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潜伏者

第一百二十二章 潜伏者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二十二章 潜伏者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等殷江红走远,江北然对几位宗主拱手道:“晚辈多谢各位宗主搭救。”

    几个宗主听完纷纷笑了起来,刚才江北然的呼救声中明显没什么慌乱,就只是想吓退那个沐瑶而已。

    但他们觉得这么多弟子里,能想出这种办法,还这样实行的,估计也就他了……

    很快,其他宗主都告辞离去,只剩下陆胤龙看着江北然道:“估计那沐瑶被你这么一吓,短时间内应该是不敢再靠近你了。”

    “若是那样就最好了。”

    陆胤龙听完打量了江北然半天,笑道:“这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走吧,一起去擂台那,下午的比赛正好也快开始了。”

    “是!宗主。”

    虽然江北然还想再到处逛一会儿,但他知道宗主肯定会不放心,所以还是答应了下来。

    一起来到擂台区后,陆胤龙便去了宗主们的看台区,江北然则是找到主擂台的旁边等着。

    作为主擂台,在上面进行的当然是含金量最高的综合性比武,等会儿第一场边是吴清策对上那沐瑶。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主擂台周围站了个满满当当,几乎所有正派和魔教的弟子都来了。

    同时吴清策和沐瑶也已经站在了主擂台上。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b\\\\.\\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一定会让你为刚才的话付出代价!”沐瑶恶狠狠的瞪着江北然吴清策吼道。

    “呵,就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吴清策持剑而立,脸上满是自信。

    既然师兄认为我能打赢,那我就肯定能赢!

    这时裁判长来到了主擂台上,依照惯例问了问两位选手准备好没有,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便宣布了比试开始。

    “仓啷!”

    主擂台上两人同时拔出了自己的佩剑,朝着对方攻了过去。

    两人的速度都是极快,几乎眨眼间就战到了一处,并立即开启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招式比拼。

    两个人走的都是速度路线,不同的是沐瑶的攻势是连绵不绝的那种快,而吴清策则是追求一剑封喉的那种快。

    “铛!”

    当万钧又一次和霜华宝剑碰撞在一起时,感觉胸口气血一阵翻涌的吴清策运起卷云功迅速退到了擂台的一角。

    毕竟在修为上沐瑶是玄师三阶,要比他高出两阶,硬碰硬的话,他还是有些吃亏。

    但沐瑶也没有立即追上吴清策,因为她也需要调整气息。

    这厮的*打起来时果然比看起来时还要麻烦。

    经过前面的几场比试,沐瑶已经知道吴清策拥有那种可以隐藏自己玄气的*,她本想着这种招数只要看透了就没什么作用,但没想到真正对战起来时,那虚虚实实的剑招让她竟要废不少心神去招架。

    因为分析不出吴清策这一次的招数有多强,所以沐瑶每次都是全力挥剑,但当她的全力攻击撞上吴清策“软绵绵”的剑招时,就会有种踩空了的感觉,非常难受,而吴清策却能接机发起凌厉的反击。

    看到擂台上两人电光火石间交手了十几招,吴清策还没落败,本以为吴清策会迅速被击败的正派弟子顿时看到了希望。

    “加油啊!吴师兄!打败她”

    “加油!!你一定能赢!”

    “吴清策!攻她下盘!”

    ……

    听到正派弟子那边的加油声,魔教弟子自然也不甘示弱。

    “沐瑶师姐!快解决他!”

    “沐瑶师姐只是在玩而已,认真起来一剑就能刺死那个什么吴清策。”

    “沐瑶姐是最强的!”

    双方“啦啦队”卖命嘶喊时,江北然耳朵一动,发现那五朵金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站到了自己身后。

    啧……这几天太忙,忘记去吓唬她们一下了。

    不过主要也是系统一直没跳提示,江北然就没太过在意,但一想到曾经的种种,江北然觉得系统是在给他挖坑,如果他一直这么不在意的话,某一天肯定就会跳出一个最低也是黄级奖励的选项。

    其实柳子衿她们这次也是无意间来到江北然身后的,因为他站在最前排,而柳子衿她们来时,前面的师兄都很气的给她们让出了道,结果就是五个人一路来到了江北然身后。

    想着从人群中挤出去明显更为刻意,所以她们五人也就心安理得的站在了师兄身后。

    方秋瑶甚至已经脑补出等会儿如果吴师兄赢下比赛的话,自己是不是能趁乱跟师兄拥抱着庆祝一下什么的。

    应该可以试一下吧……高兴嘛,抱一下挺正常的。

    在方秋瑶做着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时,擂台上已经恢复过来的吴清策猛地动了。

    看到吴清策袭来,沐瑶丝毫不惧,全力运起冥寒决。

    这一次一定要让他没机会再逃走。

    沐瑶刚准备出招,背后和手臂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痛感。

    “怎么回事!”

    瞪大眼睛的沐瑶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被什么伤到了,但吴清策已经杀到了她面前。

    “哈!”

    娇喝一声,沐瑶紫色的玄气彻底爆发,将刺入她体内的无影镖全部震了出去,同时霜华宝剑散发出一股冷冽的寒气,朝着吴清策刺了过去。

    “铛!”

    在离沐瑶脖子五分之处,吴清策的攻击还是被挡了下来,而沐瑶之所以挡的的这么狼狈,完全是因为她刚才要招架时,两处肩膀又传来一阵剧痛,可她却没有任何退缩,直接顶住这股疼痛招架住了吴清策的攻击。

    可恶,就差一点。

    用无影镖配合百花缭乱,目前是吴清策最强的杀招之一,之前的比赛中他一直没有用过,就是为了给沐瑶准备这份大礼。

    但他没想到这沐瑶的灵机应变能力这么强,即使在受伤的状态下还是挡住了他的攻击。

    一击不成的吴清策刚准备往后退,沐瑶的凌厉反击却已经来到。

    散发出强烈寒气的霜华宝剑每次一剑,吴清策都能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动作会迟钝一点,而且这迟钝感越来越强。

    “啊!”

    终于,越发迟钝的身体再也挡不住沐瑶凌厉的攻击,霜华宝剑连续在吴清策的身上连续刺中了好几下。

    “受死吧!”

    连续被刺中的吴清策已是强弩之末,沐瑶这一剑刺的就是他胸口。

    千钧一发之际,吴清策体内突然爆发出一股雷电之力,将已经快要被冻结的上半身瞬间激活,同时全力挥动万钧向着沐瑶斩了过去。

    沐瑶没想到吴清策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反击,一时间只能改攻为守,将霜华宝剑横在身前挡住了吴清策的万钧。

    可下一秒,沐瑶发现吴清策手中那把剑突然“裂”了开来。

    还没等她弄清是怎么回事,三块万钧碎片就刺入了她的体内。

    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沐瑶连忙挥剑斩落了另外四块万钧碎片,但已经刺进体内的那三块碎片还是让她疼的龇牙咧嘴。

    “漂亮!那个妖女受重伤了!”

    “吴师兄好厉害!那把剑好厉害!”

    “吴清策!快趁势了解她啊!”

    ……

    见到沐瑶受到重伤,一时间所有正派弟子全部激动了起来。

    能赢!真的能赢!

    远处看台上,殷江红蹙眉道:“那是什么剑,竟有如此奇效。”说完他看向陆胤龙道:“你们这鸟宗还真是人才辈出啊。”

    听到鸟宗两字,陆胤龙先是一阵不爽,但一想到殷江红是因为气急败坏才会这么说,顿时心情又舒畅了起来。

    见陆胤龙笑的开心,殷江红又喊道:“那剑是你们宗打出来的?”

    “那是自然。”陆胤龙一口承认道。

    虽然他也不知道吴清策这把剑是哪来的,但吴清策是归心宗的弟子,那吴清策的剑自然也就是归心宗的剑。

    “你们这宗倒是有点门路,修为都不高,怪才却是不少,等这次英杰会结束后,本尊一定来拜访。”

    陆胤龙听到这心里顿时一抽,但气势上还是丝毫不弱的喊道:“随时欢迎,但有些东西涉及绝密,也不是殷教主你想看就能看的。”

    “放心,我不白看你的,到时候我会用我们魔教的特产来跟你换。”

    ……

    在两人对话时,主擂台旁边,一个魔教花官正站在观众群中认真的观看着主擂台上的比试。

    花官是魔教中的一个中层职位,一般由大玄师级别的*者担任,平时负责的是组织弟子出外活动,属于中流地址级别的人物。

    如果有人注意到他的表情,就会发现他十分的焦急,仿佛在主擂台上对战的两人是他至亲一般。

    不过他急的确是急,但急的原因却是和其他弟子完全不同!

    那个什么吴清策,给我赢啊!!!

    这位花官发自内心的吼道。

    而一个魔教成员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呐喊,是因为他要杀人!

    这花官是带着任务来掩月宗的,但这任务并不是魔教教主给他下达的,而是另有其人,他的目标是杀掉一个正派弟子,引起巨大的混乱,而最好的时机就是魔教弟子受到打击时出手。

    可他万万没想到正派弟子会这么弱!这么多天下来,魔教弟子的气势越打越高涨,完全就是打爽了,他一直找不到出手的时机。

    本来他都想着不等什么最佳时机了,却没想到这吴清策竟然有可能要打赢那个沐瑶。

    而当沐瑶倘被击败时,虽然说不上是他行动的最佳时机,但也是非常不错的机会。

    所以他满心期待着吴清策赶紧赢!

    这时擂台上突然一道闪电劈下,并稳稳劈中了正向吴清策发起进攻的沐瑶。

    本就已经受到重创的沐瑶哪里还经得起这样的打击,虽然很不甘,但还是缓缓的倒在了擂台上。

    同时裁判长迅速上去为沐瑶检查状态,很快,他就宣布道。

    “胜者!吴清策!”

    “哦!!!!!!”

    欢呼声瞬间引爆全场,所有正派弟子都疯了一样嘶嚎起来。

    如果说上午江北然那场他们是在发泄郁闷,那这一场就是实打实的为自家正派弟子高兴!

    这沐瑶之前如此不可一世,很多正派弟子都记着呢,本以为这次是没机会灭她的威风了,想不到真有人能战胜她,而且还是标准的以弱胜强!

    这简直让他们从头顶心爽到了脚底板!

    反观魔教弟子那边,他们一个个都是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擂台,完全不相信沐瑶师姐竟然会输。

    “哈哈!沐瑶!你再狂啊!怎么站不起来了!废物!”

    这时一个“正派弟子”的声音*到了魔教弟子,他们疯狂的嘶吼道。

    “你们算什么东西!难得赢一次而已!猖狂什么!”

    “有种上擂台,老子一个杀你们五个!”

    “杂种!我们前两天不发威,当我们是病狗是吧!来啊!有种过来!”

    ……

    花官看到气氛一下爆炸,知道机会来了!便瞬间按照原定路线挤到了江北然的身后。

    这是他早就决定好的,早上江北然赢了沐九日时,他本有动手的冲动,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因为毕竟只是围棋而已,很难让把气氛烘托到这个地步。

    所以他决定把这个出了风头的弟子当作一颗棋子来用。

    而现在就是这颗棋子该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可当他挤到江北然身后时,却发现有五个姑娘紧紧贴在他身后,还在那用力的和魔教弟子争吵着,搞的他一直找不到角度下手。

    算了,一起杀掉好了!

    这是他早就决定好的,早上江北然赢了沐九日时,他本有动手的冲动,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因为毕竟只是围棋而已,很难让把气氛烘托到这个地步。

    所以他决定把这个出了风头的弟子当作一颗棋子来用。

    而现在就是这颗棋子该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可当他挤到江北然身后时,却发现有五个姑娘紧紧贴在他身后,还在那用力的和魔教弟子争吵着,搞的他一直找不到角度下手。

    算了,一起杀掉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