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师兄怎么没回来(5000字章节)

第一百四十五章 师兄怎么没回来(5000字章节)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四十五章 师兄怎么没回来(5000字章节)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选择了三,江北然看向阿牛说道:“不了,阿牛哥,我们不去镇上。”

    “为什么啊!”沐瑶和孔芊芊同时喊道。

    江北然看了两人一眼说道:“我们是出来办正事的,而不是游山玩水,以最快的速度达到江北才是我们现在该做的事情。”

    沐瑶听完立马喊道:“只是去镇上找个栈歇歇脚而已,有什么关系。”

    “不行。”江北然面无表情的拒绝道。

    两天下来,江北然俨然已经完全成了小队之长,蹭过吃,蹭过喝,蹭过歌的沐瑶也就是象征性抗争了一下就扭过头道:“哼,不去就不去,先说好,我可不是因为听你的话,只是觉得的确应该办正事要紧。”

    孔芊芊虽然是真的很想去玩,但除了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江北然外其他什么都不敢做。

    然而一直望到眼睛发酸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孔芊芊只好继续给世界捏肩去了。

    阿牛见三人的建议得到统一,便笑着拉上帏裳继续赶路。

    ……

    另一边,汀兰水榭中,施凤兰和小朵一起扒在门上看着外面人来人往的街道,但却是怎么等也等不到她们要等的人。

    “你确定小北然他们回来了吗?”施凤兰看向小朵问道。

    小朵用力的点点头:“确定,我刚才是亲眼见到宗主下车才回来禀报的。”

    “那怎么小北然还不来呀。”施凤兰撅起了嘴,小声嘟囔道:“明明说好一回来就来找我玩的,大骗子,跟爹一样。”

    一直到晚上,依然不死心的施凤兰还坐在花园里的小板凳上等着,一旁的小朵正准备劝她先吃点东西,就听到大门被敲响了。

    “我去开!”

    施凤兰说着身形瞬间移动到大门前,将两扇铁门拉开。

    但看着门后的人,施凤兰的表情瞬间从惊喜变回了失落。

    看着施凤兰的“变脸”绝活,于曼文哭笑不得的说道:“干嘛,就这么不想看到我啊。”

    “不是啦,我……”

    “行行行,不用解释,我知道你在等谁。”

    施凤兰听完猛地踢飞了脚边的一颗小石子,“谁等人了,我就坐在门口看看花。”

    于曼文听完轻笑一声,说道:“我刚去议事厅了,宗主特别点名褒奖了几个弟子,其中就有江北然。”

    “所以他还在宗主那边吗?”

    “不是。”于曼文摇摇头,“宗主没说,我后来去找张堂主问了问,他说宗主也只跟他说了江北然要去做点事情,所以会晚点回来。”

    听到江北然原来没有回宗,施凤兰的表情顿时开朗了许多。

    “真是稀奇,他这次竟然没有随大流。”

    “是啊。”于曼文点点头,“我也觉的奇怪呢,这种事他平时明明都是躲着走,怎么这次就被选中了。”

    “那他是去干嘛了啊?”

    “这个张堂主说他也不清楚,只说应该不会太快回来。”

    “啊~”施凤兰拖了个长音,“宗主也真是的,明明都出去这么久了,怎么还使唤人啊,我去说说他去。”

    “哎哎哎。”于曼文连忙拉住施凤兰,“你去找宗主说这事,要是让江北然知道了,恐怕就再也不会过来了。”

    “也是。”施凤兰说完叹了口气。

    看着施凤兰十分失落的样子,于曼文突然想到这事宗主没说,但她可以去问那些参加了少年会的弟子啊,于是她拍了拍施凤兰道:“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来。”

    说完便离开了汀兰水榭。

    此时柳子衿的房间内,方秋瑶和虞家三姐妹都在这里,正商讨着该怎么去找于曼文拜师学艺,刚列出丁计划,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哪位?”柳子衿问道。

    “是我。”

    听到是于曼文的声音,五人一脸懵逼的对视了一眼,脸上满是惊讶。

    ‘这也太巧了。’

    不过惊讶归惊讶,柳子衿还是立即站起身跑过去将门打开。

    “拜见于*。”柳子衿拱手喊道。

    “不必多礼。”

    这时方秋瑶她们也一起跑过来朝着于曼文拱手道:“拜见于*。”

    “哦?你们都在这呢。”

    于曼文看着不禁笑了一声,自从她上次江北然当了一回她们的铁印后,江北然和她们虽然没什么后续了,但这五个人倒是变的形影不离起来。

    “于*您先请进吧。”柳子衿让开路说道。

    “好。”于曼文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今天我来找你们是有些事情想问。”

    “于*尽管问,我们一定知无不言。”

    “我听说这次江北然没有跟你们一起回来?”

    柳子衿等五人听完又是面面相觑了一阵,其实她们也是到车队出发时才知道师兄真的不跟他们一起走的,但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最后柳子衿最为代表点头回答道:“嗯,江师兄他的确没跟我们一起回来。”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坐到方桌旁的于曼文问道。推荐阅读../../

    这个问题仿佛一下戳中了柳子衿她们的兴奋点,一个个抢着说道。

    “于*,师兄这次可出风头了!”

    “在关宗主寿宴那天,突然来了好多魔教中人,那个灵龙教的教主殷江红也晋升到了玄皇!我们本以为会打起来呢。”

    “可谁知道那个殷教主来的目的竟然是要让魔教弟子和我们一起参加少年会,之后……”

    魔教一事于曼文也在议事时听说了,不过宗主和香主都没细说,所以她也不清楚后来具体发生了什么。

    所以看到方秋瑶欲言又止的样子,于曼文忙问道:“之后发生了什么?”

    这是虞归水接上道:“之后我们正派弟子输的极惨……不论是比武还是比文,我们都差那些魔教弟子一筹。”虞归水说完补充道:“香主让我们不要把这事往外细说,所以还请*……”

    “是这样的吗?”于曼文有些惊讶,“我只听宗主说那乱星堂的吴清策夺了比武魁首,还以为……”

    说到这,于曼文明白了,宗主看来又是报喜不报忧了。

    点点头,于曼文说道:“我知道了,后来呢?”

    “后来当魔教弟子连续拿下好几项比试的魁首时,江师兄站了出来!用围棋将魔教里一个极为厉害的弟子击败了,当时大家欢呼了好久呢。”

    ‘江北然!?’

    ‘出风头!?’

    于曼文惊了,感觉这五人口中所说的江北然和她认识的好像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接着其他几个人立即补充道。

    “当时他们师兄可帅了,还和那个魔教的天才沐九日下盲棋。”

    “下的特别快,连裁判长都来不及记。”

    “一开始那个沐九日特别有信心,但没过多久就被师兄下的满头大汗了。”

    轮到虞归淼时,她感觉话好像都被说完了,于是喊道:“对啊,对啊!师兄赢的可威风了呢!”

    紧接着五人又轮流将之后发生的事情描述了一遍,直到说起吴清策和沐瑶的那场比试。

    “当时大家所有人都全神贯注的在看比赛,都努力的为吴师兄鼓劲,可谁知道这时……”虞归沝说到一半时,看了眼姐姐,见到姐姐点头,才继续说道:“谁知道这时一个大玄师境的贼人突然一掌打向姐姐,我们当时根本没反应过来,只有师兄!”

    说到这,虞归沝兴奋的手舞足蹈了起来,还特地拉着虞归水场景重现了一次。

    “当时只听师兄大喊一声‘小心!’,就毫不犹豫的转身将姐姐护在了怀里。”

    被虞归沝抱在怀里的虞归水听到这话时,一张俏脸突然变的通红,脑中顿时浮现出了当时师兄的种种。

    ‘强健的臂弯,厚实的胸膛,还有那坚定的声音……’

    在虞归沝用心演绎时,于曼文的表情已经惊讶到了极点。

    ‘挨了大玄师一掌!?’

    这让于曼文瞬间就联想到了堂主送给她的那件仙羽服。

    看到于曼文似乎十分惊讶,虞归沝顿时来劲了,赶忙继续道:“当时我们都吓坏了,师兄吐出了好多好多血,气息也慢慢消失了,可谁知道就在宗主当场要为师兄报仇时,师兄突然就活了过来!”

    见自己再不说就没机会说了,虞归淼连忙抢过话头继续说道:“后来大家都说,如果不是师兄没死,正派和魔教肯定会大打出手,说不定就结下死仇,所以说是师兄拯救了整个峰州都可以呢。”

    “那江北然中了大玄师一掌没死,就没人觉得奇怪吗?”

    虽然于曼文知道江北然是因为有仙羽服护体所以才会没事,但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也知道这件事,如果把施堂主牵扯进去的话,她就得做些准备说辞了。

    “大家当然觉得很吃惊,不过后来掩月宗的关宗主解释了,说是他因为担心师兄夺下围棋的魁首会引起其他魔教中人的暗算,所以就赐了他一件宝甲,这才保全了师兄的性命。”

    “原来如此……”于曼文缓缓点头。

    但很快她就陷入了沉思,因为她一开始时就非常奇怪江北然为什么会参与这次少年会,这完全不符合他的行事作风。

    结果这次掩月宗上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实在是……有些巧合?

    再加上江北然会问堂主讨要法宝也让她觉得很奇怪,如今却是真的靠这法宝化解了一场巨大的危机,虽然看起来都很顺理成章。

    ‘但是不是太巧了点?’

    ‘这个江北然……果然不是个普通的记名弟子啊。’

    见于*愣住,虞归淼问道:“于*,您是不是也觉得师兄这次很出风头?”

    “嗯……是挺出风头的。”

    师兄的部分聊完,五个人也就没啥兴致继续说后面发生的事了,这时方秋瑶突然双眼一亮,来到于曼文背后帮她捏着肩膀道:“于*,您可真是独具慧眼,在师兄还没出风头的时候就把他带来给我们做铁印了。”

    听到这话,于曼文轻笑着回答道:“我记得你当时还很不乐意呢。”

    方秋瑶听完不禁有些脸红,但很快就讨好道:“那时我还不懂事嘛,现在我已经完全明白*您的苦心了。”

    闭眼享受着方秋瑶的*,于曼文摇头道:“不过独具慧眼的可不是我。”说完于曼文睁开眼瞄了柳子衿一眼。

    ‘对哦。’这时方秋瑶才突然想起,第一个发现师兄的人不就是子衿姐吗。

    柳子衿听完也没搭话,换了个话题道:“于*怎么突然来问这事,是师兄出什么事了吗?”

    “哦,没有。”于曼文摇摇头,“我就是有些奇怪江北然怎么会没回来,现在听你们说完,差不多有些明白了。”

    “哎!?”五张俏脸顿时一起凑到了于曼文面前,“于*知道师兄为什么没跟我们一起回来了吗?”

    “我也就是瞎猜的。”看着五张好奇心满满的脸,于曼文轻叹一声道:“你们想啊,这次为关宗主祝寿去了很多大人物是吧?”

    “嗯嗯。”五女齐齐点头。

    “那江北然作为一个练气境的弟子却如此出风头,肯定会引起其中一些大人物的注意,很可能他们也发现了江北然的特殊之处,也许这会儿正在某个地方秘密培养他呢。”

    “哦~”

    五女同时拖了个长音,觉得于*说的极有道理。

    “所以你们不用担心,他肯定不会有事的。”于曼文说完站起了身,“那你们继续聊吧,我就先走了。”

    但于曼文刚转身,就发现方秋瑶来到了她面前直接跪了下来。

    “秋瑶,你这是作何?”于曼文问道。

    “于*,通过这次的少年会,我们深深感受到了我们的不足,所以我们想要拜于*您为师,好好**。”

    柳子衿她们听完也立即反应了过来,连忙一起跑到于曼文面前跪下道:“求于*收我们为徒。”

    看着五双充满真挚的眼睛,于曼文莞尔一笑,说道:“要我收你们为徒呢,也可以,但你们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才行。”

    ……

    “江公子,前面不远就是江北的地界了,您看我们先去哪个镇子啊?”

    闵牛车上,阿牛掀开帏裳问道。

    江北然略作思考,回答道:“先去绥桐县吧,阿牛哥可认得路?”

    “这江北我还真的不是很熟,我想想啊……”

    见阿牛迟疑,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份地图摊开指着上面说道:“我们现在应该在这个位置,绥桐县在这个位置,再往西北方向走十里路应该就会有一条官道,沿着走就行。”

    “乖乖……”阿牛接过江北然手中的地图,“你们江北的地图画的嫩好看呢?这路也太好认了。”

    听到阿牛这么激动的夸奖地图好看,坐在后面的孔芊芊连忙也跑过来看了眼阿牛手中的地图。

    “哇!这哪里是地图,根本是大师画作啊。”孔芊芊说完便冲着沐瑶一顿招手:“师姐,师姐,快来看,这地图好漂亮。”

    “就是一幅地图嘛,能有多好看。”

    “你来看嘛!真的好好看!”

    “真拿你没办法。”叹了口气,沐瑶缓缓走过来看了一眼那地图。

    看到师姐一下愣住,孔芊芊莫名得意的拉着她裙摆道:“是不是很好看,是不是很好看?”

    “是还不错啦。”沐瑶点点头道。

    “嘿嘿。”憨笑一声,孔芊芊又看向江北然问:“先生,这是您画的吗?”

    “嗯。”江北然点了点头。

    “哇!”孔芊芊的眼神中一下就冒出了两个星星,“先生您还会画画呢!?”

    这一路上孔芊芊已经见证了江北然太多的厉害之处,但没想到竟然还有她没发现的。

    “先生您真是太厉害了,您就收了徒儿吧。”

    孔芊芊说完就要往下跪,却被江北然和沐瑶同时抓住。

    一起发力将她拎起来后沐瑶训斥孔芊芊道:“说了几遍了,你是魔教的人!怎么能拜正派的人为师,而且还是个小弟子!”

    “没关系的,江先生不说,师姐不说,阿牛哥不说不就没人知道了。”说完她确认似的看向阿牛问道:“阿牛哥你不会告诉别人的吧?”

    正在看地图的阿牛笑着回答道:“放心,我不告诉别人。”

    “嘿嘿。”憨憨一笑,孔芊芊看向沐瑶道:“师姐你听,没问题的。”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不告诉别人了,不对!你不许拜他为师!”

    没有理会她们的日常“二人转”,江北然看向阿牛问道:“阿牛哥,现在能认得路了不?”

    “放心,您就瞧好咯。”阿牛说完重新拉上帏裳,专心赶车。

    孔芊芊刚想再求江北然一次,就被沐瑶揪着耳朵坐回去了,只能委屈巴巴的用眼神向江北然不断表达着想要拜师的愿望。

    而江北然则是考虑着调查黄帮的计划。

    江北然会选择先去绥桐县自然不会是没有理由的,之前让清欢调查时,他已经初步掌握了黄帮的势力范围,而这绥桐县就是最偏的一处,在里面驻扎的黄帮成员也不多。

    因为已经知道了黄帮的背景非常不简单,所以江北然也不好让吴清策或者顾清欢去深入调查,不然万一惊动后面那些大人物,自己这左膀右臂怕是就要断掉一只。

    所以最终他还是决定自己来查,反正查到系统连续跳出危险选项他就收手,反正他也没有跟两个巨头立过一定会查到的军令状,查到一些信息足够交代就行了。

    不过好在这一路上他已经差不多驯服了沐瑶,基本上自己只要开口,她都只会象征性的违抗一下而已,但最终都会答应。

    毕竟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这一路上沐瑶可是吃了他不少好吃的,甚至到后来还连吃带拿的,说是要带回去给她大爹也品鉴品鉴。

    ‘希望等会儿到了黄帮的地盘时……她也能这么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