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短暂的安宁

第一百二十四章 短暂的安宁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二十四章 短暂的安宁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关十安在心里松了口气,然后对身后的各宗宗主说道:“各位也去看看自家弟子有没有受伤吧。”

    等其他宗主散去,陆胤龙再次用检测了一遍江北然的身体,发现的确没有什么大碍后对关十安道:“关宗主,我先带他回去休息。”

    关宗主虽有些问题想问,但最终还是点头道:“嗯,去吧,有什么需求尽管跟我说。”

    “好。”

    应完一声,陆胤龙带着江北然一起消失在了擂台上。

    只留下还有些惊魂未定的虞归水还在抽泣。

    “姐姐,没事吧。”

    “有没有伤着?”

    这时虞归沝和虞归淼立马跳上擂台抱住虞归水问道。

    刚才形势一片大乱时,她们只知道姐姐被师兄护住了,但师兄突然的死亡让她们全都愣住了,脑中一片混乱的她们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受这个现实。

    直到现在,那颗悬到嗓子眼的心才终于是落了下来。

    抱着两个妹妹,一颗心还在狂跳的虞归水说道:“没事,多亏师兄护着,我没受伤。”

    “刚才真是吓死我们了。”

    “秋瑶吓晕过去了都。”

    “啊?”虞归水一惊,“秋瑶晕过去了?”

    “嗯,刚才师兄的气息不是消失了吗……秋瑶一下就摔倒在地上了,现在子衿姐正在照顾她。”

    虞归水刚想说些什么,突然感觉到一股视线锁定在了自己身上,回头朝着视线的方向看去,发现是林榆雁师姐。

    这次林榆雁师姐在书法比赛上大放异彩,可惜最后决赛时输给了那个沐九日,大家都觉得非常可惜。

    见虞归水向自己看来,林榆雁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刚才江北然气息消失时,她和吴清策一样根本不相信师兄会死,所以也愣住了,直到现在才回过神来,至于为什么看向虞归水,纯粹是羡慕。

    朝着林师姐回了个笑容,虞归水站起来道:“走吧,去看看秋瑶。”

    “嗯。”虞归淼点点头,接着又一脸好奇道:“但师兄究竟是怎么活过来的呢?”

    虞归水听完摇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

    ……

    另一边,宗主别馆中,陆胤龙把江北然放在了床上,迟疑片刻后还是问道:“想跟我说说你的秘密吗?”

    江北然自然明白陆胤龙这话是什么意思,张口回答道:“也不算什么秘密,出发前施堂主借了我一件玄级法宝仙羽服,所以才侥幸活了下来。”

    “嚯……”陆胤龙听完不禁摸了摸下巴,笑道:“想不到你这小弟子不显山不露水的……竟然和施凤兰攀上了关系?”

    “施堂主喜欢花,我喜欢养花,机缘巧合下,就认识了。”

    认真的打量了江北然一会儿,陆胤龙点点头:“倒是我这做宗主的失职了,竟然不知道宗里还有你这样有意思的小弟子。”

    听着宗主一副对自己很有兴趣的样子,江北然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

    唉,这后遗症怕是有点大哦。

    到此为止,江北然基本可以确定灭宗危机已经解除了,因为他今天如果不在场,那么其他正派弟子中,绝没有第二个可以承受大玄师全力一掌而不死的正派弟子。

    那么今天这个看似瞬间就平息下来的风波,就将成为席卷整个峰州的浩劫。

    因为但凡他没“活过来”,那么正派与魔教的这一仗,就必定不可能停息,到时候不论是魔教败了,还是正派败了,败的那方都不可能善罢甘休,到时候整个峰州都会被“点燃”,归心宗肯定也不可能置身事外。

    但现在他“活了”,那么只要没死人,那就还有商量的余地,该解释解释,该赔偿赔偿。

    接下来就是等着把幕后黑手揪出来了。

    想到这,江北然不禁思考起了刚才他摔在主擂台上时系统跳出来的三个选择。

    选项一:立即表示自己没事。完成奖励:青霜真法地级下品

    选项二:表现出重伤的样子。完成奖励:四时鼎玄级中品

    选项三:进入假死状态。完成奖励:随机基本技艺点1

    当时江北然没有多想,直接就选择了三,并进入了假死状态。

    但之后通过这三个选项,他想到了很多,首先一点,之所以系统要让他进入假死状态,应该是要将后续的事情引发出来。

    也就是宗主暴走,正派弟子和魔教混战到一起。

    至于为什么一定要做到这一步,江北然认为应该是只有这样才能引起正魔两方高层的警觉,且能想到办法找出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至于更深层次的,还得等那个给了他一掌的大玄师被审问清楚后才能知道了。

    看了眼江北然穿在里面的仙羽服,陆胤龙说道:“不愧是玄级法宝,即使是一个完全没法驱动它的小弟子穿上,都能让你越三个境界硬抗大玄师全力一掌,厉害啊,不过也不是完全抗住,你的气息的确消失了一阵,这又是怎么回事?”

    “是施堂主给我的魂婴果救了我一名,”

    “魂婴果!?”陆胤龙又是一愣,“她还是真是给了你不少啊,不过这么一来我就明白了,难怪你那残破的身躯能以这么快的速度恢复,原来是魂婴果……”

    说着睡着,陆胤龙突然又惊奇道:“哎,你这护心镜?怎么前后各戴一块啊?”

    “怕死。”

    “……”

    沉默一阵,陆胤龙说道:“不过你这只有练气五阶的修为,谨慎一点也是应该的。”

    研究了一下江北然身上的两块护心镜,陆胤龙点点头:“宝贝不少啊,有点意思。”

    说完不等江北然解释,陆胤龙又审视了他一阵道:“不过你到底对施凤兰……不对,应该是施凤兰到底对你做了什么,竟然会把玄级法宝借你……”

    看着陆胤龙那调笑的眼神,江北然回答道:“供求关系,我陪她玩,她保我命。”

    “哈哈哈,跟你说话倒还真是一点都不费劲,陪她玩吗……你这么说,我倒是可以理解了。”

    笑了一会儿,陆胤龙表情突然认真道:“你是个聪明人,既然你能从她那借到玄级法宝,说明你知道的事情已经不少了吧?”

    江北然立即摇头:“不,弟子什么都不知道。”

    “不错,果然是个聪明人,难怪围棋会下的如此之好,我倒是得谢谢关宗主办了这么一场少年会了,还真让我发现了宗里的一位英杰啊。”

    “宗主谬赞了,弟子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哈哈哈,你别紧张嘛,本座是很开明的,不会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好了,先不说这些,这次你可以说是立下了天大的功劳,本座会为你去争取更多好处,你先休息吧。”

    “多谢宗主。”

    “嗯,躺下吧。”陆胤龙说完推门走了出去。

    “唉……”

    看到陆胤龙离去,江北然长长的叹了口气,已经能预见到自己回去以后似乎也不能好好的宅着了。

    喵的心里苦……

    但不管如何,这次危机总算是无惊无险的度过了,至于后遗症嘛,花点心思处理一下就是了,怎么都比灭宗强不是。

    但这样一来的话……那个任秋研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今危机已经尘埃落定,很多江北然没想明白的事情,这会儿都顺了,为什么一定要穿施凤兰给他的云片甲,为什么一定要弄一块祛毒的护心镜,为什么他在围棋赛上大出风头系统也完全不跳选项等等……

    因为这些都是在为终结这场风波做准备,但那个任秋研的选项怎么看都和这次危机无关。

    独立的麻烦人物吗……真麻烦啊。

    不过就算是麻烦,那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这会儿终于能彻底放下心来的江北然顿时觉得有些困了,闭上眼沉沉的睡了过去。

    ……

    江北然安心睡觉时,外面已经是乱成了一锅粥。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英杰会肯定是没法继续比下去了,魔教弟子和正派弟子也需要完全隔开,原本靠打架建立起来的一些友谊也彻底熄灭。

    安置好江北然的陆胤龙在一处有着好几重大阵守护的院子里见到了关十安。

    “北然那孩子没事吧?”关十安问道。

    陆胤龙点点头:“嗯,已经睡着了。”

    “他身上的秘密好像不少啊。”

    “想在这乱世中生存,谁还没点秘密呢,那个打伤他的魔教弟子审过了没?”

    见陆胤龙岔开话题,关十安也就没继续追问,回答道:“还没审呢,你来的正是时候,一起进去吧。”

    “那太好了,我倒要听听他们魔教到底在搞什么。”

    走进审讯室,陆胤龙发现那人已经被绑在柱子上,身上还被贴了两道符篆,有意思的是,这两道符篆并不是增加他痛苦的,而是用来给他保命的。

    向走进来的陆胤龙点点头,殷江红说道:“是我监管不力,才发生了这种事情,抱歉让各位受惊了。”

    没有答话,陆胤龙看着那个被绑在柱子上的人道:“所以你是想说他做的事情跟你完全无关?”

    殷江红听完回答道:“如果是我下令让他去杀你们宗里的弟子,结局就不会是这样了。”

    陆胤龙听完点点头,算是承认了他的说法。

    见陆胤龙点头,殷江红继续道:“此人名叫郁阳荣,是三年前被招进碎星教的一名花官,因为做事细心,所以被他的教主带来了此地,没想到会出这档子事。”

    碎星教教主昊焱听完后站出来向陆胤龙拱手道:“我已经派人彻查他以前的身世,明天就能有结果。”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b\\\\.\\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殷江红听完说道:“明天?几位宗主怕是等不及了,还是先让我好好问问吧。”

    接下来的半个时辰里,陆胤龙明白了为什么那人身上为什么会贴着两张保命的符篆,这殷江红下手的确够狠。

    这郁阳荣一开始虽然嘴很硬,一直说没人指使他,但到最后也扛不住了,吐露出自己是紫微教的人,来这就是要挑起魔教和正派之间的纷争。

    这紫微教隶属峰州旁边的咏州,也是一个规模相当大的魔教。

    根据郁阳荣的说法,紫微教想要发展到峰州来,所以派了许多弟子安插到了峰州各个魔教中,只要找到机会,就要破坏峰州的正魔平衡。

    这话听起来有几分可能性,但漏洞也不少,首先他说不出其他的同伴被安插在了哪里,原因是他们都互相不认识。

    另外他也并不能说出什么具体的计划,只是一个劲强调他只执行属于他的那那一部分任务,其他的一概不知。

    但在他死咬着这个身份和回答的情况下,殷江红也拿他没什么办法,只能等到明天查到了他具体的绅士来历才能继续往下审。

    深夜,一张圆桌旁边,殷江红喝下一杯酒对关十安说道:“你知道我这次来你这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吗?”

    “不知道。”关十安连猜一下的兴趣都没有。

    “没意思。”又给自己倒上一杯酒,殷江红继续道:“你我现在都是玄宗了,不觉得继续窝在峰州很没意思吗?”

    关十安听完眉头一蹙,问道:“你想做什么?”

    “想跟你联手,将我们的势力拓展到其他州去。”

    “联手?”关十安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我怎么可能与魔教联手!”

    “哎,小了啊。”

    “什么小了?”

    “格局小了。”

    殷江红说完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什么魔教,正派的,不都只是个名字而已吗?我这次就是来让你看看,我魔教弟子什么都不输你们正派,甚至比你们更强!你不会到现在还觉得善恶用正派和魔教就能轻易区分开来吧?你们正派弟子龌龊事难道做少了?”

    “休得胡言!我们正派弟子自然比你们魔教要光明正大的多!”

    “哦?是吗,我怎么听说你们内斗的也是相当厉害呢,不然怎么这次大会就来了这么些歪瓜裂枣。”

    关十安听完有些沉默,一时间竟找不到话来反驳殷江红。

    见关十安不说话,殷江红继续道:“与其用魔教和正派这么简单的两个名字来区分我们,不如好好分类一下我们收的弟子,现在峰州有名望的大家族,都集中在你们正派里,而数量远超这些大家族的穷人孩子都加入了我魔教,所以只有我们联合起来,才是整个峰州全部的力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