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十九章 破金身

第一百十九章 破金身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十九章 破金身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我一直很期待和你对局。”

    棋盘前,沐九日打开棋笥盖子说道。

    “那还真是我的荣幸。”

    “你的棋力很高,我能看出来。”

    “兄台的棋力也不低。”

    “哈哈哈,也不低吗……很久没有人这么形容我了呢。”

    这时裁判长走过来帮两人进行猜子。

    最终结果是江北然执黑,沐九日执白。

    拿过装着白子的棋笥,沐九日说道:“那我们开始?”

    “请。”江北然微笑伸手道。

    “呼……”深吸一口气,沐九日拿起白子落在了棋盘的星位上。

    但没想到他这看似轻盈的一个动作,却把手中的白子和棋盘一起震碎了。

    这一举动引的观众台上的人一阵议论,不明白他此举是什么意思。

    “不好意思,有些激动……用力过头了。”沐九日面带抱歉的对裁判长说道。

    裁判长虽然不明白为啥下个棋能这么激动,但还是说道:“不打紧,我去给你换个新的棋盘来。”

    但这时江北然却突然开口道:“不用麻烦了。”

    此话一出,对面的沐九日一双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直视着沐九日,江北然开口道:“沐兄是想同我下盲棋吧。”

    “哈哈哈哈!果然知音总是在不经意间突然出现啊,想不到江兄如此懂我,没错,我正是此意!”

    “好,那我奉陪。”江北然说完看向裁判长道:“可以吗?”

    裁判长看了看两人,问:“你们确定?”

    “确定。”两人同时点头。

    “好,那我在旁边替你们记录。”

    “麻烦了。”

    ‘果然下棋这种不会引起什么强者关注的事情安全系数还是很高的啊。’

    见系统完全没跳出选项的意思,江北然不禁在心中感叹,不过转念一想,这种节点上,系统就算真跳了,也是赢下这盘棋才是安全选项。

    毕竟现在正派都等着一个人回口气呢,要是回去以后让人知道他在这个关键时刻放水,那他麻烦才是真的大了。

    在场的都是*者,一个个都耳聪目明,自然都听到了两人对话的内容。

    “下盲棋?”

    “那弟子好大的胆子啊,知道我们九日师兄的本事,还敢玩这么大。”

    “我看他不是胆子大,而是病急乱投医,反正都是输,不如输的体面一点。”

    “喂,你们别太过分了啊,你们师兄都称人家是知音呢,你们在这叨叨啥?”

    “我们师兄那是气。”

    “别吵了!已经开始了。”

    从袖中抽出一把扇子,沐九日虚空一点道:“四执十六,右上星位。”

    江北然听完应道:“三执四小目。”

    “十六执四。”

    “十六执十七。”

    ……

    两人“落子”时,都毫无犹豫,让一旁负责记的裁判长忍不住喊道:“能不能稍微慢一点。”

    沐九日打开折扇说道;“无妨,等会儿我们自己复盘便是,江兄没意见吧?”

    “我没问题。”

    “痛快,那我们继续,十七执十四,小飞挂。”

    “六执三,大飞守角。”

    ……

    观众中懂围棋的不少,但一开始他们还能根据两人的对话在脑中生成一张图,但随着两人越报越快,他们的脑子就完全乱了。

    殷江红却是听的摇头晃脑,可以说沐九日的围棋就是他教的,可以说他在围棋的造诣上也是相当的高,所以完全跟得上两人的语速。

    “妙啊……想不到那小娃下棋的攻势如此凌厉,九日还真是遇上对手了。”

    关十安也在脑中不断生成两人对话的棋谱,但很快就放弃了,毕竟他最多只能算个围棋爱好者,盲棋这种高难度的事情他可下不了。

    五朵金花完全就不懂围棋,所以只能坐在那干着急,左看看右看看的,发现周围蓝心堂的弟子一个个也都是金蹙眉头,明显是被为难到了。

    “不行……跟不上了,江师兄果然好棋艺,难怪每次礼堂都要抓着他一起下棋。”

    这时蓝心堂的宁伟志睁开眼吐出一口气,不停地揉着太阳穴。

    趁着这机会,虞归淼开口问道:“师兄,这盲棋到底有多难呀?”

    宁伟志听完笑着道:“盲棋不仅对棋艺有着极高的要求,而且还需要很强的记忆力,能记住棋盘上的每一步棋,这非常苦难,反正蓝心堂中都没有几个弟子能做到。”

    “哦~”虞归淼点点头,回过头看了其他四人一眼。

    ‘师兄果然好厉害!’

    等到一炷香的时间过去,整个看台上只有两个人还能跟上江北然和沐九日的节奏。

    一个是墨夏,一个就是殷江红。

    “唉~可惜啊。”

    就在一众宗主都闭着眼假装自己听得懂时,殷江红突然叹了口气道。

    “怎么了?”一旁的关十安开口询问。

    “你们正派里还真是有点奇才啊,那和我儿九日下棋之人叫什么名字?”

    不等关十安开口,坐在旁边不远处的陆胤龙开口道:“江北然,是我归心宗弟子。”

    “人才啊,但我在他身上感觉不到什么修为啊,藏的这么深吗?你们归心宗还有这种*呢?厉害啊。”

    作为一名玄宗,以他的玄识竟然都看不透那个江北然,这着实让他有些吃惊。

    陆胤龙听完直接回答道:“殷教主误会了,北然没*果什么隐藏气息的*,他的修为就是练气五阶。”

    “什么!?”殷江红惊了,“这小子这么聪明,竟然在*上没有天赋吗?”

    “让你见笑了。”

    “哈哈哈哈!还真是个奇葩弟子,有意思,有意思!”

    凉亭中,沐九日早已没了刚开始的风度和从容,此刻手中的扇子几乎都已经被他捏的有些变形。

    “七执……不,让我再想想。”

    “不急,沐兄可以慢慢考虑。”

    “呼……呼……”

    霎那间,沐九日的脑中出现了上百种下法,但无一例外,全是死局!这让他情不自禁的喘起了粗气。

    “我要输了?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会输。”

    沐九日一边想一边伸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但这无济于事,他依然想不出任何生路。

    看台上的弟子们虽然已经听不懂棋,但气氛还是看得懂的,此刻凉亭中沐九日眉头紧锁,手中折扇几乎被掰弯,额头上的汗珠也是不停的往下流。

    反观另一边的江北然,那真是突出一个气定神闲。

    “难道那个弟子要赢了!?”

    “真的假的!?真有人能赢那个怪物?”

    “你看那沐九日的样子啊,明显撑不住了啊。”

    ……

    听到身后的人开始议论纷纷,沐瑶运起玄气大声朝着后面喝道:“吵什么呢!我九日哥怎么可能会输!再吵我杀了你们!”

    沐瑶这两天也是凶名在外,被她这么一吼,她身后那些弟子也只好闭上了嘴。

    但另一边的人她可就管不到了。

    几个正派弟子一边惊叹一边问道:“那个弟子叫什么啊?哪个宗的?”

    “咳!”吴清策轻咳一声,作为归心宗的弟子之首,他觉得这时候他不站出来回答这种问题才会显得奇怪。

    轻咳声将其他人的目光引来,吴清策回答道:“那人是我归心宗弟子,名叫江北然,你们可得记好了,这沐九日的不败金身,今日看来有可能要被我归心宗先攻破了。”

    “谁说我九日哥要输了!姓吴的!你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虽然隔了一个广场,但沐瑶还是听到了吴清策的话,立即站起来朝着这边吼道。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b\\\\.\\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吴清策这时也是毫不示弱,刚才是担心挨师兄的训,才没有在一开始就去反驳他们的话,如今这么一个正大光明可以吹捧师兄的机会摆在面前,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于是他也站起来运起玄气吼道:“我也只说有可能罢了,沐姑娘不必这么激动吧。”

    “笑话!我九日兄会输?”

    “是人就会输,没有什么人是可以永远不败的。”

    说完这句话,吴清策默默在心里补上一句‘师兄除外。’

    “你还敢说,好!我现在就来撕烂你的嘴!”沐瑶说完脚下一发力,直接朝着吴清策这边扑了过来。

    “来的好!反正等会儿也要和你打,提前一点也无妨。”

    吴清策说完就要拔出万钧。

    “胡闹!”

    就在两人准备开打时,陆胤龙和殷江红同时喊道。

    沐瑶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自家大爹,听到大爹的语气似乎是认真的,沐瑶也只好收起剑落到了地面上。

    深吸一口气,沐瑶拿起剑指着吴清策道:“你等着!等会儿比试时有你好看的!”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再附加一句,你今天输定了。”

    “好!希望你等会儿上了台还能继续这样说大话。”

    沐瑶说完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只是一张小脸还是气鼓鼓的,眼神不停地往殷江红那边瞟,似乎在问为什么要拦住自己。

    但殷江红就只是瞪了她一眼,就让她消停了。

    而一旁陆胤龙则是用十分欣赏的眼光看着吴清策,心中感慨道:‘真是跟我年轻时一模一样,好!就该这样,气势上永远不能输!’

    在外面的小闹剧结束时,亭内的“战斗”也来到了尾声。

    沐九日手中那把折扇已经彻底被他掰断,脸上的思考之色也逐渐褪去。

    “我……我……”

    沐九日张开口“我”了半天,但却怎么也说不出那两个字。

    知道沐九日已经放弃的江北然朝着他拱拱手,说道:“承让了。”

    然后对一旁的裁判长说:“请拿一块新的棋盘来,我帮你复盘。”

    “好!我马上去拿!”

    裁判长是掩月宗的人,一直在宣布魔教弟子胜的他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如今终于有正派弟子夺魁,他也跟着高兴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块新的棋盘被拿了过来。

    “请用。”裁判长说道。

    然后对一旁的裁判长说:“请拿一块新的棋盘来,我帮你复盘。”

    “好!我马上去拿!”

    裁判长是掩月宗的人,一直在宣布魔教弟子胜的他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如今终于有正派弟子夺魁,他也跟着高兴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块新的棋盘被拿了过来。

    “请用。”裁判长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