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八十九章 告别时说什么都像在立旗

第八十九章 告别时说什么都像在立旗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八十九章 告别时说什么都像在立旗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给顾清欢留下这句话,江北然便独自一人回到了归心宗。

    隔天一大早,吴清策突然来到后山,一见到江北然便问道:“师兄,您也要参加这次英杰少年会!?”

    “你今天才听说吗?”

    “是的,前日我一回到堂内,告知堂主我已突破到玄师后堂主就将我带去了一间密室,并教授了我新的招式和心法,直到今日才出来。”

    “所以你现在算是堂主的入室弟子了?”

    “这都是拜师兄所赐。”吴清策立即拱手。

    “这是你自己努力的成果,所以你来找我就是问这事?”

    “哦,我是来和师兄说一声我也被堂主推选为了这次英杰少年会的参赛者,另外……堂主说这次很可能会让我来当领队。”

    “哦?那我倒是该喊你一声队长大人。”

    “不敢!”

    “该叫还是要叫的,我喊你队长,你喊我师兄,咱们各论各的。”

    没等吴清策再言“不敢”,江北然继续问道:“这次让你当这领队,怕是另有深意吧?”

    “师兄明鉴。”吴清策点点头,“堂主说这次我若是能在英杰少年会上夺得好名次,回来后会推举我为首席大弟子。”推荐阅读../../

    所谓首席大弟子,自然是同一代年轻弟子中表现最优异的那一个,得到的资源倾斜可以说远超其他同辈弟子,但同样的压力也很大,毕竟其他同辈弟子都会觊觎这个位置,到时候明里暗里都会有人跳出来搞事。

    “仅仅只是好名次?没要求你一定要夺魁吗?听起来你们堂主对这江北区第一弟子没什么信心啊?莫非是那掩月宗有更厉害的?”

    “正如师兄所言,堂主告诉我掩月宗出了一个年仅十八岁的三阶玄师,天赋极高,另外宁沂的玄阳宗和龙洪的天问宗似乎也有相当厉害的弟子。”

    “十八岁三阶吗,那的确有些厉害,这掩月宗……不仅要显摆老的,还要显摆小的,想通吃啊这是。”

    “我……”听到江北然这句话,吴清策拱起手有些欲言又止。

    “想打赢他们?”

    “是!”吴清策坚定的点点头,眼神期盼的看向江北然。

    “那你还不去好好练功?站我这干嘛?”

    “啊?”吴清策听完愣了好一会儿才喊道:“是,我这就去练功。”

    看着吴清策跑下山,江北然心里不禁叹了一句‘这比赛能不能打起来还不一定呢。’

    ……

    在江北然危机意识极强的各种准备中,一个多月的时间匆匆过去,再过两日便是出发去掩月宗祝寿的日子。

    “哈哈哈哈!小北然,你走进我的醉仙楼了!快给钱,快给钱,我这可是诸侯级的大栈,你要给……”施凤兰拿起“地契”看了眼道,“给我二两银子!”

    “给你。”江北然抽出两张写着一两的银票递给施凤兰。

    “发财喽~发财喽~”

    拿着银票手舞足蹈了一阵,施凤兰拿起骰子用力一扔。

    “五!”

    拿起自己的锁链仙子在棋盘上走了五步,但在要落到最后一个点时,施凤兰的手却是怎么也不肯往下放。

    “欢迎光临飞云山庄。”这时江北然微笑着将施凤兰手中的锁链仙子给按了下去。

    “因为玉明港和灵璋宫也都是我的,所以价格要翻三倍,另外我的飞云山庄上有两座国宾馆,再加上是连锁经营,所以一共收你……十二两银子。”

    “啊!”施凤兰惨叫一声,“你这是黑店!”

    “别管黑不黑,快交钱。”

    “唔……”施凤兰拿起身前的银票数了好一会儿,委屈道:“算上你刚给我的……我一共只有六两银子。”

    “很好,破产出局。”拿起一张纸条贴在施凤兰的脸上,江北然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再来一局!再来一局!这富甲天下真好玩。”施凤兰麻利的收拾起棋盘说道。

    “今天就到这吧,过两天我就要去掩月宗了,还得做些准备。”

    放下手中五颜六色的“银票”,施凤兰抬头看向江北然:“啊?这么快就到日子啦。”

    “是啊,已经暮秋了。”江北然边说边将棋盘收回了乾坤戒中。

    撅起嘴,施凤兰耷拉着表情道:“你这次要去多久啊?”

    “不知道,要看掩月宗那边怎么安排了,不过十天半个月的总免不了。”

    “啊~要这么久。”施凤兰演一听嘴顿时撅的更高了,“那小北然你能不能把赌盘留给我?我平时可以和小朵玩。”

    施凤兰话音刚落,江北然这边却已经是跳出了两个选项。

    选项一:将棋盘留给施凤兰。完成奖励:天极索(黄级上品)

    选项二:直接拒绝。完成奖励:随机基本技艺点+1

    于是江北然看着施凤兰那极其渴望的眼神说道:“不行。”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书法+1

    “为什么啊!我保证就我们两个玩!”

    “我不放心你,另外我再强调一次,如果你找来别人一起玩,我就不来水镜堂了。”江北然直接道。

    施凤兰想要再找个“赌友”的念头就没断过,从系统的选项来看,自己留下棋盘的话,回来恐怕就要被先斩后奏了。

    “哼!你竟然不相信我!我不理你了。”施凤兰生气的扭过头去。

    “好的,那我就先走了。”江北然说完便朝着门外走去。

    “哎哎哎!”施凤兰扭头一把抓住江北然的衣摆,“我会听话的,那你早点回来。”

    “能不能早回来,我说了也不算啊。”

    “好吧,你等一下。”施凤兰说着将桌下的箱子抽出来递给江北然:“喏,仙羽服给你,记得保护好自己。”

    “多谢施堂主。”江北然接过盒子行礼道。

    “另外……这个也给你吧。”施凤兰从桌下又拿出一个锦盒递向江北然。

    “魂婴果?”江北然惊讶的问道。

    “对啊,这两个月我玩的很开心,这是答应你的报酬。”

    “谢谢。”江北然点头刚要接过,就看到施凤兰猛地抽回手可怜巴巴的看向江北然道:“你不会收下魂婴果后就不来陪我玩了吧?”

    “嗯,不会。”

    施凤兰听完表情刚高兴了一点,就听到江北然补充道:“但我来的频率应该会降低。”

    “这时候你就不要这么诚实了!”施凤兰一边说一边将锦盒塞进了江北然的怀里,“哼,反正我还有其他宝贝,等你从掩月宗……”

    “别说!”江北然连忙伸手拦住施凤兰要往下说的话。

    他本来就被这个世界意志针对,现在还要赶去一个肯定会发生危险的地方,这时候如果再立个旗,那他命格再硬恐怕也扛不住了。

    “走了,有什么话等我回来再说吧。”江北然说完挥挥手离开了屋子,但在出门的那一刻,他突然意识到……

    ‘这不还是立旗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