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五十七章 想弄些种子真是太不容易了

第五十七章 想弄些种子真是太不容易了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十七章 想弄些种子真是太不容易了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与满心愉悦的林榆雁相比,江北然选择则是有些纠结,纠结着今天到底该不该去水镜堂。

    在这样的纠结中,江北然完成了日常“巡山”,但今天的点数也不算多,只有5点。

    ‘宗内的羊毛越来越难薅了啊。’

    心想着明天要不要去无涯峰逛逛时,江北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了他小屋门口。

    怀着一种颇为复杂的心情,江北然走上前去向于曼文行礼道:“拜见于*。”

    见江北然竟主动走过来跟自己打招呼,于曼文心中莫名升起一股名为感动的情绪。

    微微颔首,于曼文回答道:“堂主见你迟迟不来,所以叫我来寻你。”

    江北然本以为经过昨天的尴尬过后,那位施堂主应该是需要冷静几天的,但现在看来似乎是自己多虑了。

    “辛苦于*跑一趟了。”

    ‘果然是该问的没有问,不该问的也没有问。’

    看着江北然意料之中的表现,于曼文突然觉得他这性格有时候还是挺好的。

    于是不再废话,于曼文很快便带着江北然来到了施凤兰所住的汀兰水榭。

    在侍女的带领下,江北然他们很快就在花圃一角见到了正在画画的施凤兰。

    听到脚步声,施凤兰停下笔,放下手中的紫砂调色盘看向江北然道:“小北然,你昨日怎么没把玉玲珑带回去?”

    江北然第一反应是丫的肯定断片了,但仔细想想应该又不是断片这么简单,毕竟只要她醒来,就会发现自己手臂上的“纹身”全糊了。

    ‘嗯,看来大家都打算对昨天的事情心照不宣……很好,我喜欢。’

    于是江北然一拱手道:“昨日弟子不胜酒力,后来之事全然不记得了。”

    “哈哈,我就说我划拳很厉害的嘛,怎么样,今天要不要再……”施凤兰话刚说到一半,就感到于曼文凌厉的眼神投了过来。

    “呜……”

    略带委屈的发出一个低音,施凤兰继续道:“听于*所说,昨日是本堂主先一步醉倒了,所以你可以带走玉玲珑。”

    “多谢堂主。”

    “另外还有替我照看花草之事你可别忘了。”

    “弟子谨记。”

    见对方似乎的确是完全没在意昨天之事,江北然也是松了口气,毕竟那些花卉的种子他还是很想要的。

    “好,那你先去打理吧,我要继续作画了。”

    “是。”

    江北然说完转身朝着花圃中央走去,于曼文则是悄悄跟在了他身后。

    一直等到江北然开始修剪第四盆绿植时,于曼文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就当真一点都不好奇昨日你走后发生了什么?”

    “是的。”江北然回答的很干脆。

    “你可真是……”于曼文叹息着摇摇头,“不知该说你城府深呢,还是该说你无欲无求。”

    “只是怕死罢了。”

    “噗……”听到江北然如此直白的话语,于曼文忍不住笑出了声。

    “咳。”轻咳一声,恢复仪态的于曼文搬了个小板凳坐到了江北然旁边问道:“归心宗在你眼里就这么危险?”

    “不。”江北然摇摇头,“我是觉得整个大陆都很危险。”

    “你这话……倒是不假,宗派规定弟子必须每月下山和设下铁印这个职位都是为了培养所有弟子这个意识,只是你也……”

    于曼文想了想还是没把后半句说出来,并换了个话题道:“子衿她们是我这一批里最喜欢的几个新弟子,只是她们心思都太过单纯,让我一直很不放心她们的试练之事,但没想到她竟然会把你给挖出来了,想来这也算缘分吧。”

    “不,绝不是。”

    见江北然如此回答的果决,于曼文不禁有些无奈,只能继续换话题道:“不过上次你不是说领悟了新的棋招,要闭关吗?”

    “嗯?”江北然有些疑惑的看了于曼文一眼:“上次于*你来时不是问过我闭关是不是为了躲你,我回答了是啊。”

    ‘这天没法聊了!’

    于曼文猛地站了起来,并一脚踢翻了小板凳。

    见于曼文气的胸前一阵起伏,江北然拱手道:“于*消消气,若是弟子说错了什么,我给您赔罪就是了。”

    “不,你没错,你说的每句都是实话,这很好。”话说到这,于曼文就好像是自己说服了自己一般,气息突然顺了很多。

    正准备重新坐下时,于曼文突然转过头去,发现施凤兰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堂主,有事吗?”于曼文询问道。

    施凤兰摇摇头,说道:“没什么,不过曼文你怎么还没走呢?我记得今日不是你负责巡堂吗?”

    “巡堂之事我拜托给孙*了,所以今天我会一直待在这。”

    “啊……?”

    于曼文话音刚落,施凤兰和江北然同时出声,而且声音中明显都带着些嫌弃。

    这把于曼文给气的啊,银牙紧咬着嘴唇,连身体都有些抖了起来。

    江北然和施凤兰见状都知道绝不能再*这位,于是转过头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半晌过去,正在给一盆茑萝施肥的江北然耳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北然啊,你想个办法劝走曼文,咱们接着玩划拳呀。”

    看着不远处使劲对自己打眼色的施凤兰,江北然摊手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嗯?你还不会传音入密吗?”施凤兰问道。

    江北然点点头。

    “哎呀,那你听我说就好,我教你怎么……”

    施凤兰传音刚传到一半,就看到江北然站起身对于曼文拱手道:“于*,施堂主说想要和我继续划拳,希望你可以不要干涉。”

    “嗯!?”

    于曼文和施凤兰听完同时一愣,都没想到江北然会这么做。

    但于曼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并气冲冲的跑施凤兰那去了。

    “堂主,你忘记我们的约法三章了吗?”

    “我没有……是江北然乱说,我真没有……”

    “堂主!”

    “好嘛……我错了。”

    ……

    听着两人的对话,江北然也不知道这两人到底谁才是水镜堂的堂主,但麻烦是真的一样麻烦。

    ‘唉,为了弄些种子,我容易嘛我……’

    :终于是码出来了,人果然还是要逼自己一把,我睡了,晚上见。(黑眼圈脸)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