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六十二章 你欠我一条命

第一百六十二章 你欠我一条命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六十二章 你欠我一条命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我说你不是什么蓝炎使吗?就知道这么点内幕?”

    一连问了数个问题,眼前这秃头都只会摇头,一个劲重复着他们办事从来不问缘由,上头给他们什么指示,他们就做什么。

    “前辈!小人是真的不知道啊,我们办事从来都不问……”

    “够了!复读机啊你!”

    虽然不懂复读机是什么意思,但屠江还是立马低头认错,同时眼睛忍不住的向窗外瞟了一眼。

    “别看了,在想那个疤脸为什么还没把救兵搬来是吧?不用等了,等不到的。”

    屠江听完浑身一颤,为了防止洪家直接找四方宗的高手来,他也是做了好几收准备,江北然口中那疤脸和他同为蓝焰使,主修藏身之术,再配合上他擅长的阵法,一般玄灵都很难发现他。

    “前辈已经杀了他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你可以问我问题了?”江北然瞪着屠江问道。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

    屠江心里虽然是万分的憋屈,愤怒的火焰也在不停炙烤着他的理智。

    他很想放手一搏,和眼前这人拼了,但他不敢,而且这份不敢并不是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人比他强太多,而是他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人多强。

    从他出现到现在,他没有散发出过一点玄气,仅仅只凭着肉体强度就能完全压制住他,这份实力强的屠江简直想骂人。

    ‘这她妈是哪家玄王在培养自己弟弟被我撞上了?这倒的是哪门子血霉?’

    见实在是问不出什么实质性的事情,江北然指着那些被拴住的女人问道:“她们是怎么回事?”

    屠江一顿摇头,说道:“这寨子是我们抢来的,这些女人原本就在这,和我们没关系。”

    “是吗?”江北然说完走到一个抱着石柱瑟瑟发抖的女人面前露出一抹微笑问道:“他说的是真的吗?”

    但女人却只是惊恐的瞪大眼睛,嘴巴张了数次,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

    顺着女人惊恐的视线,江北然发现屠江正恶狠狠的瞪着他。

    于是江北然了然一笑,直接来到屠江面前抠下了他的两颗眼珠。

    “啊!!!”剧烈的疼痛让屠江疯狂的嘶嚎起来,一双手捂住眼睛不停打滚。

    江北然甩了甩手指上的血,说道:“看来你还是有胆子说谎嘛,来,刚才的问题我们再来一遍。”

    “疯子!你这个疯子!有种你就杀了老子!来啊!!!”

    精神完全崩溃了的屠江站起来后浑身冒出了青色的火焰,这是苍炎教的高级*,青元冥火,他已练至大成,青炎散发出来的高温让周围的空气都扭曲了起来,感觉到自己头发都要烧起来的女人们连连往后狂退,躲到了石柱后面。更新最快../ ../

    同样感受到这股热量的洪雅璇也止不住的喘起粗气来,甚至她看到那大玄师脚下的地面都开始融化了。

    ‘这就是大玄师的力量吗……好可怕。’

    然后下一秒,洪雅璇只觉得自己眼睛一花,刚才还气势惊人的大玄师就已经缓缓倒在了地上,而将他击倒的人自然是林煜的那位大哥。

    “咕嘟……”洪雅璇咽了口口水,根本想象不出林煜的那位大哥到底有多强。

    拍死了屠江,江北然甩甩手看向彭星说道:“看,这就是说假话的下场,你应该不想这样吧?”

    已经完全感觉不到屠江气息的彭星一顿摇头,“我什么都说,我什么都说,求您绕我一命。”

    “那些女人是怎么回事?”

    “都是我们从附近村子里抓来的,还有几个是想来救他们的女修,还有两个是旁边长河镇儒林郎的女儿。”

    “好,那我们继续回到刚才的问题,你们到底要抓洪家的人做什么?”

    “我们真的只是奉命行事……”看到江北然眼睛一瞪,彭星连忙说道:“我……我,我想到了,肯定是我们教主准备对付四方宗,所以想要先拿洪家开刀,对,就是这样,我们教和满月教有合作,最近正……”

    听着彭星一连串的吐出一大段话,但江北然却是迟迟等不到系统跳选项。

    知道这彭星大概率是为了活命所以在胡诌,要么就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

    于是当彭星还在努力的描述时,江北然突然起身一掌拍在了他的额头上。

    随着彭星瘫软的倒在地上,江北然转身朝着洪雅璇走了过去。

    “砰!”

    江北然一拳打在了洪雅璇旁边的墙壁上。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洪雅璇尖角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我是好人!我经常给门口阿婆汤饼吃的,我还给二蛋买过糖人,我……我……我还给野猫喂过奶,不,不是我的奶,是……是……李婆给我的羊奶。”

    看到连杀两个人的江北然走到自己面前,洪雅璇害怕到了极点,求生欲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了出来。

    “闭嘴。”江北然瞪着洪雅璇说道。

    瞬间,洪雅璇便紧紧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现在开始,我问你答,知道了吗?”

    既然之前的选项上,明示了这个自己以后肯定会和这个洪雅璇扯上关系,那不如趁早*完,以后用起来也方便一些。

    听到江北然的问题,洪雅璇一个劲点头。

    “姓名。”

    “洪雅璇,洪是洪福齐天的洪,雅是温文尔雅的雅,璇是璇霄丹阙的璇。”

    “几岁。”

    “刚入豆蔻……”

    “家中有几口人。”

    “十五……不对,我……我数数……”

    就这样一问一答了十几个问题,江北然算着差不多了,便说道:“今天你这条命,是我就的。”

    “是。”洪雅璇用力的一点头:“小女子感激不尽。”

    “好,记住这一点,以后我要你做事时,你若敢有半分推脱,我就把你的命要回来。”

    “是!小女子莫敢不从。”

    “听好,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别把今天看到的一切说出去,我会一直盯着你的。”

    “是,我知道了。”

    “另外把那些女孩安顿一下。”江北然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后面那些女人说道。

    洪雅璇听完有些诧异,但还是立马点头道:“好。”

    “记住,我会一直盯着你的。”

    江北然说完站起身,走到骆闻舟旁边拍了拍他道:“恢复好了没。”

    骆闻舟立即睁开眼,回答道:“好了。”

    “去把那个被你打飞的杀了,然后把尸体处理一下。”

    “是。”

    骆闻舟说完站起身抽出腰间佩剑走到了那个彭青旁边一剑刺下。

    “那么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别再让我失望了。”

    “是,请大哥放心。“骆闻舟转身对江北然拱手道。

    等到江北然消失在门口,洪雅璇一直悬着的心才终于完全落了下来,她刚才是真的好怕那个人顺手把自己也杀了。

    将彭青的尸体的尸体拖到屠江旁边,骆闻舟顺手从乾坤戒中拿出一颗聚元丹递给洪雅璇道:“吃吧,对你恢复有好处。”

    “谢……谢谢。”接过丹药吞下肚,洪雅璇很快便感觉到胸口好受了很多,就连呼吸也跟着顺畅了起来。

    终于能站起身的洪雅璇朝着骆闻舟鞠了一躬道:“对不起啊……差点就害的你把命丢了,都怪我。”

    骆闻舟听完摇摇头:“没关系,会变成这样我也有责任。”

    接着洪雅璇抬起头到处看了看,才又鞠了一躬道:“另外请替我向你大哥也说一声谢谢,刚才我太害怕了……所以忘了说了。”

    “嗯,我会告诉他的。”

    “你大哥……究竟是哪位大人物啊?连大玄师都不是他对手,还这么年轻,是不是……”

    洪雅璇话说到一半,就看到骆闻舟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嘘,你如果还想活命的话,就别再问这些。”

    洪雅璇听完看了眼地上三具冷冰冰的尸体,连忙一个劲点头道:“我不问了,我再也不问了。”说完还双手合十朝着周围一顿鞠躬道:“您大人有大量,绕过我这一次,我再也不问了,再也不问了。”

    看着洪雅璇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刚见到他时的趾高气昂,骆闻舟忍不住在心里感慨道:‘不愧是*……恐怕以后*说一,这个洪雅璇绝不敢说二。’

    ‘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已经彻底被*掌控了……好高明的手段。’

    感慨完,骆闻舟看向那些神情依旧紧张的女子对洪雅璇道:“别拜了,先做正事。”

    “好的,来了,来了。”

    ……

    第二天午时,差不多将后续事情都处理完的骆闻舟回到了小山坡上,朝着正在熬汤的江北然拱手道:“*,我回来了。”

    抬头看了骆闻舟一样,江北然问道:“那个疤脸的尸体也处理了吗?”

    “处理了。”骆闻舟点头。

    “嗯,还算没笨到家。”

    听到这句话,在后面洗菜的吴清策耳朵不禁一竖,因为平时这句“还算没笨到家”一般都是说给他的。

    “看来笨的也不止我一个嘛。”

    顿时感觉自己找到知音的吴清策决定晚点一定要和骆闻舟交流一下,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师兄说他笨。

    “*……”

    “怎么了?”江北然问道。

    “这是我写的检讨书,请您过目。”骆闻舟拿出一叠纸递向江北然。

    伸出手接过,江北然点点头道:“好,我会看的。”

    又朝着江北然鞠了一躬,骆闻舟说道:“多谢*这次出手相救,徒儿以后一定不会再犯这么愚蠢的错误了。”

    江北然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说道:“去休息会儿吧,等会儿吃饭了。”

    “是。”骆闻舟说完走进了帐篷。

    看着师兄满意的神色,正在切菜的吴清策点了点头。

    ‘写检讨书……原来还有这招,学到了。’

    半个时辰后,顾清欢,吴清策和骆闻舟三人一起坐到了饭桌上。

    顾清欢是早上回来的,从他的汇报中,江北然对集源镇又有了新的认知,同时顾清欢也已经按照他的吩咐在集源镇上建立起了自己的人脉。

    拿起筷子敲了敲,江北然看着三人道:“吃吧。”

    “是。”

    三人同时回应一声,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江北然今天做的是清水羊肉,一锅咕嘟咕嘟的汪汪白汤,玉一般的羊脂白热闹翻腾。

    吸了一口羊肉汤的香味,吴清策举起筷子在“云雾”里拨开又暖又香的黄豆黄,羊肉已经煮透了,闷烂了,是抿一口就会融化在嘴里的美味。

    再舀一口汤放入口中,吴清策露出了抑不住的笑容。

    汤水甜却不腥膻,清清爽爽,口舌生香,一口下肚就感觉身体暖暖的,非常满足。

    夹起碗中的一小块羊肉放入蘸碟中,等羊肉被师兄制作的酱料裹匀,放入嘴中各种味道一起迸发,真的是好吃到连舌头都能吞下去。

    将羊肉吞下,吴清策闭着眼咂了咂嘴道:“师兄,您这酱料里有八角、茴香、藤……”

    “你还是跟平时一样说好吃就行了,一共六种料,你已经说错三个了。”

    “呃……”拍马屁失败的吴清策挠挠头,又喝了一口汤道:“好喝!真好喝!”

    笑着摇摇头,江北然不禁想起了孔芊芊那舌头。

    ‘仔细想想,她能每次都把所有香料都才出来,也算是一种本事啊。’

    等到一桌子菜都被一扫而空,江北然放下筷子看向吴清策说道:“明天你可以去叶家了。”

    “是。”吴清策点点头。

    因为他们是坐着云来的,正常不会这么快,所以江北然让吴清策等两天再去叶家,如今算算日子,也是差不多了。

    接着江北然又看向顾清欢道:“清欢,你务必带着闻舟在一旬的时间里在集源镇闯出名气来”

    “是。”吴清策点点头。

    因为他们是坐着云来的,正常不会这么快,所以江北然让吴清策等两天再去叶家,如今算算日子,也是差不多了。

    接着江北然又看向顾清欢道:“清欢,你务必带着闻舟在一旬的时间里在集源镇闯出名气来”子,也是差不多了。

    接着江北然又看向顾清欢道:“清欢,你务必带着闻舟在一旬的时间里在集源镇闯出名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