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身躯凛凛,相貌堂堂

第一百五十五章 身躯凛凛,相貌堂堂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五十五章 身躯凛凛,相貌堂堂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将看过的纸团扔进要鼎炉下烧掉,骆闻舟顺手从乾坤戒中拿出纸笔来写下了几行字,塞入竹筒放到了瑛蜂鸟的羽毛中,完事再拿出一块奎蟒肉扔给它。

    “!”

    叼住奎蟒肉的瑛蜂鸟明显有些嫌弃,但在不满的叫了一声后还是将肉吞下。

    “下次我会准备些好肉的,快把信给*送去吧。”

    “~”瑛蜂鸟这才有些满意的点点头,振翅高飞。

    伸了个懒腰,骆闻舟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装后走出了炼丹房。

    “骆大夫,您今天这么早就练完丹了呀?”

    院子中,一位穿着紫花布直领对襟的妙龄少女看着骆闻舟惊讶说道。

    骆闻舟闻言微微一笑:“巧巧,这件衣服很适合你。”

    被夸的巧巧脸一红,慢慢走到骆闻舟转了一圈道:“是我姥姥刚给我做的,你是第二个看我穿这件衣服的人,漂亮吗?”

    轻轻耸动了一下鼻子,骆闻舟说道:“当然漂亮,往我这走两步,我觉得连风都甜了一点。”

    “哎呀你讨厌!”巧巧轻轻用小拳头锤了骆闻舟一下娇嗔道。

    一把抓住巧巧的手,骆闻舟小声在她耳边道:“我可能要出去一段时间,这济世堂就靠你打理了。”

    “啊?”巧巧惊呼一声,“骆大夫你要走了吗?”

    看着巧巧惊慌的小脸,骆闻舟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道:“我只是暂时离开一阵而已,会回来的。”

    “可是……我,我舍不得你。”巧巧说完将头埋进了骆闻舟的胸膛,用力蹭了两下后巧巧抬起头看头深情看着骆闻舟问道:“骆郎……你离开后会忘了我吗?”

    骆闻舟摇摇头,回以更加深情的眼神道:“当然不会,即使山河相隔,我也仍会为你心动。”

    “骆郎……”一张脸已经通红的巧巧缓缓闭上了眼睛。

    而就在骆闻舟准备吻下去时,一道人影突然冲进了院子。

    “骆大夫,你看我给你带……”

    看到和自己姐姐相拥着的骆大夫,拿着一篮草药的许芸低头道:“对不起,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

    但骆闻舟却是抬起右手,露出另一边胸膛道;“不,你来的正是时候。”

    徐芸先是看了眼姐姐,见姐姐没有什么反应,然后才羞答答的靠进了骆闻舟的另一半怀里。

    在将自己要出远门的事情告诉徐芸之后,骆闻舟在两人额头上各自亲吻了一下说道:“以防万一,临走前我最后再给你们检查一次身体吧。”

    两姐妹听完俏脸一红,但都低头默认了。

    ……

    另一边,江北然回到了后山,仍在对练的吴清策和顾清欢立即停手行礼。

    “师兄。”

    江北然点点头说道:“先别练了,准备跟我去一趟澜州,你们下各自回堂跟执堂告个假。”

    “澜州?”吴清策听完一愣,但还是马上跟顾清欢一样应了声“是。”

    “嗯,去吧,明天午时在这集合。”

    “是,师兄。”

    两人行完礼一起朝着山下走去。

    虽然江北然也想多准备一段时间再去澜州,奈何那叶凡已经得到了退婚b,接下来一段时间修为必然突飞猛进,万一他一个奇遇跑到了深山老林里,到时候找不到就麻烦了。

    回小屋稍微收拾了一点东西,江北然下山来到了汀兰水榭。

    “小北然~”

    江北然刚进院门,听到动静的施凤兰就立即冲了出来。

    “今天我们玩什么呀~”不停在江北然身周绕圈的施凤兰问道。

    “堂主想玩什么?”

    “嗯……”沉思片刻,施凤兰回答道:“玩江湖逍遥游吧!我感觉我今天一定能抽到好卡!”

    “好,那就玩江湖逍遥游。”

    就在江北然准备往厅里走时,施凤兰却是一把拉住了他的衣摆:“昨天我做了一个梦。”

    “什么梦?”

    “我梦到一盘口水鸡!好香好香的口水鸡,但是后来它飞走了,我就追啊追,追啊追,追啊追……”

    “行了,别追了,想吃口水鸡是吧,我给你做。”

    “太好啦!”施凤兰高兴的喊道。

    等施凤兰和小朵一起就着口水鸡吃完六大碗米饭,三人便在正厅里开始了今日的“赌局”。

    酉时,于曼文回到了汀兰水榭,并很自然的坐在了三个人旁边。

    见人都到齐了,江北然放下手中的骰子说道:“我要出去一段时间。”

    “哎?”正在发愁该给自己锁链仙子装备哪件武器的施凤兰听完一愣,连忙抬头看向江北然问道:“去哪里?去多久?一个人去吗?要不要我给你一件护身法宝,要不要……”

    “停停停。”江北然伸出手拦住了仿佛机关枪一样吐出一堆问题的施凤兰,回答道:“秘密,但十天半个月的应该回不来。”

    “啊~”施凤兰拖了个长音,但很快又两眼发光道:“要不你带我一起去吧!我肯定能帮上忙的。”

    带上施凤兰这个想法江北然也有过,不过他现在虽然已经相当信任施凤兰,但还没打算把自己的老底都露出来,毕竟她背后那个超级势力实在过于麻烦,招惹上了恐怕甩都甩不掉。

    “不行,都说了是秘密。”

    “唔……”

    施凤兰知道撒娇对江北然没用,甚至还会让他走的更快,所以只能撅起嘴表达自己不开心。

    这时于曼文开口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吗?”

    “没有,今天来就是跟你们说一声。”

    两人对话时,施凤兰突然一溜烟的跑没了影。

    于曼文看着叹了口气,“堂主每天都很期待你过来的。”

    “我知道,但我的确有事。”

    于曼文也拿江北然没什么办法,所以只能换了个话题聊了聊最近蓝心堂和水镜堂之间发生的事。

    在聊到张鹤卿又养了两盆茶花时,刚刚跑开的施凤兰又捧着个盒子跑了回来。

    “这个给你。”施凤兰将盒子递到江北然面前说道。

    “里面是什么?”江北然看着盒子问道。

    “上次我不是答应帮你找一件护身法宝来吗,这里面的就是了。”

    “谢谢。”江北然没气,直接将盒子接过打了开来。

    只见盒子里装的是一件五色长袍。

    将长袍抖开,江北然发现五种颜色均匀的分布在长袍上的每一处。

    看着江北然好奇的样子,施凤兰略带得意的解释道:“这叫五行遁甲,是件黄级中品法宝,要配合着罗盘才能使用。”

    江北然闻言又朝盒子里看了眼,发现果然有个五色罗盘放在里面。

    “接着你只要转动罗盘,就能知道五行遁甲的厉害啦。”

    点点头,江北然捧起罗盘轻轻一推,就看到罗盘中的五个颜色很快就融合到一起,轮盘里的颜色也仿佛争奇斗艳般不停交替着,直到最后红色牢牢占据了罗盘上的颜色,同时罗盘也慢慢停了下来。

    就在罗盘停下来的瞬间,江北然身上的五行遁甲一下变成了红色,胸前还绣着一只张牙舞爪的火麒麟。

    施凤兰适时解释道:“现在你身上的五行遁甲已经转换成火麟袍了,一切携带着炎灵气的招式都伤不到你,当然,如果对方的实力超过你太多就不好说了。”

    “原来如此。”

    这一下,江北然完全明白了五行遁甲的作用。

    ‘全属性魔抗装啊这是。’

    摸了摸身上散发着热度的火麟袍,江北然问道:“所以是罗盘转出来是什么颜色,这袍子就对应哪一行的防御吗?”

    “没错。”施凤兰点头。

    “那我在对付擅长土灵气攻击的对手时,转不到土的颜色怎么办?”

    “继续转。”

    “……”

    “你认真的!?”

    “哎呀,强大的黄级宝物总是会稍微带点缺陷的嘛,这件五行遁甲防御性很强的,你穿了就知道。”

    听完这个,江北然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本来就是人家送给自己的,跳过挑三拣四肯定不好。

    于是江北然关上盒子向施凤兰行礼道:“多谢施堂主。”

    “这是我答应过你的嘛,怎么样,喜欢吗?”

    “喜欢,当然喜欢。”

    “那你回来的时候记得要给我带礼物哦。”

    “好,一定给你带。”

    “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带我一起去。”

    “不行。”

    “唔……”

    “好了,继续往下赌吧,这把赌完我给你们做回锅肉吃。”

    “太棒了!”

    这次是小朵先举起双手喊道,自从尝过江北然的做的菜,她简直比施凤兰都更要期待下一顿能吃到什么美味。

    “好,那我们就快点结束这一局。”江北然说完将自己手中的骰子丢了出去。

    ……

    第二天午时,江北然看着自己已经整装待发的左膀右臂点了点头。

    “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吧?”

    “是的,师兄。”两人齐声回答。

    同样也罢所有事情打点好的江北然点点头道:“好,那我们就出发。”

    说完江北然便从乾坤戒中拿出卷云筒吹出了一朵足以承载三人的云朵,

    “哇……”被云“逼”的往后退了一步的吴清策惊讶道:“师兄,这是你的新法宝吗?”

    跟着江北然这么多年,吴清策还是第一次看到师兄拿出来这样的法宝。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赶紧进云里去。”

    点点头,知道自己多嘴了的吴清策立即钻入了云中。

    ‘哇……好软和,好舒服。’

    云里面的空间和吴清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整个人都好像飘起来了一般,非常舒服。

    接下来在升空,前进,落下几个简单的步骤后,坐在云里的吴清策强忍住吐意,整个人都有点焉了。

    顾清欢虽然强撑着没有乱动,但痛苦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

    ‘这两个人怎么还晕云了呢?

    不过江北然仔细一想便明白了,这云以极快的速度移动时压力大的连他都有点吃不消,就更别说后面的俩小弟了,没直接把早饭吐出来都算是他们忍功了得。’

    拿出两颗清心丹让两人服下。

    吃下清心丸,吴清策那生无可恋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一些,顾清欢那差点就要皱到一起的眉毛也终于是松了开来。推荐阅读../../

    “好点没?”

    “已经好多了。”吴清策拱手道。

    “多谢师兄。”顾清欢也吐出一口气说道。

    “那就跟我出去吧。”

    为了避免迟到,骆闻舟巳时就已经来到了这个和*约好的莲心湖旁等候,如今看到一朵云突然从天而降,顿时有些愣神。

    但他没愣多久,就看到江北然从里面走了出来。

    “弟子拜见师傅。”骆闻舟立即鞠躬行礼道。

    ‘*!?’吴清策和顾清欢听完皆是一愣,他们还真不知道自己师兄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弟子。

    “嗯,来的挺准时嘛。”江北然点点头。

    “*有命,弟子自然不敢怠慢。”

    骆闻舟说完抬起头,看想了*身后的两个人,而在他打量吴清策和顾清欢时,后者也在打量他。

    只见骆闻舟靛蓝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乌黑的头发束起来戴着顶嵌玉小银冠,银冠上的白玉晶莹润泽更加衬托出他的头发的黑亮顺滑,如同绸缎。

    ‘身躯凛凛,长相上也就比我和师兄差了一点,但也足以称得上相貌堂堂。’

    “你们先认识一下吧。”江北然说完走到了一边,好让这三人不那么拘谨。

    刚在心里给骆闻舟打上长相上也就比自己和师兄差了一点评价的吴清策率先伸出手说道:“归心宗吴清策,很高兴认识你。”

    “奇闻宗骆闻舟,我是不是该称您一声师叔?”

    吴清策听完顿了一下,论辈分来说的话,骆闻舟的确应该叫他一声师叔,但他实在接受不了突然多出一个年岁看起了和他差不多,甚至还有可能比他大一点的师侄。

    “你我年岁差着应该不大,而且我和师兄表面上虽为师兄弟关系,但其实也和师徒一样,所以我们平辈而论就好。”

    “好,那我便喊您一声清策师兄。”

    “好,闻舟师弟。”

    接着旁边的顾清欢也开口对骆闻舟说道:“你叫我清欢就好。”

    骆闻舟听完点点头,朝着顾清欢拱手道:“见过清欢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