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七章 抱歉师妹你认错人了,我姓王

第七章 抱歉师妹你认错人了,我姓王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七章 抱歉师妹你认错人了,我姓王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刚入宗时江北然便已经了解过归心宗二十四堂,其中以钻研棋谱为特点的蓝心堂最让他倾心,原因是之前在矿井时他获得了相当多的弈棋点。

    之前在矿井里待着的两个月,一开始的最简单选项都是增加力量或者体质这类基础属性点,但到第二周开始便又出现了新的奖励基础技艺点。

    其中包括了艺术类的琴、棋、书、画,以及技巧类的炼丹、铸造、炼蛊和缝制。再到后来又出现了阵法、医术、酿酒等等。

    而在这些技艺中弈棋是江北然目前最高的一项。

    初心不改,通过测试的江北然按照入门时人手一份的宗派地图寻到了蓝心堂来拜门。

    入宗需要测试,入堂自然也免不了,蓝心堂的测试有二,一是弟子切磋,二是弟子对弈。

    江北然在第一场切磋刚开始时,眼前就跳出了三个选项。

    选项一:轻松战胜对手。完成奖励:八卦枪(玄级下品)

    选项二:稍微放一点水,完成奖励:鎏金梅花铎(黄级上品)

    选项三:惨败下台。完成奖励:随机基本技艺点+1

    早有心理准备的江北然直接就选择了三,然后在露出各种破绽后被对手一掌打下了擂台,期间还收获了许多不屑的笑声。

    但在对弈时,系统却是难得的没跳出选项。

    在之前一系列的归纳总结中,江北然发现这系统只在关键时刻才会跳出选项,而没跳出选项就说明这次的抉择无关紧要,并不会对以后造成太大影响。

    ‘下赢还是下输竟然无所谓吗?’江北然不禁有些疑惑。

    直到后来靠着较为优异的对弈水平进入蓝心堂,江北然才知道蓝心堂所谓的以研究棋谱为特色其实也就是个锦上添花的东西。

    就像是学生读书时如果你语数外成绩都很优秀,再加上会弹琴的话,那么老师就会表扬你多才多艺。

    但你如果只是弹琴弹的很好,语数外成绩却一塌糊涂,那么老师就会说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放一放,先把成绩搞上去。

    而在归心宗里,“语数外”自然就是武功。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理由,江北然进入蓝心堂后连一个想收他为徒的师傅都没,这导致他最终成为了蓝心堂的一个记名弟子。没错,就是那种只有一个名字,其他什么都没的记名弟子。

    不过江北然倒是不在意这一点,毕竟系统的意思明显就是告诉他只要拜师就会有风险,那当个记名弟子也没什么不好的。反正他已经决定好自己的修行路线了,那就是不断的找机会触发选项,把基础属性拉高,虽然每次只有一点看起来有些寒酸,但只要积少成多,他总有腾飞的一天!

    见江北然露出了苦笑,知道自己说错话的陆帛归连忙举起酒杯道:“对了,差点忘了说,祝师弟生日快乐。”

    “多谢师兄。”感谢完江北然拿起酒杯和陆帛归碰了一下。

    酒足肉饱,食堂门口陆帛归拍了拍江北然的肩膀道:“那我就先回*那复命去了。”

    “好的,师兄慢走。”江北然一脸恭敬的行礼道。

    挥挥手,陆帛归潇洒的转身离去,江北然则继续他下午的“逛街”时光。

    傍晚,又触发了5次选项的江北然回到蓝心堂,但却发现自己小屋门口正站着一名俏生生的女弟子。

    同时柳子衿也发现了正向她走来的江北然,连忙上前行礼问候道:“水镜堂柳子衿拜见江师兄。”

    眼前这位师妹生的煞是好看,美目流盼,桃腮带笑,嘴巴一张一合间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

    ‘危险等级很高啊!’

    按照江北然这五年来遇到貌美师妹的经验,可以说只需要一个擦肩而过,就足够系统弹出一个玄级以上的奖励选项,而眼前这位师妹更是江北然五年来见过最好看的一个。

    虽然有些惊奇这次系统竟然没给出选项,但江北然还是立即拱手道:“师妹,你恐怕是认错人了,我姓王。”

    “王……?”

    在柳子衿一脸茫然时,江北然已经拱了拱手,直接越过她朝着前面走去。

    可江北然还没走几步,柳子衿就追了上来,手中还拉开了一幅画卷:“不会错啊,画像上不就是师兄你吗?”

    ‘靠!谁啊,竟然把我的帅气画出了十分之一,倒是有点本事。’

    看着柳子衿手中画卷上自己的模样,江北然只好再解释道:“蓝心堂弟子众多,有几个长的相像的也很正常,但我真的不姓江,祝师妹早日找到画像上这位帅气的师兄。”

    这时一名男弟子走过来朝着江北然喊道:“江师兄,程礼堂叫我过来喊你去陪他下两盘棋。”

    说完他注意到了旁边还处于满脸疑惑状态的柳子衿,顿时眼睛瞪的老大,心中瞬间被“好美”两个字占满了。

    听到男弟子喊出江师兄三个字,柳子衿先是一愣,然后马上站到江北然身前道:“你果然就是江师兄!”

    江北然微笑着摇摇头,回答道:“不,师妹你听错了,他喊的是王师兄。”

    “哪有!”柳子衿说完看向那男弟子问:“请问他是江北然,江师兄吗?”

    男弟子一听到柳子衿向自己发问,立即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回答道:“对!就是他,江北然,江师兄,如假包换。”

    在心里感慨一句这师弟还是太年轻,不懂这样的美女有多可怕后江北然重新换上一副笑脸对柳子衿说道:“好吧,是我,刚才就是跟师妹开个小玩笑。”

    柳子衿听完掩嘴笑了一声,说道:“原来如此,江师兄可真有意思。”

    ‘哈?’

    江北然有些发懵,他本以为柳子衿就算没气的直接转身离去,也应该气愤的质问自己两句,那样自己就有借口开溜了。

    但没想的是……

    ‘她好像真的只是觉得我很幽默?’

    知道自己是逃不过这一关了,江北然先对那男弟子说道:“你去跟程礼堂说一声我马上就来。”

    “好的。”男弟子点点头,但却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一双眼睛时不时的往柳子衿那边瞟。

    ‘唉,孺子不可教也。’

    在心里感慨一句,江北然再次看向柳子衿问道:“不知师妹特地来到这蓝心堂寻我何事?”