶……还好我收手的快,不然就在老爷爷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因为之前系统就跳出过给叶凡当*是天级的选项,如果他没有及时离开,很有可能在一条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然后触发一个最低可能都是玄级的选项。

    松了口气,江北然选择了二,回答道:“知道了,明日我和你一起去见她。”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精神+1

    听到*竟然应允了此事,骆闻舟心中有些惊讶,但还是立即拱手道:“是。”

    第二天巳时,洪雅璇抱着有些忐忑的心情出了洪府,扭头看到满脸都是幸福笑容的秦翠蓉就气不打一处来。

    “真是个小赔钱货!看给你乐的!”

    “嘿嘿~”秦翠蓉也不害臊,就一阵傻乐。

    叹口气,洪雅璇带着秦翠蓉走到了凉亭。

    ‘咦……正在和骆郎对弈那人是谁?

    来到凉亭时,秦翠蓉发现正有一风度翩翩的男子坐在骆郎对面与他对弈,这是骆郎第一次带人来到这凉亭,她也可以确定自己从未在这集源镇上见过那人。

    “小……”

    就在秦翠蓉扭头准备问问小姐认不是认识那男子时,就发现小姐的表情十分复杂,好像既期待,又害怕,神色转换不停。

    “小姐?你怎么了?”秦翠蓉有些担心的问道。

    “哦……没事。”洪雅璇摆摆手,接着深呼吸了一口气,走入了亭中。

    不等洪雅璇开口,刚落下一子的江北然就先说到:“胆子很大嘛,竟然敢主动找我。”

    “我……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为……为什么不敢找你。”

    洪雅璇的声音有些颤抖,江北然上次如杀鸡一般杀掉大玄师的一幕还深深的留在她记忆里,还有他那一声声仿佛恐吓一般的话语也让她想起来就觉得身体一阵颤抖。

    就在秦翠蓉扭头准备问问小姐认不是认识那男子时,就发现小姐的表情十分复杂,好像既期待,又害怕,神色转换不停。

    “小姐?你怎么了?”秦翠蓉有些担心的问道。

    “哦……没事。”洪雅璇摆摆手,接着深呼吸了一口气,走入了亭中。

    不等洪雅璇开口,刚落下一子的江北然就先说到:“胆子很大嘛,竟然敢主动找我。”

    “我……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为……为什么不敢找你。”

    洪雅璇的声音有些颤抖,江北然上次如杀鸡一般杀掉大玄师的一幕还深深的留在她记忆里,还有他那一声声仿佛恐吓一般的话语也让她想起来就觉得身体一阵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